父亲-父亲标签-父亲美文-起点中文网

父亲

如果您有好的美文美图,不要忘了分享哦! 阅读美文丶留住感动瞬间...我要投稿
  • 又现夕阳花

    2015-06-24

    又现夕阳花 《又现夕阳花》作家:马氏三少 记得,唯一一次和父亲顶嘴是在一个炎热的傍晚,我倔强的性格最终还是依顺了他,这是改变我未来命运的原因。 父亲是个特别喜爱研究人文的人,很喜欢看文学书籍,偶尔,在喝醉酒之后跟我讲一些历史故事,我总是似懂非...

  • 农忙了,父亲依旧会推起那辆有点破旧的独轮车,带上农具去田地里劳作。 父亲的独轮车陪着父亲走过了风,走过了雨,相伴了几十年,同样在我的童年中,给我留下了许多美好的回忆。在儿时,父亲的独轮车是最好的,是儿时的我走出村子,走向外面世界的重要的交通...

  • 思念父亲

    2015-06-22

    大年初二晨4时,接电话,父危,速到 气息微弱,嘴半合, 双目微睁,手已却, 女儿已到来, 长息一气, 永辞世。 穿寿衣,泪凝噎, 不敢落泪怕伤念。 一纸掩面永告别。 指路未行,不敢大泣, 指路归来,赤足泪满面。 披麻戴孝,常跪灵前, 烧纸钱,做粮垫,...

  • 父亲的骄傲

    2015-06-22

    时光匆匆,岁月如歌 几十年如一日,辛勤付出 面朝黄土背朝天,侍奉土地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往返重复,不辞艰苦 用一双愈加粗糙的双手,耕耘 收获着丰收的喜悦 土地情怀,农民根 走在何处,都是农村娃 父亲潜移默化的影响 骄傲的说出,我供出了一位大学生 听...

  • 电话仍然没有人接,我不知道母亲一个人会如何去承担那么巨大的伤痛。二月二十,一个让我永远也无法忘记的日子。这一天,父亲含泪离开了人世。没有来得及和父亲告别,也成为我今生永远也无法弥补的缺憾。 向着家乡的方向,父亲安葬之所,我六鞠躬。前三鞠躬,...

  • 父亲一个人在家,有了问题想不明白,就打电话给我。冬天的时候他问我,安安,你谈恋爱的时候是不是也没有嗅觉和知觉?对于这样奇怪的问题,我知道不需要回答,只要回问他怎么突然想到这样一个问题就可以了。然后他的兴致便会突然地提上去,讲起他一个人逛街...

  • 中午时分,46岁的赵云华摇摇晃晃从山上走下来时,气喘如牛,眼神恍惚,手颤抖得连矿泉水瓶都拿不稳。 从北川县漩坪乡到擂鼓镇,他一口气走了五十里山路--为了给女儿一个礼物。这条路上,到处是地震留下的山崩地裂,滑坡、巨石、泥泞。 礼物装在一个蛇皮袋...

  • (一) 夜半的钟声敲醒了许久的黑暗 星星在灯光的上空疑望遥远 黑夜给了我明亮的眼 让黑暗驱走屏除心中严寒 寂静的夜啊我谢谢你 谢你用沉默填满我黑夜的无眠 孤芳自赏的温馨让我感知 时光安然岁月静好 (二) 舒心的日子依然让我忘记了 那个躲藏在心底里的忧...

  • 父亲1916年10月5日出生,2014年9月2日去世,那些日子父亲感觉不舒服,不爱吃饭,送到青医附院除了打吊瓶水也不乐意喝,治疗了一周父亲终于与世长辞了,差一个月就是98岁。 父母亲的前半生,可以说受了很多磨难,我们兄妹小的时候,其日子之艰辛自不必说。等...

  • 写给今天的父亲节 小时候 爸爸严厉,我怕爸爸 家里每一个馊主意的问世 都是我引以自豪的杰作 但我从不付诸行动 因为下有弟弟妹妹服从 可是 大人却总能猜到是我 哎 我怕了 就爱躲着爸爸 长大了 爸爸严厉,我怕爸爸 都说女儿是爸爸前世的情人 我这个情人 怎么...

  • 我们从未知的世界走来 然后在一个温暖的怀抱中成长 当第一次睁开眼睛 除了阳光和色彩 还见到一个强大的人 甩着膀子,跨着步子 扛着杠子,提着斧子 我们叫他做父亲 一个似乎无所不能的神 从此我们不怕雷鸣 不怕闪电和黑暗 不畏狂风骤雨 一切都有了依赖 只要有...

  • 爸爸的爱是无言的,父爱如山;爸爸的爱是广阔的,父爱如路;爸爸的爱是温暖的,父爱如火;爸爸的爱是无尽,拥有父爱的人就是幸福的! 爸爸做得饭菜虽然简单,但我去觉得好吃,因为吃到了父爱的滋味是那么伟大,父爱如火,他为我照明道路;父爱如火,他为我指...

  • 我的父亲

    2015-06-19

    儿时的夏夜梦里,一直有一个满院子的花,我在花中不停奔跑,听雨清脆地叩击着窗台,梦里的情节一直萦绕在脑海,时间仿佛在那一刻凝固,待清醒时,却再也抓不住...... 我总是努力地回忆着梦里情景,告诉自己的双腿已经疲惫,不想再奔跑了。也从此怀着那样的担...

  • 端午怀想

    2015-06-15

    叶 是父亲宽大的手掌 铺开 撑起家的脊梁 绳 是母亲悠悠的情丝 长长 紧紧地牵着爱人 孩子 牢牢地抱在胸膛 米 一粒粒 都是父母殷切的希望 炙热地烹煮 凝成家的芬芳 幽远 绵长 都说 捆绑是桎梏 她把前进的步伐 阻挡 我说 这才是灵魂居住的地方 家 是天堂 凝聚...

  • 什么爱,厚重而深沉;什么爱,细长而深远。什么爱,如泉水如泰山;什么爱,如天空如大海。 饱经风霜的岁月,留痕在父亲那双宽厚而温暖的手掌,手上的伤口和粗糙的纹路,仿佛崇山峻岭般一望无际。衰老,震撼在我心灵的脆弱,那棵精神上的支柱,希望永远不会被...

  • 父亲64年生人,自小在农村长大,没见过什么世面,长大后背井离乡学了一点手艺,但生活却一直未见好转。遇见母亲后结婚生子,我和弟弟相继出世,生活的压力让这个年轻的家庭忍受了不少苦难,父亲一直都在为一家人的生计奔波,这是他的责任,也是他的命运。 父...

  • 父亲最大的爱好就是喜欢喝酒,爱酒如命。一日三餐,餐餐离不开酒杯。那怕是没有好菜,就是有几条腌菜也要喝上几杯。 小时候,给我记忆最深的就是我们家有一个白色的瓷瓶酒嗉子,好像是老古董一样,口大脖子细,能装二两多酒。是父亲的心爱之物。 那时候虽然...

  • 父爱如山

    2015-06-11

    父爱如山 钱叶茂 “我和我爸的关系,从小就不好。”当我开着车送凯西(就是我的小女朋友)回家时,我对她说。后来,不知是广播里还是她说:“你说性格不和!如果你和你父亲都性格不和,你还能和谁和?... ...” 在我的印象中,父亲是不苟言笑的。他让我吃饭把...

  • 我不爱老公,却嫁给了他。 年少时的我不曾爱过谁,也不想与任何人谈恋爱,我只想认真工作,能够有所作为。 父亲的一句:“满伢子,别挑了,他看上去为人厚道,一看就是个实在人。”从此,我与他,与其说是在谈恋爱,倒不如说是在完成任务。 我与他交往近一年...

  • 臆想里,还有别人笔下的父亲,当是一躬驼背,一锅旱烟,还有那暗淡无光的凝望和俯首,再或者背着手一陌向远。手里的活,心中的线,这边那边,无言的牵,挂了那些年这些年。 忙里偷闲,抽空一个闲暇。就这样徒步走在他乡的街上,尽管这街街巷巷我是那么的熟悉...

  • 忆父亲

    2015-05-27

    今天是过世老父亲的五七,伴随着漫天飞舞的落叶,北风呼啸,黄沙漫过,凄冷的感觉蔓延在心间。慈祥的老父亲在一场意外之中溘然与世长存,他的离去在老母亲的痛哭声中绵延悠长。远在天堂的老父亲你是否过得可好,您的离去没有留下一句话语,您的离去带走了老...

  • 父亲的为人

    2015-05-27

    父亲本不该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就离开了我们的。 记得在我记事儿时母亲就和我说:父亲念过五年的私塾;解放后在村政府里又当过文书。另外。据我所知父亲的算盘儿打的也特别好,什么除法的大扒皮小扒皮的打法它全会,而且水笔字儿写得也特别棒。记得那时,每逢...

  • 我的老父亲,是一位年幼有奶无娘、年少当兵吃粮、年轻扛枪渡江、年壮招入工厂、年老投身矿山、退休返城还乡,是一位一辈子血雨腥风,饱经沧桑的耿直老人。 父亲一落地,就被我奶奶送到“阳生堂”寄养(因为我大伯比我父亲正好大一岁,所以父亲就被送到“养生...

  • 父亲的花园

    2015-05-20

    父亲用自己的智慧经营打理着一个美丽的花园——花园坐落在蔚蓝的天空下,花园里生机盎然,空气宜人,阳光明媚,万物和谐…… 有一天,父亲即将远行,于是便把众子招聚在一起说:我亲爱的孩子们,我要启程远方去,我将这座精心管理的花园留给你们和你们的后裔...

  • 天使的台阶

    2015-05-16

    一家三口为纪念父母结婚35周年来到奥地利旅游,一路上女儿却发现父母并不是想象中的琴瑟和谐。本该浪漫的旅行仿佛夹入杂音的乐曲,小县城空巢父母磕磕绊绊的婚姻生活场景时时横插进来,两代、三人对爱情人生各有所思所求。在诸多二元对立的元素设置中,小说...

  • 有位父亲,膝下有两个儿子。大儿子聪明伶俐,遇事都能应付自如;小儿子呢,却呆头呆脑,啥也不懂,还啥也不学,人们看见他时都异口同声地说:“他父亲为他得操多少心哪...

  • 父亲去世那年父亲四十九岁,我还未满二十七岁,可记忆永远尘封在那过往的岁月里变淡、模糊,时而又记忆犹新。 父亲与共和国一起成长,经历了岁月的洗礼。父亲,除了暴躁的脾气外,乐观、积极、向上,小富即安的思想极其严重。一辈子生养我们三个儿女。 母亲...

  • 她和父亲的那点儿暧昧 从记事起,就跟她住在同一个大院里。 她是个非常优雅的女人,不美,但是非常会打扮,一言一行都有别致的味道。小时候,母亲跟其它女人都穿颜色暗沉的衣服,只有她,常常穿着一条红裙子,亮花人的眼。 她的丈夫在部队,一年才回来一两次...

  • 时光如流,不觉间,父亲匆忙离世,已有二十七个年头,离别二十七个年头,我多想轻叩天堂的大门,悄声问一句,父亲,您在天堂可好? 父亲离世时,我不在他身边。那天早晨,刚带学生出操回来,不及洗漱,远房的表哥骑着自行找到我,说父亲生病住进了医院,我问...

  • 那一年,为了一家老小的生计,父亲加入了搬运工的行列。拉起借钱买来的一辆旧板车子,就踏上了去宿州拉煤的路。 那时候,板车底盘是小轴头的,走不多远就会死档。遇到这种情况,父亲就用木棍把车身顶起来,给车轮调个方向,车轮才能继续转动。父亲拉着这样的...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