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微型小说 > 一位名医

一位名医

推荐人: 来源: 765作文网 时间: 2015-03-19 17:26 阅读:
  看着一道去县医院作身体健康检查的单位同事,个个拿起体检结果报告单儿,都是一切正常,喜笑颜开,谈笑风生的,而他却赫然写下:遵照医嘱,随时来院复查。瞬时,心里“咚咚”直跳,脸上胀似快下蛋的鸡母冠子——红了,便马上悄悄找到该医院的一位女邻居善医生,分项看看分明。心想:能够听到老实话,一旦有毛病,便于保密,不让家人知道了担心,去治,也免得遭医院敲价钱。

  一向心急火燎的善医生,急忙放下手中活计,请坐后,慢条斯理地戴着老光眼镜仔细看毕,象见到陌生人般盯他一眼,慢叹口气,右手指着b超单说:“哎!老邻居,咸菜打汤——有盐(言)在先哈,一个男子汉要“雄起”,千万不要大惊小怪的哟,更不要一说了就着吓倒了哟,到时候真的有个三长两短的话,你老婆来找我算帐还是个麻大烦呢。”

  “硬是说俗了!你以为我是城墙上的麻雀——遭嘿大的唆,莫得事儿,是祸躲不脱,躲脱不是祸,人就是活百岁还是要走噻,对不对?何况而今医术还这么高!”

  “玩笑归玩笑,背时的家伙,肺上啷个有一小块阴影咯。隔会儿又安慰道:“可能最近抽烟啦,咳嗽啦惹的烦嘛,隔七天来复查可能消逝了。”

  “你个嫩苔苔,医院的门究竟朝哪边开都没有搞伸展,就想来咒我,说我有病,莫是你各自有病咯!还是去找刚才检查的那个医生看稳当些。”他背地撅嘴自言自语道。

  “听你说平时不多抽烟最近没有感冒咳嗽,应该说不完全肯定是——癌噻,可能是b超机出了故障,等仪器修好再检查吧。”那个医生把单子瞄了瞄,漫不经心地说。

  “耶,阴影,癌,仪器故障,这些好事未必都着我碰着了,我就那么讨人喜欢可能,不可能,不可能!完全是医生告诉病情的惯用法子,怕直接挑明了,病人心控制不好,出拐了,自己猫抓兹巴——脱不了爪爪啊。我说啷个这两天老是阴痛阴痛的耶,原来是阎王老爷在请我呀。”

  他思虑着,恍惚着,两公里走了近30分钟才跌跌撞撞回到家,没精打采地指着肚皮,对老婆洋装讲:“可能这儿消化不好,胃有点发胀。”接着“砰”地把卧室门关上,一头扎在床上,和衣蒙头睡觉,不见何人,不吃不喝,不吭不哈。

  老婆大为反炸:啷个早晨出门时,还给我嬉皮笑脸地“拜拜”了,回来就这个样子,必定是遇到大麻烦。于是,迅速强行从身上上衣口袋搜出医院检查结果单看后,顿时身冒冷汗,一个趔趄,瘫坐入地。

  “我哪里也不去看医生,我爸爸也是得这个病遭的,再花好多钱也等于白搭,孩子读书也要花钱,已经活了五十九岁,值得,就死在屋头算了。”老婆安排住院触了满鼻子灰后,仍然含泪劝说。

  “如果确实病得真了,什么法子都想高了,还是医不好,那是老天安排的,谁也没法,只有服命,但是一个县城的当当小医院,能够检查出个啥明堂,还不是写来吓唬,想你去住医院,他好赚钱咯,前些年误诊的大有人在,害苦人的也屈指可数,你又不是不晓得,明天还是到省城二医院去专家会诊一下,放心些,说句不该说的破口话:万一就是走了也走得瞑目噻,你说呢?”

  到省城二医院去会诊的结果,与原来一模一样。牵头医生斩钉截铁告诉道:“马上办入院手续,有90%以上的把握可以完全治逾,如果晚了,后果不堪设想。”

  在单位头儿们,亲戚,朋友上门的劝说下,他当天勉强住了院,开了药,吊上盐水。

  第二天清晨,他趁护理人员不避,便拔掉输液针管,独自赶公共汽车回到家里,对看家的孩子说:“阎王老爷准备勾我的生命薄子啦,你们都别管了。”接下来还是老样子:把门关上,蒙头睡觉,不见何人,不吃不喝,不吭不哈,妻子使出十八般功夫,仍然说不转他住院,就暗中把医生的高级处方和本地偏方结合起来,在家头运用,期望出现能够留住他性命的奇迹。可是,每天要支出好几百元的开销,犹如巨石压头,揣不过气儿,只好厚着脸皮四处筹钱。

  找到同事老板借钱,可谓比挖祖坟还恼火:当面口头答应痛快可以,行善积德,皇帝死了还要人埋呢,背地却牢骚话连篇:他!一个是人类的名医的信奉者,手里掌有权那阵“正统“得很,穷得舔灰,借了,还不是肉包子打——有去无回:抽烟抽新上市的牌子,每包在五元左右,三天才抽一包;喝酒每天二两,每斤本地老白干酒三元五角;打牌,从来都不带一分钱,只是打耍耍;走人户,只有遇天灾人祸才出手大方点,其他只是简单应酬了事儿;家里用的,60%几还是二十年前搬家时那些旧玩意儿,象落地电扇,饭桌,床,沙发,硬是修了又修,土得掉渣了;连老婆啥子装饰品都没有买。但是——,一点不借同事份上,容易蔸人说闲话,良心也说不过去,就借两个五位数吧。

  又求李朋友,满脸隐藏不屑:你家会差这点钱?你,儿子和他都在上班,每月啥子收入都加起来,好孬也是好几个四位数,最坏还有上班的单位承起的噻!干脆婉转说:“不好意思呢,暂时手头真正没有,但是既然朋友一场不能见难不帮,我马上就找别人给你借些哈。”

  单位由于正在兴建办公楼,机动经费十分紧张,虽然同意暂时借三万元,而且由单位头儿亲自送到家里,但是借款协议载明:药费报帐时还清,否则,余额从下月起在本人收入中每月按500元扣除,直至还足。

  一天,老公突然要求与老婆一道,去单位转一转,老婆便怯生生地去医生办公室问医生:“是不是回光返照哦?”医生问:“最近一段时间的饭量,运动,情绪,说话怎样?”老婆说:“都还可以。”医生把办公桌一拍说:“奇迹,奇迹呀!顶多还花两个五位数钱就可以了。”

  老婆马上回家清理能够卖钱的东西去卖,当翻到他的棉大衣口袋时,意外摸出一个皱巴巴的定期存款折子了,细瞧,不多不少正好有三个五位数。

  他痊愈不久,儿子考中了北方重点大学,当老婆满面春风,把笑意写在脸上时,老公竟莫名其妙地问老婆:“难道那大笔入学费用已经有救了?”老婆则打趣地说:“就凭你平时在修炼:好处安生,苦处用钱这一刀儿,这点病算什么?你出私房钱不就医好了呗?”老公拘谨地笑道:“那——那也是哦!”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