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现代小说 > 古柏树

古柏树

推荐人:匿名 来源: 本网 时间: 2015-05-06 21:04 阅读:
古柏树
第一章

  老村支书王耀祖一大早,就扯着他牛哞的喉咙铜钟般的声音站在河堤上,像歌迷对大山练嗓子,这是他几十年习惯,双手扩在嘴前像扩音喇叭,实际上也就是扩音喇叭,这是他几十年的姿势。村委会五年前已经安了广播,广播室设在村房,喇叭挂在村后半山腰上的一棵古柏树上,这棵古柏树似蘑菇伞,足有五百年历史,枝叶繁茂,苍翠如滴,似沧桑老人,又似婀娜多姿的少女。王耀祖从来不用,他说那是现代高科技不会弄,二是嫌麻烦这线那线都要插来插去把自己插得脑昏眼花。其实还有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他的嗓子几天不喊就要吃不下饭,就要吃药。平时没通知会议的时候,他就像歌星的粉丝一般站在河堤上,每天准时六点钟开始课程对着河对面的山喊叫,不过只是哎哎呀呀的没有内容,喊声在空旷的田野上连绵不绝,像草原上的天籁之声。有村民取笑道:书记,你是喜欢上了董文华呢还是暗恋宋祖英?也有村民取笑道:你是我爷爷留下来的老古钟(董)。更有村民直接说:老王,你的歌喉真好,能上毕姥爷的星光大道。你再说他只不过是咧嘴一笑,似一笑泯恩仇,日子久了,柏树村的村民也就习惯了。这不,昨天接到镇上通知今天上午全体村民集中开会,要指示重要工作,积攒了半个月的能量一下子释放出来,还真有撒憋尿的那种淋漓尽致的感觉,或者年少的夫妇相隔数日床欢之后那种欲仙欲死的境界。

  “哎――哎——哎——”只叫三声,这是清嗓子,然后咳嗽两下,再猛吸一口气,使出吃奶的劲儿,最后一吐,一堆浓痰沿着抛物线落在身后的藕叶上,藕叶晃了晃,藕枝似乎要折,几个摇摆之后,终于站直了腰,惊醒一池皮白肚蛙。

  “哇——哇——哇——”声音比王耀祖的还大。

  王耀祖又憋足一口气,足用了三分钟时间,像练气功,肚子胀得比蛙的脖子还要圆还要大。

  “老少爷们——老少爷们——老少爷们——”又是三遍,声音盖过了蛙鸣。

  停下来,王耀祖又憋足一口气,又足足用了三分钟。

  “八点钟开——会——八点钟开——会——八点钟开——会——”终于完成了课题,全身已大汗淋漓。甩甩捶捶腰把头钻进河里冲个凉,用双手一抹皱巴脸上的水珠,收起手半握双拳抬起脚蹲马步练十分钟太极,然后沿河堤小跑几圈,像个退休老干部。秃顶上的几粒水珠在晨曦中熠熠闪光

  现在村干部比以前好当多了,王耀祖当然记得,由集体大生产到土地到户再到现在的全面建设小康社会。

  集体大生产时期,那时兴叫队长,队长是一个村的政权经济统领者,有着无比庞大的权利。那时真叫个累,每天早上六点钟就站在河堤上扯着嗓子催村民上工,统一生产统一分配,严格割掉资本主义尾巴,任何人都不敢私自卖掉一个小小的南瓜,乡亲们干劲很大,干着干着,还是出现大饥荒有饿死骨的现象,但他是队长,一家人平平安安度过了那个可怕的年代。

  接着到了土地到户时代,由于是刚刚尝试社会主义特色产品——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每天到镇上开会每天都要向村民传达会议精神,由于土地由集体转向承包,体现了多劳多得,村民的积极性高了,肚子渐渐地添饱了,可事情还是很多,对村里的一切要上管天文地理下管鸡毛蒜皮,王耀祖清晰地记得那时由于物资缺乏,就连村民用的肥料都没有没有无机肥怎么办?那就搞有机肥,人平三立方米,那一段时间山上的草都割完了,他亲自带队,拿着卷尺挨家挨户地量。现在倒好了,又要全面奔小康,而全村有一半的人都不种地外出打工了,腰包鼓鼓的,还净拿国家给的粮油补贴费。想想那个年代种地还饿死人,而如今不种地的天天都是大鱼大肉,洋房也盖起了,王耀祖哑然失笑。

  更让王耀祖有点儿想不通的是,以前只要他在河堤上一喊,全村的人不到三分钟就齐刷刷地到齐了,而如今就是你一大早喊破嗓子,九点钟若有三分之二的人到齐就不错了,乾坤颠倒了。这也是王耀祖天天要练嗓子的原因,我就叫你们这些天天睡懒觉的睡不好,他对外宣称自己喉咙痒,实际上他是另有企图。

  哈哈哈……笑得有点儿邪。

  九点半左右,村民陆续到了一些,大概有三分之二了吧,会议正式开始。这是今年上半年以来的一次会议。

  “安静了——安静了——安静了——”王耀祖瞪着眼喊着。

  “哪个娃还在磨牙骨。”他把眼斜向正在说笑的王根,就是不点名,这是他一贯的作风。

  会议场地放在学校的操场上,由两张桌子铺上一张蓝布算是主席台。

  还有人在议论,揣摸今天的会议内容。

  “噔——噔——噔——”他不再喊了,用拳头狠狠敲了三下木质的课桌,还真管用,场子顿时鸦雀无声,好像村民都习惯了他的一系列举动。

  “哎——哎——哎——”这是清嗓子,接着一口浓痰像鸡拉屎一样掠过,再用脚擦擦,还算讲卫生。

  “今天会议的内容是修。”终于到了正题,就说这一句,他端起茶杯开始品茶。

  顿时会场像炸了锅。

  “书记,修我们村的还是支援外村挣建设工?”“老祖,是水泥柏油?”“书记,人平凑多少钱?”……

  会场上七嘴八舌,年少的把他喊书记,年长把他喊老祖,管你喊什么他都不在乎,他品了三口之后,又拉起竹制外壳水瓶,像凤凰三点头似地自己自己又把茶杯满上,有条不紊地品起来,秃顶在阳光的直射下像间的二百五十瓦的白炽灯泡。

  “哎——这次呀那个,既不要你们掏腰包,也不要你们出建设工。啊——”王耀祖摆着官腔儿。说罢又自个儿品茶去了。

  下面又炸了锅。

  “老祖,你是不是行拐卖骗,有这样的好事儿?”王麻子眯着他那麻子般的眼睛问道。

  “老祖,怕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吧。”王二杆子翘着他的二郎腿说。

  ……

  摸十五分钟,也就是王耀祖一杯茶品罢倒掉再换上第二杯时,他开口了:“哎——你们这些井底之蛙孤陋寡闻的家伙,现在是什么年代,一切都改革开放,还是以前你们出钱出工像要你们的命……”说到这里又停顿一会儿,把刚泡下的茶用嘴吹了吹,喝了三口,不知是真吹了还是向村民们显示自己的修养到达的境界。

  “哎——这是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是党的号召,也是党交给我的任务。信不信由你们?”又品了三口茶,反正有的是时间开会吗?不是两句说罢就走了,最起码也得两三个小时,说话不要快也不要慢,抑扬顿挫很关键,既显示自己能力又显示自己的权威。谁叫你们养成一个低级习惯开会通知起非得拖两三个小时还到不齐。

  下面的王皮眼睛紧盯着书记,正当书记放下茶杯时,他悄悄地把手伸进腋窝,虎口夹紧肩夹骨,手指并拢贴紧腋下肌肉,然后用力一夹,一个响亮的屁像唢呐声优扬。

  “哎——”书记的延长声还没有拖到位。

  下面是一阵阵哄笑。

  “笑个屁,哪个龟孙子昨晚喂母猪产仔时的黄豆?”书记有点儿怒了,把杯子在桌面连笃三下。

  “书记,他们还真在笑屁呢?”王皮用拇指和食指夹住鼻子,笑得眼泪快流下来了。

  又是一阵哄笑。

  这个王皮是柏树村出了名的调皮鬼,鬼机灵鬼机灵的,其调皮害人的故事三天三也讲不完。其中有一件令柏树村男女老少都记忆犹新。那时王皮只有六七岁的时候,他和伙伴们上山砍柴,砍罢柴挑至河边,下河洗澡偷河边的黄瓜洋柿子吃,高兴地不亦乐乎。可王皮还不尽兴,河边有集体种的南瓜地,地里结满了南瓜,其中有一个南瓜特大,足有筛子那么大。王皮悄悄地摸过去,用砍刀切下一个拳头大的洞,掏出一部分籽瓤,朝里面拉了足足有一壶的屎,然后又用切掉的那块瓜皮盖上,过不了几天南瓜又长成了原样。那一年南瓜喜获丰收,村民在庆祝时,用这个大南瓜煮了一大锅南瓜汤,当全村老少爷们都吃得高兴时,王耀祖感觉味道不对,其时全村人都感觉到了,有股臭烘烘的味道,但又不好说出口,因为当时正在闹饥荒。那一顿美餐,王皮当然没吃了,还有一个人就是王杆,他比王皮小两岁,看见了王皮恶作剧的全过程,但他不敢说。以至于多年以后他才说出来,也就是全国人民都喂饱肚皮的温饱时代。全村一听到这个故事时都骂王皮千刀万剐遭雷劈。可事情过去多年了,现在说起来也只当是笑谈。

  “肃静——”书记拖着长音吼道。

  “响屁不臭——臭屁不响呢——”王二杆子拖着尖细的嗓门,像比书记哎声比赛。

  下面又是一阵哄笑。

  “你个小王八羔子。”书记狠狠用眼瞪向王二杆子,还真作用,王杆顿时变成了哑巴。

  “肃静——肃静——”这两声声音之大把全场的耳朵都震聋了。会场也迅速安静鸦雀无声

  “哎——嗯——这个呢。”王耀祖伸出了黑漆漆的胳膊。

  “手腕以上的部分你们甭管,就是我的大胳膊和小胳膊,都听清楚了吗?”这是这次会议的关键,王耀祖用目光扫过会场,足足用了三分钟。

  “手腕以下的部分,也就是各个手指,各家各户各扫门前,要把基打好夯实。”王耀祖伸出五个手指,短粗短粗的。接着手一摆,说了声:散会。

  村民们相继离去,有的在议论:如今的政策真是好。也有在说:刚才的屁是谁放的?像个震天雷,把书记的眼睛都震绿了。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