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现代小说 > 战友之间

战友之间

推荐人:一米阳光 来源: 网友推荐 时间: 2015-04-27 12:37 阅读:
  回城后,老陶逢人介绍说,江师傅与他是50年的战友其实他们的关系并不和谐,更不用侈谈亲密。充其量磕磕碰碰在农场共居一室,生活了三年多,仅此而已。其他几十年,各人都有自已的生活舞台人生轨迹,基本上是两股道上跑的车,井水不犯河水。

  老陶仰仗通中毕业,与人们对名校的迷信,恃才自傲,目空一切,压根儿瞧不起江师傅这样的凡夫俗子。

  此人自命清高,正如他的名字一样,农场除了下地劳动,一天到晚书不离手,说他“嗜书如命”,一点都不过分。平时沉默寡言,不拘言笑,与大伙儿“玩深沉”。

  老陶虽然和江师傅同龄,但两人个性迥异,形同水火。江师傅为人忠厚,与世无争,性情温和;老陶脾气暴戾,桀骜不驯,玩世不恭,仗着人高马大,虎背熊腰,动辄上演“全武行”。所以,对农场男生具有一定威慑力,确是不争的事实

  老陶胳膊伸出来也比江师傅腿都粗,江师傅与老陶说话,不得不小心翼翼,相处保持一定距离,免得招致飞来横祸,遭受皮肉之苦。

  即使这样,也是百密一疏,未能幸免,到农场一个礼拜,有位住在隔壁的金小根,思家过甚,突发臆病。手舞足蹈,喜怒无常,鬼哭狼嚎,闹得鸡飞跳、四邻日不安,无法睡眠。

  为了安慰他,一个女知满足了他索取玉照的荒唐要求,当时不知深的江师傅,冷嘲热讽了那女生几句,没想到晚上在寝室里,却遭到老陶的奚落挖苦。

  江师傅也不知道回了他一句什么话,老陶恼羞成怒,一时性起,对着他的面孔就狠狠掌掴了一个耳光,直打得江师傅两眼冒金星,脸颊热辣辣的疼,耳朵里除了嗡嗡作响,什么也听不见。

  这是老陶对他唯一的动武记录,但从此,“惹不起,躲得起”,江师傅便与老陶产生隔阂,疏于往来。

  一次,同寝室的老杭托江师傅将脱下衣服捎回去,谁知放在衣服的皮夹子不翼而飞。老陶不仅兴灾乐祸,而且,乘人之危,扼井下石。惟恐天下不乱!

  一口咬定江师傅有偷窃嫌疑,还耀威扬威地将手关节扳得“格格”作响,对他进行逼供信。

  当时“不堪一击”的江师傅面对老陶武力威胁,无论他的“铁砂掌” ,还是“螳螂拳” ,也不知道那里来的勇气,毫不胆怯畏惧,理直气壮竭力为自已辩护,因为这涉及到维护江师傅视同生命的名誉!

  最后,皮夹子被宋红军拾到,水落石出,真相大白,江师傅才从冤案中洗刷罪名,否则,他这辈子跳到黄河里也洗不尽!

  有人说老陶工于心计,处世圆滑。其实,他对“铁哥儿”挺讲义气,甘愿两肋插刀,仗义疏财,无怨无悔

  听说前年朋友的老父不幸病逝,从入殓、火花到安葬,以及安排饭店,接客酬宾,都一手操办。他忙里忙外,任劳任怨,很是卖力,人们也是有目共睹。

  不过,你要让他欣赏有加,成为亲朋,才会受到如此礼遇。否则,你就是才高八斗,满腹经伦,也会被他贬得一文不值,不是背后吐嘈丑化,就是恣意抵毁,而且言语尖刻。总之,是难乎其难。

  江师傅从下乡到现在,与老陶相识有半个世纪,从来没有损害过他的切身利益。相反,看一起下乡战天斗地,一起经历同甘共苦的面上,江师傅还不辞辛劳义务帮他装过电视机、收音机,当然,老陶也踏黄鱼车,帮江师傅搬过家。

  但是,老陶从来没有改变对江师傅的歧视轻蔑和成见,为其说过一句公道话。相反, 一有合适机会总去挤兑、丑化他。

  虽然同居一城,江师傅总是千方百计像避克星一般躲避他,避免发生冲突。

  可江城就这么大,正可谓“不是冤家不聚头”,人怕什么,来什么。

  一次师傅上报社,还是遇见了这个如影随形的克星 。老陶连叫了几声,江师傅装着没听见,后来,他干脆大声直呼其名,不得已,江师傅才应付了几句 。其实,他俩已有近30多年没有交往!

  某年,江师傅上海仪表厂的厂长一同回南通,办理续聘手续。吃饭时间,恰巧在南大街遇到他尊家,江师傅想做个顺水人情,邀请他一起用餐,他也不拒绝,欣然赴宴。

  酒酣饭饱之际,老陶自告奋勇提出到收银台,退酒瓶。酒瓶退了,谁知钱却一声不响进了他的腰包。钱虽不多,却给上海客人留下了不佳的印象

  有了这些不愉快记忆,江师傅并不想与他重续“前”,遇到他,江师傅总很忐忑,一直有种不祥之兆。

  3年前,老陶要求江师傅为他主办的私企报,写一篇祝贺创办100期的应景文章。照理请人办事,说话总要客气些,可老陶对江师傅却是发号施令,颐指气使,似乎江师傅欠他多少人情债似的。当然,江师傅打心眼里不乐意,但强龙压不过地头蛇,迫于老陶的淫威,“圣命难违”,当面,又不好推辞,只好“消极怠工”。

  江师傅才思敏捷,是公认的“快枪手”,区区短文,小菜一碟,一挥而就,不在话下。可是,明明至多半天的活计,江师傅竟然拖了一个礼拜,尚未交差。

  老陶心里有数,这是江师傅存心抵制!他不断来电催促,自然出言不逊,大为恼火。

  事情就是这样奇怪:江师傅心知肚明,小陶不是啥好鸟!吃了他不少苦头,但却不敢得罪他!只好将两篇草稿匆匆交差,算是草草搪塞过去。想不到老陶还连连夸奖:"不错,不错,有两下子!"

  老陶请谁不好?为啥非要请个“斩不断,理还乱”,有个过结的冤家对头,为自已脸上贴金?这就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其实,这正是小陶的精明过人之处,市里有头有脸的名家,谁肯为你这名不见经传的企业小报捉笔代刀,涂脂抹粉?即使有,你们老板肯出这不菲的“墨宝”费么?而江师傅虽然不是什么大家,但在市内也是小有名气的草根作家,还是省作家协会会员。装装场面,绰绰有余,更重要的是江师傅,根本不会要一分钱劳务费。可是,江师傅的慷慨大度和无私付出没有得到相应的回报

  江师傅有个众所周知的特长,那就是谙熟无线电电子技术,特别精通家电和数字化仪表的维修技术。

  这天,小陶拿来一台“东芝”笔记电脑,声称“黑屏”,什么也看不见!要江师傅带到自已家里修理,排除故障。江师傅当场通电,正欲一看究竟,小陶立即说,我已试过了,好的,难道还要劳你大驾?

  可江师傅偏不信这个邪!结果你猜怎么着?电脑一切正常,唯一的缺陷是液晶显示屏破裂,尽管能显示,但已出现四分五裂的破相。

  江师傅暗暗庆幸:好险啊!幸亏我长了个心眼,如果我是个“马大哈”,回家发现那么老陶一口咬定自己毁坏,你即使浑身上下都是嘴,也说不清,道不明,总之,脱不了毁坏干系,承担赔偿责任

  不过,也没有根据肯定是老陶设的陷阱。这台电脑曾送个体维修部修理,三、四个月没下文,老陶只得索回。想不到对方玩了一回“狸猫换太子”,将他忽悠了。都是听老陶说,真相到底怎样,只有他自已最清楚!

  说来真有些匪夷所思,就是这样的一对冤家,竟然还一次破天荒的“合作”。

  一次,老陶突然通知师傅,说是帮他物色了个老伴,好某日某时见面,事倒是个“千载难逢”的好事,江师傅早年丧妻,未续弦,加上无儿无女,孑然一身,一直饱尝孤独寂莫之苦,有人帮他介绍对象,当然求之不得。

  可江师傅对老陶一直抱有成见,缺少信任感,心想:会不会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所以,优柔寡断,犹豫不决。到底去不去呢?思来想去,自已年纪越来越大,确实需要有人照顾,只好病急乱投医,答应前往相亲

  不过,江师傅有言在先,自已无房无车,如果女方抱有经济奢望那么就另攀高枝,免开尊口,趁早了结。

  结果还好!女方年龄56,为一中学退休教师,文质彬彬,知书达理,也可称得上“门当户对”,尤其让江师傅满意的是对方谈话内容,破例没有涉及经济条件。对方似乎与江师傅“情投意合”,有继续发展的意向。

  初战告捷,江师傅别提多高兴!可是,还没等他笑出声来,女方在一次会中,突然发难,提出要江师傅一下子付给她30万元,否则,缺少“安全感”,当然不满足,就不可能结婚

  这下子江师傅初醒, 这哪是成全他的好事,倒像是趁火打劫敲竹杠 。万变不离其宗,这同样是一场婚姻敛财如法泡制的骗人把戏。

  他气咻咻地向老陶讨个说法,谁知老陶不慌不忙地说,这有什么大惊小怪!你无房无车,再不给人家一补偿,凭什么嫁给你?并信誓旦旦地说,若有不放心,可请他报社的同学见证担保。至于老陶是否合谋设计江师傅就范,这就不得而知了。

  前年,听说老陶已离开南通,与女儿女婿住一起定居北方某大城市,含老饴逗孙,颐养天年。

  江师傅不禁暗暗庆幸,心想,从此可以摆脱这个冤家的阴影了。

  老陶离开南通前,江师傅送给他两听罐头,可老陶去外地,江师傅却浑然不知,他对江师傅一直守口如瓶,纹丝不透。

  这也就不去说他。眼不见,心不烦,他们本来就没啥深交。问题是此人走了,还以怨报德,恶语诽谤,抵毁中伤江师傅

  江师傅现在也不明白:二人都是黄土埋到半截的人,多少年的恩恩怨怨,恨情仇,早已该冰释前嫌,烟消云散,如此芥蒂于怀,挟私报复,有意思吗?

  作者:马鼎奇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