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峰回路转

推荐人:匿名 来源: 光明博客 时间: 2015-03-13 01:09 阅读:
  深秋的一天上午,曹先生走进厂大门,远远看到身材魁梧的耿厂长站在“厂办”门口,愁眉紧锁,不断地“喷云吐雾”,好像心绪不宁,有什么心思,又像在等什么人。

  “小曹,等了蛮多辰光,我找的就是你,有要事商量。”“一厂之主”有请,还有啥话讲?

  起初曹先生“想当然”以为厂长会把他领到办公室“促膝长谈”,谁料他只是把曹先生带到旁边的职工自行车停车棚,双方像木头似的立着,不拘一格交谈起来。

  这个地方紧挨职工必经之道,人来人往、十分显眼,根本不适合谈话。

  曹先生老大的不爽,自尊心受到极大的损害,怎么?难道员工连你厂长的“风水宝地”都进不得?

  耿厂长开门见山对他说:“我准备把你调到朝阳晶体管厂任技术付厂长,(765作文网 )编制还留在老厂,另外再给你增加五十无职务津贴。你意见怎样?有什么困难和要求,咱都可以开诚布公谈一谈。”

  这个国营大厂,有员工2500人,可以说是人才济济,“卧虎藏龙”,学生、工程师多了去!不派他们中的佼佼者去,却偏偏给这曹先生无名小卒“委以重任” ,难怪他心生疑窦 !再说,他也不是中层干部啊, 你说怪不怪?

  当时,他百思不得其解,可却没有心中困惑说出来只是喃喃地回答:“我才疏学,恐难担此大任,而且,我也没领导经验,恐怕搞砸了,不好交代,辜负了你的一番苦心栽培……”

  “跟我不要说这些没用的,给句痛快话!”耿厂长显得很不耐烦,立即打断他的话说:“你到底是去,还是不去?”这一下子把曹先生逼到“风口浪尖”,让他进退维谷,左右为难!

  去吧,实在不情愿,不去吧,有违“圣令”, 可能难免有“穿小鞋” 的风险!

  朝阳晶体管厂,他略知一二。那时经营不善,由仪表局“包媒拉线”,刚刚合并到咱厂,除了不缺工人,其他什么都缺!缺技术、缺人才、缺设备,缺资金,真可谓“一穷二白” ,靠单一生产硅二极管惨淡经营,勉强度日。

  其实,咱厂“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也好不到那里去,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仗着国营企业,向银行借贷发薪。

  不久前,朝阳晶体管厂从贵阳购进一台单晶硅数控切片机,他们说明书看了几遍,也没能让它正常运转起来。

  由于没有一个正宗的工程技术人员,“群龙无首” 瞎啄磨。有的说“坏了”,有的说“没坏”,结果,莫衷一是,谁也说服不了谁!最后实在没辙,只好到城里“搬救兵”,请来一个“智囊团”,咱厂长派一行5人前去“会诊” 。曹先生也是成员之一。

  这个厂远离市区,“前不靠村、后不靠店”,相当偏僻。处在阡陌纵横的田野当中,被一畦畦枝绿叶的蔬菜地包围。不懂的人,还误以为是与农牧业生产息息相关的农机站、蓄牧兽医站、植保站等单位的驻地呢。

  特别当地工人悉数下班,一到晚上,鸟灯熄火,周围漆黑一片,让人碜得慌。虽然不是“兔子不拉屎”的不毛之地,但对曹先生这个孑然一身以厂为家的“单身汉”,显然,不是一个理想的栖身之地。

  “人生地不熟,我不想去。”他鼓足勇气说道:“再说,我还没成家……”

  “没成家,正好啊!无牵无挂,你在城里按了家,我还不劳你的大驾,再说城里有啥好?”耿厂长一见他“点水不进”, 不服调遣,明显有点恍火。

  不过,尽量压制着:“你很优秀,但也是个扶不起的阿斗,在那儿,你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而这里,工程师、学生一大把,你再有能耐,可哪有你施展拳脚、大显身手的机会?混一辈子,也混不出个名堂,别人要去,我还不批呢,你不要得福不觉,硬是不领情……”耿厂长侃侃而谈,既指点迷津,又苦口婆心。似乎还有点“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恨铁不成钢的味道

  “厂长,不是我不识好歹,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他努力想缓和一下气氛,不至于与厂长翻脸:“我确实有具体困难,……”

  “你不要找借口了!困难再大,难道超过你在农场战天斗地?”说到这里,他突然改变了心平气和的口吻,仿佛激动起来,斩钉截铁地说:“好!理解理解都执行,就这样先民主、后集中,个人服从组织,你准备、准备……”

  正在这时,厂办走出一个谢顶的中年男子,向耿厂长告别。后来谜底解开, 他才知道为什么耿厂长不让进厂办商谈的原因, 因为那人就是朝阳厂的厂长。

  第二天,动力设备科费书记从“厂办”回来后,拿着一纸厂部红头文件,喜孜孜地对正在埋头修理仪器的曹先生说:“曹工,恭喜、恭喜你高升!”其他同僚一听喜事,马上聚拢上来,有的嚷着要他请客,有的叫着要他发糖。

  说是“曹工”,其实并无职称,只是自学成才,精通电子技术,人们习惯上的尊称而已。而且这“曹工”称乎人们心知肚明,也心照不宣知道什么场合用,什么场合弃,同一人,称乎却常常变化,而且似乎达到了心有灵犀一点通的程度。大凡同事有求於他或有啥用武之地的好运降临到他头上,那么便“曹工长”、“曹工短” 地套近乎。想不到这称乎也打上实用主义的铬印。

  “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的曹先生,当时搞懵了,老实说,真有点啼笑皆非,一头雾水!假如确有喜从天降的好事,那么,他会蒙在鼓里,浑然不知?

  进厂6、7年,曹先生基本上是“两耳不闻窗外事”, 一心钻研电子技术,一旦投入,心无旁鹜,可谓典型的“工作狂”。虽然锋芒毕露,“崭露头角”,却并无什么骄人业绩。何喜之有?更不会“福星高照”,有什么喜事摊到头上呢?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