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的天窗

推荐人: 来源: 765作文网 时间: 2015-03-13 01:07 阅读:
  我的故乡是一座拱卧波、民风淳朴的千年古镇。坐落在河网纵横、物产丰饶的鱼米之乡。一条汩汩流淌的运河,穿镇而过,将小镇分成南北两爿,斑驳陆离的石砌拱将对岸相连。河流既给小镇提供水源,又方便舟楫,加强了各地的货运往来,促进了古镇的繁荣。

  小镇处在四通八达的江海要冲,所以,一年四季运河上各类南来北往载着旅客、煤炭、木材、农俱、日用百货的汽船、拖轮,川流不息,汽笛声此起彼伏、纤工的号子、夹杂看船家的叫骂声,响成一片,构成水上交通特有的嘈杂宣嚣。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我常常坐在面朝河边的家后门口欣赏这热闹的风景,充满色彩斑斓的幻想

  小的时候,我家住在一个大宅院里。这宅院临河而建,坐北朝南,前面正是人流熙熙攘攘的石板街,后边面朝大河四面都是清一色的砖大瓦房,当中自然围成一个天井。对面的屋还盖成了一座雄视四邻的二层楼房。我们住在北厢房,中间有一个堂屋。这种建筑风格和布局布局类似于北京的四合院。

  南厢房的房客似乎没有我家住上七、八年, 他们动辄就“见义思迁” ,后来等我大了一点,隐听到人们说这南厢房不吉利,上吊曾死过一个女人,房客一旦知道了,所以往往很快搬走,生怕惹上“晦气”。

  话说这一天下午,我小学放学归来,只听见天井内聚集了不少街坊邻居,七嘴八舌、吵吵嚷嚷、似乎刚才发生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丑事”。出言不逊者有之,慷慨陈词有之,窃窃私语者有之。大宅院里像炸了锅,乱成一锅粥。

  我也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在好奇心驱使下,仗着人小行动自如,仿佛泥鳅一般“突破”大人圈,往前一看,那可了不得:南厢房新房客宗家小儿子宗雷,好似武松打虎一般,正骑在乡下人模样的人身上,抡起拳头一顿猛揍!

  这个宗家主事的是个4、50岁的泼辣、麻利,扎着发髻的中年妇女,那发髻上扦有一根白花花的银簪,银簪根部还垂下一根不时摇曳的链饰。现在看来有点“俗不可耐”,可在那个年代却是已婚妇女最时尚常见的梳妆,也是身份和家庭殷实的象征。

  记得前脚刚搬走了一个独居的缪老爹,后脚就搬进个姓宗的三口之家,按现在的话可称得上“无缝连接”。

  她有两个孩子,那样子有17、8岁,相貌平平。但正处在人生花季,窈窕的腰姿、高挑的身材,粉脸柳眉,“一白遮三丑”,也显出几份少女、豆蔻年华,迷人的妩媚。她弟弟名叫宗雷,大概有15、6岁。长得高大威猛,年少气盛、血气方刚,一看就是若不得的主,平时总故意摆出一付凛然不可侵犯的样子,俨然一付他家安身立命“保护神”的架势。

  那时初中录取率很低,宗雷中考落榜后,一直辍学在家,整天游手好闲、无所事事。但镇上什么寻衅滋事、打架斗殴,哪回都断少不了他。诚然,成了个人见人厌的“小混混”。

  我虽然不谙世情,但也懂打人违法,可宗雷为何如此胆大妄为、有恃无恐,竞然众目睽睽下上演“全武行” ?

  让我匪夷所思,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旁边的一群大人,面对这样粗野野蛮行为,却是“动口不动手”,并无谁阻止或拉劝,好像乡下人不知触犯了什么弥天大罪,理应遭此惩罚。让我“一头雾水”的是对方驯服得好象任人宰割的羊羔,任凭发落、而不还手。

  宗雷的还在旁边吐沫星子乱飞地解说:“街坊四邻们,大家评评理!哪有这样不要脸的流氓!竞然,在天窗上偷看人家洗澡!”

  “你怎么能肯定他看到了呢?”围观的人似乎嫌不够刺激,过瘾,拟以“激将法”希望淘到此类桃色新闻翔实的细节:“看样子,这人蛮老实,早已成家立业,什么世面没见过?绝对不可能像你说得这样这么无耻、下流!”

  “哎唷,老也活到快50岁,我有一句假话,天打五雷轰!怎么会冤枉这挨千刀的下流坯?你知道吗?这叫吃到碗里看到锅里,赖蛤蟆吃不到天鹅肉,打枪毙的解解眼馋也好的……”

  接着又气咻咻地指着屋里嘤嘤哭泣像个泪人般的的女儿:“不信,你问我女儿!”

  按常理,母亲出于保护的隐私,这类见不得人的丑事应该采取“冷处理”, 信息辐射的范围越小越好。最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可她倒好,置女儿的名誉於不顾,反其道而行之,像大叫大嚷的“小广播”, 咋咋呼呼,闹得大宅里鸡犬不宁,生怕人家知道。直吵得沸沸扬扬,惊动了街坊四邻。不知她是“得理不饶人”呢,还是气冲牛斗犯糊涂。

  宗雷的在大宅院里,“胡搅蛮缠”可以说是出名的一霸,泼辣有点像“母叉”孙二,人见人怕。这回竞有哪个吃了熊心豹子胆的男人,偷看她宝贵女儿的胴体,岂有他的好果子吃!

  后来我终于从旁观的街坊嘴里理出了一点端睨:

  今天房东请了一个泥瓦工来房上“捉瓦” ,不料下午作业到南厢房,被正在洗澡的宗家大女儿偶然天窗看到,她做也没想到,这房顶会突然冒出一个男子

  至于对方是否看她?她“想当然”:既然天窗能看到外面,那外面的人,自然也洞悉房内一切。想到自已“春光乍泄”,让陌生男子“一饱眼福”,那还了得!倏然,花容失色、惊慌失措,不禁吓出一身冷汗,心中又恼又羞,怒不可遏,也不等揩干身上的水渍,迅速披上一张大浴巾遮住胴体……须臾,不等“畅快淋漓”洗完澡,草草穿了衣衫、打开房门,披头散发地扑到坐在门口扎鞋底的老怀里,一把眼泪、一把鼻涕,泣不成声地告状:

  “呜呜——啊,女儿的命咋怎么苦,呜呜——女儿什么都让人看了,你叫女儿今后如何有脸见人?,你要给女儿作主……呜呜——还不如死了,算了……呜呜——”

  五十年代,全国解放不久,封建意识、贞操观点根深蒂固,在我们民风淳朴、偏僻闭塞的千年古镇,更是“有过之、无不及”,对于这种有伤风化的“窥视”新闻往往“全民共讨之,全镇共诛之”!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