闭眼恐惧症

推荐人:竹影清风 来源: 网友推荐 时间: 2015-05-18 21:39 阅读:
  1.

  默然身着蓝白相间的病服静坐在病床上看着窗外的金光洒进病房,在地上印下了一块明亮的金黄色,初春的暖光刺过依旧微凉的空气,给人一种寂寞荒凉感。护士小姐细心地将饭一口口喂进默然的嘴中。默然什么也记不起来了,大脑中一片空白,仿佛是刚刚降生到这个世界上。这家医院的装修并不怎么好,就拿默然的病房来说,床腿已经生锈蜕化,墙角的漆皮都掉了一块。一张简单的木桌,一张病床,和一个小小的床头柜就是病房中的所有物件,不过当然少不了那刺鼻的酒精味和白衣护士

  默然两眼呆滞,血丝满布,黑眼圈非常重,很明显是好几天没有睡好了。

  经过几个月的恢复,默然已经恢复了语言能力,但他一个字也不愿意多说。而且每次一闭上眼睛就显得特别害怕,好像看到了什么让他特别害怕东西不过这种症状正常人治疗都需要很久,更别说精神力薄弱的默然了。

  吃过饭后,医师又对着呆呆的默然进行了一次心理治疗,不过好像并没有什么效果。

  “护士小姐,默然现在可能患有非常严重的闭眼恐惧症,他需要一种安全感,如果可以的话,让他的家人来陪他,还有……”医师还想说下去,可是却被护士打断,“医生,默然的父母……很久以前就去世了,而且他并没有什么其他近亲……”

  医生突然哽住,望向了默然。

  默然坐在床上,手中拿着玻璃水杯,看着上面被拉得长长的自己的脸,突然停住了,不知道在想什么,护士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他。太阳刚刚从地平线上滑下去,但光亮依然充斥着整个世界,就好像在展示着自己强大力量一般。

  病房突然响起了叩门声,“当当当。”声音不大,但却很急促。护士起身开门,默然却依然盯着水杯。

  门外是两个警察,他们掏出证件并和护士和医生说明了情况后,医生便离开了,警察护士轻步进了门。

  病房里窗户开着,却不见默然。护士警察赶紧跑到窗边,却发现默然蜷缩在墙角不住地发抖,水杯倒在床上,浸湿一片

  2.

  “对于最近发生的虐杀警察案件,我们已经有了一些眉目,我们找到一个目击者。不过可能不太好说话。”专案组组长金明板着脸,对坐在会议桌周围的组员说着关于这件性质极其恶劣的案件的内线索。

  近来,连续发生了几起残杀警察的案件,让所有人震惊不已。凶手这么做,很明显是针对警察的,但是又是什么人会和警察接下如此大的仇恨呢?难道是黑社会?可是经过调查,被杀害的警员都和黑社会没什么瓜葛,那还能是谁呢?

  “说他不太好说话,不是说他脾气暴躁或者说假话。而是他可能真的没有这种能力。”

  听金明说完这句话,丁零和鲁飞在下面面面相觑,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意思。

  “经过调查,我们现在最后一起凶杀案发生的同时同地,发生了一起车祸,那么这名遭遇车祸的人很可能因为看到了凶杀案而惊慌失措的逃跑才导致的事故。于是就这样,他失忆了。不过我们找到他之后,他实际上已经恢复了几个月了,所以我们现在就立即开始向他调查,绝不能让犯罪分子逍遥法外。小然,鲁飞,你们两个就负责调查他吧,记住,一定要仔细的记录。散会吧。”

  散会后,大家各司其职。丁零和鲁飞正好坐一起,聊起了刚才的内容。

  “鲁飞,你说案件到底能有进展吗?去问一个失忆的人,这不是胡扯吗?况且好像组长那里还有几年前的案子还没结吧?”丁零满脸疑惑的问道。

  “恩……不过我们还是应该相信他们,毕竟大家都是一伙的,你说呢?至于以前的案子,那也不是我们管辖的范围。”

  “恩,也对。那咱们什么时候去找那个失忆的人呢?”

  “就今天下午吧,不能再耽误时间了。”

  “行。”

  3.

  “默然,你不用害怕我们警察,会帮助你的。”丁零尽量把声音温柔希望默然能够放松下来。

  丁零和鲁飞根本没有预料到他们的出现居然会惊吓到默然,所以他们只能先尽量让默然冷静下来。

  丁零又说了些安慰的话,默然终于平复了心情,而且开始说话了。

  “你们来找我干什么?”默然的声音又细又小,整个人已经脆弱到不堪一击。

  “我知道已经恢复了一些记忆,那你还能想起来你在遭遇车祸之前发生的事情吗?”丁零刚问完,鲁飞就赶紧拿起小本准备记录了。

  “实际上,我只要闭上眼睛有些记忆就能够恢复,但是却只有让我非常痛苦回忆回来每天晚上的噩都会让我记起以前受到过的苦难,和面见过的一些很残忍事情。”默然说着,身体已经开始微微发抖。护士轻轻地拍了拍默然的肩膀,好让他不要激动。“不过我愿意帮助你们。”

  丁零和鲁飞眼神交流了一下,点了点头表示对此感到满意。

  “那么默然,你能告诉我,是谁杀害了那个警察吗?或者……关于这件事情的任何东西可以。”丁零瞪大了眼睛问道,他太想知道凶手究竟是谁了,因为丁零的父亲,正是那个死去的警察。那天下班后,父亲由于要去买烟,所以走了和往常相反的,而且是一个人,于是就始料未及的被杀害。

  默然看了看丁零的眼睛,强行闭上了眼睛

  恍恍惚惚中,默然看到一个人深时候躲在漆黑的角落,仿佛早有预料般的等着从警察署中下班回家警察

  只有一个可以下手!警察刚一走到拐角,冰凉的刀刃就立马插进了脖颈处的大动脉,才几秒钟,警察就倒在了地上。凶手花了很久处理现场,只留下一具尸体。

  默然睁开眼睛,眼前的是和蔼的护士和丁零,狂跳的心脏马上就恢复了平静

  “你想起来了吗?”丁零问道。

  “恩,我看到黑暗中有一个人,杀死了孤身一人的警察。”

  “没有其它的了吗?凶手有什么明显的特征吗?”丁零根本不满足于这点内容。

  “天太黑了,根本看不清楚。”默然摇了摇头。“对不起,我很累了,想休息了。”

  丁零望了望鲁飞,既然默然下了逐客令,他们也不好意思再多呆下去。

  “那好吧,默然,你好好休息吧。祝你早日康复。”说罢,丁零和鲁飞就离开了。

  晚,默然躺在床上,这种帮别人回忆事情感觉,怪怪的。

  中,他又回到了十几年前。

  小时候,虽然家里很穷苦,但是还算其乐融融。爸爸妈妈很团结,对自己也很好。只是知道怎么回事,爸爸招惹到了当地的黑社会,遭到了报复终于父亲在纹身满布的壮汉的暴打下去世了。母亲报了警,却根本无济于事!警察似乎根本就不愿意管这家穷苦的可怜人,反而在纹身壮汉的威胁下离开了现场。旋即默然的母亲也在纹身壮汉的拳头底下成了冤魂。

  “爸爸妈妈,我一定会给你们报仇的,还有那些可恶的警察!”

  4.

  “凶手每次都找落单的,而且肯定是在晚。”丁零和鲁飞仔细的研究着报告,想要找到其他的线索。

  “哎,不过丁零,你今天的方法能管用不?这样子不是侵犯了人家的隐私吗?”鲁飞皱着眉头问道,丁零却摇了摇头说道:“我们警察这样子做恐怕只能算调查手段了吧。而且有没有用还不知道呢,所以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放心吧。咱们还是继续研究报告吧,说不定能再找到一些联系我们过几天再去医院,这样可能会好点。”

  鲁飞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5.

  默然一觉醒来,感觉稍微舒服了点,但头还是非常痛。随着记忆的一点点恢复,那种让他恐惧感觉也随之淡化。护士依然尽心尽力的照顾着她,医生每天来三次,这种生活虽然比较枯燥,但是默然的身体却在一天天恢复。

  车祸实际上并没有让默然受多少外伤,主要是头部磕在了石头上导致失忆所以默然除了精神上的问题,已无大碍。

  几天过后,丁零和鲁飞又来了,他们再次向默然询问了案件的事情,但是没有一点进展,默然反而好像更加保守了一些。这点却让丁零心中有了想法

  当天下午,一下子突然来了五六个警察,二话没说进门就铐住了默然,默然一脸惊恐,不知所措。

  “默然,你不用紧张,我先给你听个东西。”丁零按下了手中录音器的播放键。

  “爸,妈妈……呼……我一定会,给你们报仇的,还有那些……呼可恶的警察……呜……”

  “又杀了一个,呼……死条子,跟我斗?”

  “你不是……纹身吗?我用刀,给你纹!”

  “第七个……呼……让我看看你是谁……哦,原来你叫丁叶菁啊,哈哈……呼……”

  录音全部放完,病房里一阵寂静

  “你知道这些都是什么吗?”丁零小声说道,声音颤抖着,“这些都是我放在你床边的迷你录音器录下来的。”

  默然被两个警察抓着,眼中的血丝和黑眼圈依然还在,面容憔悴不堪。

  默然摇了摇头,说道:“如果不是你们当年那样对我,我又怎么可能做这些事情呢?”默然不住地摇着头,泪水在脸上晃来晃去。“我的父母在有生命危急的时候你们却屈服于邪恶。软弱才是你们的本质!我不过是想找一种安慰自己的办法而已啊……”

  “可你杀了我父亲!”丁零抿着嘴说道,眼泪已经止不住了。

  “你们这帮无能的警察,死了又何妨?”默然猛地向前一冲,目眦尽裂,却又马上被警察拉住。

  “知道你们为什么总是找不到我吗?哈哈哈,那是因为这个地方警察,实在是太傻啦!他们根本就是一帮废物,我杀了那么多人却……”默然大声喊着,仿佛要把眼前的一切都撕裂,感情的漏洞已经被彻底打开。悲哀,痛苦孤独瞬间灌满了脑海,默然一下子又从刚刚恢复的状态崩溃。

  两边的警察赶紧用布子堵住了他的嘴。

  默然挣扎着,但还是被送上了警车。

  6.

  天光精神病院病房2-206

  默然静坐在床上了,两眼满布血丝,黑眼眶非常严重。整个人骨瘦如柴,双目涣散。

  因为他一闭上眼睛那些恐怖回忆,就会丝毫不剩的全部涌上来!

  作者:Zymad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