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现代小说 > 伤痕

伤痕

推荐人:一米阳光 来源: 网友推荐 时间: 2015-05-17 12:00 阅读:
  “过去得过什么病或是做过什么手术吧?”

  女人迟疑了一下,继而很坚定地回答,“都没有!”

  问完病史,我带孕妇去检查室查体。

  撩起衣襟,她的肚子膨隆而圆润,脐下有一条10厘米的横行伤痕悚然入目。

  隐瞒病史!我有些不悦,“你过去做过什么手术?”

  “没做过手术!”

  “那你腹部的伤痕是怎么回事?”

  女人开始闪烁其词,“那是……我小时候做过阑尾炎手术,刚才忘记说了。”

  我感觉自己胸中的不满情绪开始氤氲,升腾。

  “你用这种借口骗你老公,绝对没问题,但用来糊弄医生,有些过分,也许你不知道,阑尾炎切口都是右下腹的斜行切口,而你的是正中切口,可见你做的并不是阑尾炎手术。”我缓和了下口气,“如实说吧,你做过什么手术,这关系到我帮你选择分娩方式。”

  女人不说话,沉默着。

  “作为医生,我向你保证,会为你保守秘密,说吧。”

  女人开始抽泣起来,眼泪吧嗒吧嗒地向下掉。

  我心底那根柔软的神经在瞬间触动了,胸中的愤懑烟消云散。

  “我那时候小,不懂事,被人骗了,五年前剖宫产生了个孩子,后来感情破裂分手了。”女人哽咽着,“后来,碰到了现在老公,他对我很好,我很他,没告诉他我的过去。医生,如果知道真相我们离婚的,可怜这个孩子,刚出生就没有爸爸……我知道我错了,我真的不想失去他,不想这个家破碎,你帮帮我吧。”

  我温柔地拍了拍女人肩膀,“别难过了,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我会替你保守秘密。”

  “医生,我在网上查了查,我这种情况需要剖宫产,对吧?”

  我点点头。

  女人眼泪又流出来,“可我老公婆婆不会同意手术的,他们让我顺产,老公出差了,再有半小时就能到医院。”

  从隔离衣兜里掏出几张纸巾,递给孕妇,“别担心,我会帮你。”

  我附在女人耳边如此这般交代了一番,女人的脸上终于浮现出笑容,道着谢回病房休息了。

  半小时后,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闯进了医生办公室。

  “请问,哪位医生主管15床张明明?”

  张明明?不就是刚才那个孕妇吗?

  这个男人声音多么熟悉而又亲切。那略带磁性的男中音,曾经响彻多少个泪湿衣襟的境!

  抬起头,看到了面含微笑的高明骏,我使劲揉揉眼睛,是的,就是他!我用中性笔头戳了戳手背,有疼痛感觉顺着神经纤维一传导过来,一切都是真的,不是境。我眩晕的大脑象生锈后涂了机油的车轮,开始转动起来。

  每个人都有一个忘不了故事,都有一个忘不了的人,高明骏,就是我忘不了的人。

  两年前,我们俩是阳光户外俱乐部的男女领队,由于配合默契我们成功组织了多次周末户外旅行活动,在一次次的跋山涉水中,在一次次的山川美景中,我不可救药地喜欢上了这个开朗幽默、高大帅气的男孩子。

  我是一个表面沉静而内心狂野的女孩子,虽然对高明骏早已魂牵萦,但女孩子的矜持和孤傲,让我一直保持缄默,我等着高明骏的主动表白,等着他来追,可后来,高明骏却订婚了!

  那是一个阳光灿烂春天,我和高明骏带队爬蒙山,在龟蒙顶,高明骏伸开双手,模仿着泰坦尼克号男猪脚最经典的姿势,像一只海燕,在大海飞翔

  高明骏对着我大声喊起来,“丽君,我要定亲了,祝福我吧!”

  耳边有山风呼呼吹过,我的大脑一片空白,终于知道自己多么傻,傻到没问过人家没有朋友,就一厢情愿地上他,而且那么痴迷。

  后来,我悄悄退出了阳光俱乐部。

  “丽君,两年多不见了,你还好吧?”高明骏一脸惊喜地握住了我的手,“只知道你是医生,想不到在这里上班,你帮我看看,明明现在什么情况了?”

  尽管内心狂风巨澜,表面上,我依然平静如水。

  从病历车上抽出张明明的病历,“明明过预产期10天了,现在需要终止妊娠,继续等待孩子一定的危险性。”

  “我想让明明顺产,可她非要剖宫产,说怕疼……”高明骏有些无奈地说着,之后,眼睛象三更天的星星,明亮起来,“丽君,听说你们医院有无痛分娩,有导乐陪伴,还有家庭化产房,都是真的吗?”

  我笑了,“当然都是真的,还有自由体位分娩,这些方式的应用,都能促进自然分娩,减轻孕妇分娩时的疼痛不适。”我把话锋一转,“可是,如果孕妇坚决要求剖宫产,不配合我们医护人员,神仙也没招。”

  “好吧,我再回去做作动员工作,真不想让明明受罪。”高明骏回病房了。

  看着他高大的背影在视野里一点点消失心头涌上的,竟是浓醋稀释了纯净水的感觉,酸酸的。

  曾经过的男人对他老婆好,依然让人嫉妒,更让人不平的是,那个女人曾经一段光彩过去……另一个念头很快占了上风,损人不利己,白开心,绝对不能告诉高明骏实情,我是一名医生,要帮助我的孕妇,替她保守秘密

  两个小时后,高明骏和张明明一起过来了,张明明眼睛红红的,坐在那里,一声不吭。

  高明骏好像做了一个惊天动地的决定一般,缓慢而又沉重地说:“丽君,我们商量好了,给明明准备剖宫产吧。”

  为了避嫌,我亲自找主任给张明明做了剖宫产手术,母子平安!

  自此,高明骏和张明明就进化成记忆中的千年化石,埋藏在心底深处

  想不到半年后,高明骏又一次来到我的办公室。

  “丽君,昨天同事急性阑尾炎发作,我陪他去医院,医生说阑尾炎手术都是右下腹斜切口,而明明的却是下腹正中切口,生孩子时,明明完全可以顺产,她却死活都要选择剖宫产,难道她原先做的不是阑尾炎手术?问明明,她只是哭,不说话。你是医生,能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吗?”

  我的心隐隐痛起来,我过的男人,竟然被如此愚弄,有一秒钟的时间,我真想告诉真相只是知道真相后,对他有什么好处?

  我悠悠然开了口,“明骏,你说的都对,明明生孩子时候告诉过我,她小时候卵巢有个囊肿,当时肚子疼,医生怀疑卵巢囊肿扭转,急症手术,却发现是急性阑尾炎,所以切口是横切口。”

  “原来这样啊,我还以为,她做过剖宫产手术呢,我同事老婆曾经和别人生孩子,后来瞒着我同事。”高明骏如释重负地笑了。

  我也如释重负地笑了。

  作者:水无痕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