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俊:传统中国“家和”与“人”的成长

推荐人: 来源: 时间: 2017-10-23 16:57 阅读:
原标题:何俊:传统中国“家和”与“人”的成长家庭是每个中国人的舞台中国人对家倾注了毕生的心血,期望从中获得人生幸福。但是,无数的悲剧其实也在家庭中发生。家和万事兴,只是齐家又的确是很不容易事情。家和的过程,也是人的培养与成长过程。 《左传》里讲述一个著名的故事:郑伯的母亲生了他与弟弟共叔段,但生他时难产受惊吓,从此讨厌这个长子,偏共叔段。母子谋继位不成,但共叔段仍依恃着母亲的宠,对已是庄公的兄长不敬,而庄公也有意放纵结果致使共叔段作乱被杀,即所谓“多行不义必自毙”。庄公怨母偏心,发誓“不及黄泉无相见”,后又起悔,誓言又没法破,手下遂想个变通的办法,挖地道见水而止,安排母子相见,冰释前嫌。清朝康熙年间编了一本有名的蒙学读本《古文观止》,作者便将这故事列为首篇,不知是否有意要人从小就牢记这一家庭悲剧,以作今后人生的戒鉴。 家庭成员虽是至亲天伦,但偏之事,实也难免。有的是主观造成,有的也是客观使然,比如孩子多了,只能把有限的条件投在某一个孩子身上。当然也有莫名其妙的原因,比如郑伯的母亲因难产而生偏心。传统时期一夫一妻多妾制,除了正房外,还有偏房侧室,各有子嗣,这做老爷的看似风光,要一碗水端平,也是谈何容易。好像是林语堂讲的,这个可怜的男人每天从这个女人房间,逃到另一个女人房间。更不记得是谁的研究结果,说是最后实在无处可逃,只好逃到楼里,人皆以为是浪荡,其实是为了逃避家里的女人。如今一夫一妻制,也大多只有一个孩子这样事情虽少了许多,但并不等于就少了家中各种各样烦心的事情。至少婆媳的关系少不了清静,做丈夫依旧要在两个重要女人面前做和事佬。至于如今的独生子女,今后要面对双方若干个老人,他们又逢可以多生了,还要带好自己孩子,想来也是不容易因为家庭有许多无法逃避的矛盾,为了有效维系家庭这一组织的正常运行,自然便会滋生出许多规矩。这些规矩又不同于其它社会组织的规矩那样,必须亲情相配合,传统中国便以礼教的形式出现。这些礼教无论是如何合情合理,终究这样那样的规矩,是要每个家庭成员进行自我束的。近代中国进行现代化转型,从洋务到维新,最后要革新文化,落实到每个个体,反封建反传统最切己的就体现在了反礼教,家庭便成了吐槽的牢笼。巴金的小说《家》、曹禺的话剧《雷》,以及一大批文艺作品,都是这一思想的渲泄。更为甚者,后来又以家庭为私有制源头,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