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情感故事 > 童年趣事

童年趣事

推荐人:繁华落幕 来源: 网友推荐 时间: 2015-05-12 18:24 阅读:
童年趣事
趣事就像海滩上那各色各样的贝壳,在海水的陪伴下闪闪发光,散发着五颜六色光彩,数都数不完。而如今我的手上还握着那一串闪亮的贝壳,那里面藏着我最难忘趣事

  (一)君文惹事

  蒋月那大脑袋,压根儿就不知道君文那小脑袋里的事情

  学校一放寒假,村里的晒谷坪就热闹起来了。

  那天上午,小朋友有的在放风筝,有的在打陀螺,有的在踢盘,有的在磨洋工,有的在跳远,有的在跳绳,有的在捉迷藏,有的在唱歌跳舞,也有的在讲故事,还有的在角落里烤红薯。蒋月带领弟弟崽和堂叔芬芬的大儿子君文在下三三棋。

  玩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君文对蒋月说:“小哥,你把你买的那些大鞭炮卖给我吧,我有五块钱,全部给你。”蒋月心里想:当时买的时候,两毛钱一个现在九个鞭炮卖五块钱。蒋月点头同意。于是各自回家,然后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君文左手拿着一盒火柴,右手拿着一条长棍子。蒋月带领弟弟崽跟随着君文又来到晒谷坪。

  君文说:“我要用鞭炮去炸晒谷坪旁边的那几堆牛屎。”蒋月说:“炸牛屎,一点也不好玩。”君文不停地笑,说:“好戏在后头。”

  小朋友都围过来看热闹。君文把一个鞭炮插在牛屎上,然后点燃,爆炸,牛屎被炸得稀巴烂,小朋友们哈哈大笑。第二次,也是一样

  君文觉得不过瘾,他悄悄地对蒋月说:“你们这次要站远一些,我把三个鞭炮的引线扭一起,让那些朋友知道我的厉害。”

  蒋月带领弟弟崽离得远远的。君文原本想让牛屎飞溅到小朋友的身上,可万万没有想到,三个鞭炮共同发威,其威力大得惊人。除了有五个小朋友中招,当然还有君文自己。牛屎飞溅到了君文的衣服上、脸上、鼻子上和头发上。

  君文对蒋月说:“我回家衣服,你到宪旺他们家的房子后面等我。”蒋月把弟弟崽送回家,就来到了宪旺他们家的房子后面。

  只见君文左手拿着一盒火柴和鞭炮,右手还是拿着一条长棍子。蒋月跟随着君文来到宪旺他们家的猪栏旁,猪栏连着宪旺他们家的房子。猪栏有两层,下面一层养有一头一百多斤的猪,上面一层有稻草和木柴。

  君文告诉蒋月:昨天已经来过,木柴上面有黄蜂窝。蒋月望过去,确实有黄蜂窝,有几只黄蜂正伏在窝上,应该还不知道有人要干掉它们吧。

  君文说:“先用鞭炮飞上去炸,比较过瘾。”几个鞭炮炸完了,黄蜂窝还好好的,只见数只黄蜂在飞来飞去,猪栏里面的猪也在转来转去,要不是木门高过蒋月的肩膀,猪早就跳出来了。

  蒋月偏偏在这个时候尿急,对君文说:“等我两分钟,再发起进攻。”

  君文自作主张,用那一条长长的棍子去碰黄蜂窝。只轻轻一碰,黄蜂窝掉了一半。也许是黄蜂生气了,非常恼火地向君文发起进攻,君文的嘴巴和鼻子被黄蜂叮得翘了起来。

  蒋月竟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君文一手捂住嘴巴,另一只手指着黄蜂窝那个方向并强忍着疼痛说:“小哥,快点救火。”

  蒋月拼命地朝着冒火烟处扑打,直到没有火烟冒出来为止。蒋月还不放心,快速回家提了一桶水,用水瓢舀水淋了一遍。然后,蒋月吩咐君文屙尿。蒋月用子尿拌少许黄泥涂在君文被黄蜂叮得翘起来的那两个地方

  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身上有牛屎的小朋友的家长投诉说:“蒋月真没有教养,君文炸牛屎,他也不阻止。”宪旺他们家投诉说:“如果稻草与木柴着火的话,猪就会变成烤猪,不但会烧了猪栏,而且还会烧到房子。”

  在这个村子里,堂叔芬芬是个大人物,也是小学老师。他当着蒋月和君文的面狠狠地说:“以后再也不要这样子了。”

  (二)担水与斗

  村庄东头河边是水井,叫四清井。每到傍晚,家家户户担水的人们,男女老少,大桶小桶,或抬或挑,川流不息,来回穿梭在担水上。

  穷人孩子早当家。蒋月刚开始学担水是与弟弟一起抬水,一前一后,用竹棍抬着装有二十多斤水的小木桶,一摇一晃,在一条近三百米的石板上颠簸,等回到家的时候,桶里的水就只剩大半桶了,因此父亲微笑着说:“半桶水,自己用来洗澡都不够。”

  慢慢地,蒋月学着用小木桶挑水。他总是用右肩膀挑,没有学会换肩,走十多步就得休息一会儿。他最记得自己脚步与水桶配合不协调,费尽力气回到家,桶里的水却少了很多。渐渐地,他掌握了挑水的要领。

  蒋月每天下午放学回家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挑井水。蒋月家就一只水缸,两挑水能将一只水缸装满。水缸装满了,水桶还空着,于是再去挑一挑水来。从家里到水井边,每天来回几转,当蒋月把一只水缸灌满的时候,他也在不知不觉中长大了。

  有一天下午回到学校,蒋月就听生富说他家昨天晚上买回了一条看家。生富说,只要这条门前,听到有响动,就会立刻追出来,一边吠叫,一边追人,追上了就咬人。蒋月一想到去挑井水的时候一定要经过生富家门口,就毛骨悚然。蒋月曾经听大人们说过,村里有一户酿酒的,家里也养了一条别人想去买酒却又害怕那条,因此生相当差。后来酿酒的人家卖了,生意就迥然不同了。

  下午放学回家后,蒋月担着水桶,经过生富家门口时候,尽量轻手轻脚,生怕惊动他家的那一条看家。可是,就在蒋月挑着水返回途中,过生富家门口时候,蒋月听到叫了几声,便即刻脚下打软。刚刚追过来,他就吓得快速放下水桶,拼命地跑回了家,此时他右脚足部皮肤局部的鸡眼(肉刺)也在隐隐作痛,那个难受只有亲历过的人才知道

  蒋月的父亲正在劈柴,看了看蒋月,急忙问:“怎么啦?热得后背衣服都湿透了。”蒋月想说那不是热的,都是被吓出来的冷汗。他张了张嘴,终究没好意思讲出来。蒋月只是告诉父亲:“另外拿一根扁担去生富家门口把水桶挑回来。”蒋月跟随着父亲刚到生富家门口一条大黄一边吠叫,一边追过来。只见父亲举起扁担,才把那只吓退,才把水挑回家

  蒋月知道,人与斗有三种结局如果赢了,就比厉害;如果打平了,就和一样厉害;如果输了,被够咬一口,就连不如。蒋月在心里想:明天挑水过生富家门口时候如果也像父亲那样举起扁担,就可以吓退了。

  第二天下午放学回家后,蒋月担着水桶,胆战心惊地经过生富家门口时候就追了过来。蒋月举起扁担大声呵斥:“来吧,老子干掉你。”蒋月没有吓退,反而,那呲牙咧嘴。蒋月没有办法,只有拼命跑。蒋月两条腿,最后还是跑不过四条腿的,被在左脚小腿处咬了一口,哇哇地哭。

  纯属巧合,堂叔芬芬扛着锄头刚好过。堂叔眼疾手快,追过去只一锄头,那一声惨叫,逃回去了。蒋月听见生富的父亲说:“打,还得看主人。”堂叔对蒋月说:“我明天去生富家,把那只干掉。”

  堂叔不仅是老师,也是赤脚医生。他看了看蒋月的小腿,有几个紫红色牙印子。蒋月担着空水桶回到家里,堂叔用一片生姜帮蒋月擦了几下牙印子,然后又去采了一些中草药敷上。

  蒋月告诉堂叔:“我右脚足部上生了一个如黄豆大小的东西。走起来,很疼很痛。”堂叔用温热水浸泡其患足,使鸡眼变软,消毒患部后用尖刀沿角质肥厚部与正常皮肤分离,使整个鸡眼暴露,再用齿镊将锥形的角质增生部分轻轻捏出,然后涂煤油或碘酒,用胶布封口。过了几天,鸡眼变黑,自然脱落,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蒋月非常感动

  (三)砍柴与救鹅

  星期天上午九点多钟,蒋月的父母亲带着三崽要到横岭亲戚家去喝喜酒,预计要明天回来。蒋月与哥哥在家,用砍刀劈柴。烧饭、炒菜、煮猪食,每一天都少不了柴。有了柴,心里可能踏踏实实。

  下午两点多钟,蒋月的哥哥在家,继续劈柴。蒋月则一手拿着一把小砍刀,一手拿着一条小棍子赶着自家养的两只鹅,奔向黄泥公小河边,顺流而下,到达岩门口前面空地。蒋月将鹅赶下一片荒芜的田地之后,径直爬上一座小山坡,躲在山坳里砍柴。

  蒋月的父母亲告诉过他,除了松树、杉树、茶树、苦楝树、桐油树不可砍之外,其它百无禁忌。其实,也没有什么木柴可砍,只是砍些丝茅草或荆棘。蒋月砍着砍着,村里的护林员黑桂突然间出现在蒋月面前,蒋月被吓了一跳。黑桂说:“你在这里砍柴,难道不怕老虎吗?”蒋月很清楚,他从来没有听大人们说过附近有老虎出现。于是,蒋月回答说:“我一点也不怕老虎,我最怕的是人。”黑桂又说:“我不理你怕不怕,你只要不砍松树、杉树、茶树、苦楝树、桐油树就可以了。”

  过了差不多一个半小时,蒋月砍的柴草有几小堆了,这让他切实体验到了成就感。他砍了两三根藤条,很有规则地一条一条排列好,再将一堆一堆的柴草依次放在藤条上,然后捆成一大捆。他把一大捆柴草扛在肩膀上,爬上了小山坡。他往山下一望,顺势用力一抛,一大捆柴草便向山坡下滚去。

  放眼望去,岩门口的公边那一大片小麦地,一抹抹绿意着实让蒋月欣喜。小麦苗长势喜人,生机勃勃,茁壮成长一片绿油油的景象。闭上眼,一大片金黄。

  蒋月溜下山坡,跳下田地,把两只鹅抱上了田埂。他赶着鹅,扛起那一大捆柴草,向公迈进。不一会儿,上了公,他哼着儿歌,高兴极了。

  经过公边那一片小麦地的时候,纤细的麦苗儿姣人可,两只鹅挡不住那翠欲滴的诱惑,伸长脖子去吃麦苗,吃了又吃。蒋月用脚阻拦鹅的时候,是拦非拦,只是尽力而为,赶着鹅向前走。他知道,这两只鹅是他家里为过年而准备的年货。

  一向前,蒋月突然发现,两只鹅居然拍翅,两脚站立不稳、频频摇头、口流涎沫等症状。他很快断定:鹅贪吃喷洒过农药的麦苗,中毒了。他曾经也见过邻居家的鹅,吃过喷洒过农药的禾苗之后,引起中毒的情形。

  蒋月立即把扛在肩膀上的那一大捆柴草抛在公边,赶紧用手抓住两只鹅的翅膀,一手一只,全力以赴,飞一般地直往村里跑。他在心里祈祷千万不要出什么问题。公两边的苦楝树和桐油树,都远远地向蒋月背后跑去了,但蒋月却还以为跑得慢。每只鹅大有七斤重,蒋月两百米一换,换了好几回手,渐望见村子,而且似乎听到叫声,还有他家的屋顶炊烟袅袅,料想便是哥哥一定在家,但或者也许是父母亲弟弟回到家里了。

  时间在蒋月的指缝间不经意地滑落。一回到家,他的哥哥快步走了过来。他放下鹅,立即转身,想要跑去叫堂叔芬芬来救鹅。他的哥哥以为他要逃跑,一把抓住他的衣领,说:“想跑?”一巴掌过去,重重地打在他的脸上。

  立即抢救鹅的生命是头等大事。蒋月一溜烟就跑到了堂叔家里,说:“我们家的两只鹅,农药中毒啦!”堂叔一听说鹅中毒了,便迅速拿了一个碗装了水,放了尿素,拿了一块肥皂。一边跑,一边在碗里抹肥皂。堂叔叫蒋月抓紧鹅的翅膀,他一手捏住鹅的嘴巴,一手把肥皂水灌入鹅的口里。一会儿,奇迹诞生了:两只鹅不停地从口中甩出了食入的麦苗儿。渐渐地,鹅活过来了,生命得救了。蒋月脸上露出了笑容。堂叔说:“中毒不深,幸好及时抢救,两只鹅才幸免于难。”蒋月望着堂叔,不知说什么好。

  蒋月的脸上多了几个手指印,火辣辣的痛。他在心里默念道:“鹅,比人重要。”

  ……

  我就是蒋月。趣事,记载了我的成长过程,也留给了我不尽的回忆

  作者远航YuanHang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