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千水山未了情

推荐人:匿名 来源: 故事中国 时间: 2015-02-09 20:36 阅读:
  退休赋闲的日子,常会回忆流光的岁月,梳理往日的情怀。三十多年前,我曾与藏胞小强巴结为忘年之交,那段分源于蜂蜜麻糖的甜线牵成。后来,由于我对他的许诺没能兑现,至今依然心存歉疚。

  上个世纪70年代,我在四川某军工企业开车,历经十年,我跑遍了那里的山山水水,其中,红军曾经走过草地我跑的次数最多,主要任务是:从千里之外的若尔盖林场给厂里拉运木材。

  那一次我们从林场装车回到若尔盖县城(明晨起程往回返)已是夕阳西下,从宿地洗完脸出来正准备去街上用晚餐,却发现有许多藏族少年正在几辆满载原木的汽车上用砍刀、铁铲剥树皮,见了我们就像老鼠见了猫,纷纷跳车仓慌而逃。其中一个因慌不择跌在了地上,疼了一阵爬起身,见已“兵临身下”,便现出束手待擒的样子,低着头站在人丛里。我俯下身,关切地验看他的伤势,只是膝盖有挫伤的痕迹往外浸出了一点点血水。我问他还疼不疼,他摇头。想带他去医院检查,他这才抬起头继续摇着头。我仔细打量了他一番:他大十一二岁的光景,穿一身十分得体的小藏袍,一顶漂亮的小藏帽下闪动着一双眼睛,透着几分机灵和可其实我们几个司机只是想顺便看一看捆绑原木的绳索是否松动,至于他们剥树皮与我们并无大碍。由于他是从我车上跳下来的,我似乎觉得有一种莫名的责任。于是我叫同伴小张拎起砍刀和铁铲,我抱起小藏胞的战利品——松树皮,陪护他回家

  见我们并无歹意,小藏胞终于开了口,原来他会讲汉语。他说他叫强巴,家就在城外东侧的不远处。在小强巴的帐篷里,热情好客的一家人连拉带拽不肯放我们离去,把刚熟透了的羊肉端在我们面前,献上自家酿造的稞酒叫我们品尝我们只是象征性地沾了沾,但那淳朴善良的盛情却深深刻在了我们记忆里。

  中国是礼仪之邦,礼尚往来是人之常情。我要把藏族同胞尊重和盛情再还给他们;同时,我要探望小强巴的腿有没有问题所以,我回家探亲特意带上了家乡的特产——唐山蜂蜜麻糖,再次造访了小强巴一家。自然家人喜不自禁,小强巴欣喜若狂地拉着我的手又摇又晃,并向尾随而来的藏胞们介绍自己尊贵的客人。我说明来意后,小强巴蹦了几蹦说腿伤早就好了。于是,我迫不及待的从挎包里掏出礼物——蜂蜜麻糖。因为家乡到牧区,地势海拔的变化,它曾顶着平原的酷暑,冒着山的严寒,忍着海拔的缺氧,耐着草地的劲风,行程六千余里,跨越春、夏、秋、冬四季气候的变化所以我很担心它是否会发霉变质。但是,当我打开内包装时,那淡黄透明、层层似绫绸的网花造型,依然神态可掬;那诱人的芳香弥漫了整个帐篷。没想到它的色泽、质地竟然一丝未减!

  这礼物本该属于小强巴自己的,可他却大慷其慨,捧着蒲包逐个让大家一起分享品尝,吃到他嘴里的麻糖仅此一两口而已。我让他问大家口感如何,牧民们个个双拳并拢翘起大拇指,异口同声地回答:“客查,客查……”小强巴向我翻译道:“客查”就是谢谢和好的意思。并说这是他长这么大吃的最好东西,问我是从什么地方买的。我讲“河北省”他不懂,我说“唐山市”他茫然。由此,我不禁联想到从伐木工人那里听来的一则故事:1959年,藏族牧区要实行民主改革四川省政府组织阿坝藏族自治州所辖18个县的头头到全国各地参观学习。其中一个县长(原来的“土司”“头人”)回到牧区,有人问他中国有多大?他摇着头说:中国没有自己的领地大。因为他骑马绕县境一周需要七天七,而到北京只用了小半天的时间其实,他是从成都坐飞机去北京的……可笑的“郎县长”由奴隶社会一步跨入社会主义大家庭,对时间、速度与距离的概念和关系尚且如此,而未曾跨出牧区一步的小强巴又怎么会知道外面的精彩世界呢?所以只能告诉他麻糖产自尼玛和达娲(藏语:太阳月亮)升起的东方,遥远的很!并向他许诺:下次探亲一定要多带些麻糖叫他吃个够。

  此后,小强巴成了我的好朋友。我每次去牧区,他都要去停车场找我,见我擦车他也拎起棉丝帮忙;我要给车加水,他会从我手中夺过水桶去打水。为了避免他再攀车剥树皮,我每次去林场装车,总要拣一捆伐木工人丢弃的树冠或虬枝,从百里之外给他带回来……终于有一天,他问我什么时候从厂里回家探亲?我立即品出了其中的潜台词。心想:孩子毕竟是孩子,哪个不贪嘴?于是,我耐心地向他解释,职工每年只有一次探亲假,买麻糖只能等下一年了。我叫他放心,明年回家一定给他多带些麻糖回来,保证叫他吃个够。他说,并不是自己贪嘴,奶奶已经70多岁了,不能放牧在寨子里留守(藏民定居点)这么宝贵的东西,全家人都尝过了唯有奶奶没吃到,他一直心里不忍。他是想让奶奶也嚐嚐鲜。原来,是我误解了他!我想,人这一辈子子女往往甚于长辈,如果有一天善待长辈如同子女,也许人性的圆满。难得他小小年纪竟有如此之心!我在感动之余再次向他保证:他的愿望一定实现的,麻糖会有的。

  但是,后来我再也没有机会去林场了。因为中央有新文件:夫妻长期两地分居的职工,厂里可以给调转。《牛朗织女》这出戏我整整唱了十年所以我很快办理了离厂手续。当我乘上返乡的列车时,那依依的眷恋难舍,对牧区小强巴的牵挂与歉疚,不能不令我潸然落泪。我想,在以后的日子里,小强巴一定还会经常去若尔盖停车场找我、等我,或面对尼玛和达娲升起的东方翘首企盼。因为在他心中珍藏一个美丽,要用世上最好东西——蜂蜜麻糖去孝敬他的老奶奶……唐山地震后,丰润七树庄建筑队在我厂包工程。1978年春节前夕,我开车送他们回家过年。领队师傅坐在驾驶室与我闲聊,当我问起他的家乡有何特产时,他惊愕地瞪大了眼睛说:“唉呀呀,这你都不知道?麻糖呗!”那神色,仿佛嗤笑咱唐山人不知道煤是出自开滦似的“难道你没吃过麻糖?”我暗想:何止是吃过?古有丝绸之,现有麻糖之旅,能把“新新麻糖”万水千山带到藏胞牧区恐怕是我首开先河。但它出自我市哪家作坊我却不得而知。于是他向我介绍说:麻糖起源于清朝,名为“蜜饯麻糖”,由七树庄生产。1930年前后,经该村师傅传授,唐山新新公司开始生产。历经几十年传承与光大,获得“麻糖大王”之美称,享誉华北大地;是传统节日走亲访友的上乘礼品。他还告诉我,制作麻糖的选料和配方,怎样和面分剂、擀面、放片;如何剁块、网花、炸制、润浆……整套制作工艺他讲的兴致勃勃;我听的津津有味,那香、甜、酥、脆、清香爽口、绵而不腻的佳品仿佛就在我的身边,诱起我的食欲而嚥涎。原来,麻糖竟有如此源远流长的食文化当年我在牧区向藏胞介绍麻糖的来历时,只是笼统的说它产于尼玛和达娲升起的地方如果把这些食文化全部讲给他们听,一定会更精彩更圆满。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