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好分手不哭泣

推荐人:匿名 来源: 故事中国 时间: 2015-03-06 16:50 阅读:
说好分手不哭泣
1。穿情侣衫的陌生男子

  下班后,罗紫薇和同在大华集团上班的男友张林一起回住处。两人虽然同在一个公司,但罗紫薇在一楼的营业部,张林在七楼的产品开发部,有时候一天都碰不到一次

  地铁上,一直在玩手机游戏的罗紫薇偶尔抬头一看,发现门口站着一个二十七八岁的男子,穿了一条四叶草的棒球服,款式和自己身上的这条正是同一个系列的。那名男子正好也扭过头来,两人目光一撞,男子朝罗紫薇微微一笑,露出一口白的牙齿。还没来得及等罗紫薇多做反应,车子到了人民广场,那名男子下了车,消失在了人潮中。

  罗紫薇忍不住捅了捅男友的胳膊,玩笑道:“你瞧见那个男人没有?跟我穿的竟然是情侣装。”

  张林不以为然地道:“什么情侣装?别幼稚了。”他这几天正为公司一个方案苦恼着,根本没有心情和女友扯这些闲话事实上,两人相处时间越长,越觉得没话可说。

  几天后,罗紫薇在常常闲逛的同城网论坛上,发现一个奇怪的寻人帖子:18日傍晚,我在1号地铁遇到了你,你跟我穿着同一款式的外套,就像情侣一样,我想,这就是分吧!这几天,我的脑海里经常浮现你美丽的脸庞,如果你是那个女孩,能否和我联系?我希望我们之间的分,不只是匆匆一面。

  帖子最后留下了发帖人的电子邮箱。罗紫薇看完帖子,脸上不由微微一热,这不正是那天和自己地铁上有过一面之男子吗!考虑再三,罗紫薇给那名男子发了一封邮件,表明了身份,也向对方说了自己已经有男朋友。很快,男子的回信就发了过来,他说自己叫郭晓兵,很高兴能找到罗紫薇,但没想到她已经名花有主,既然如此,他也不奢求再见,只希望以后两个人能做普通朋友

  罗紫薇对郭晓兵进退有度的君子风度颇有好感,欣然同意。随着了解的深入,罗紫薇惊喜地发现,郭晓兵和自己竟然有着很多共鸣,他们都喜欢爵士乐,最电影是《罗马假日》,最敬佩作家是钱钟书……每当罗紫薇坐上地铁时候,总是会忍不住想象一下,如果再次遇到郭晓兵,会是怎样的情景呢?郭晓兵遵守诺言,不提见面的事,对此罗紫薇既觉得安心,又多少有些怅然。

  这天,是罗紫薇的生日男友张林在最后一刻取消了两人晚上的烛光晚餐——他要加班开发一款新产品。“在家庆祝一样,我晚点带蛋糕回来。”张林抱歉地道。这已经不是他一次了,这几个月来,他常常加班晚归。

  失落的罗紫薇独自回到家中,刚到门口房东送来一个小盒子,说是快递。罗紫薇不记得自己买过什么,疑惑地拆开层层包装纸,里面竟然是一个小糖人,做成马踏飞燕状,栩栩如生。盒子里除了一张没有署名的生日卡片外,再也没有其他东西,但罗紫薇猜得出送礼的人是谁。罗紫薇属马,小时候有过一个马踏飞燕的糖人,珍藏了好久,不小心摔碎后一直念念不忘。这件事除了郭晓兵她跟谁也没说起过,发邮件一问,果然是他。

  如今,做糖人的师傅已经不多见了,能做马踏飞燕的更加不容易找,郭晓兵在邮件告诉罗紫薇,他跑遍了整个城市终于在城西的一条小吃街上,找到一位会做马踏飞燕的捏糖人。糖人五块钱一个,可罗紫薇心里感动,却远远不止如此。她想起郭晓兵阳光笑容,忽然升起一股想见一面的冲动,但见的邮件写了一半,她还是忍住,删除了

  2。若不能相守,便只有分手

  罗紫薇是在《罗马假日》的片尾歌曲中醒来的,时针指着午一点,生日已经过去。她从沙发上坐起,决定不再等下去。就在她洗漱完正要上床时,张林回来了。

  他一脸疲惫没有买蛋糕,倒是捏了一把已经发蔫的玫瑰花。罗紫薇接过那束花,这么多年了,张林怎么还是记不住,自己一向对玫瑰无感,而最马蹄莲呢?

  “最近你还好吧?”罗紫薇问,感情温度指数一走低,开口的第一句话,竟然像是无关痛痒的寒暄。张林有气无力地吐出三个字:“太忙了。”说着,就去洗澡准备睡觉了。

  听着浴室里的水流声,罗紫薇心事重重,她和张林在大学时就已认识,毕业幸运地留在了同一座城市,这份在外人看来难能可贵的情,如今已是波澜不惊。当情归于平淡不能结婚,就只有分手。罗紫薇忘了是在哪里看到这句话的,但她决定实践一番。

  当张林湿漉漉地从浴室里出来,罗紫薇直接地问:“我们一起这么久了,家里人也催了好多次,你看,我们什么时候把证领了?再不结婚,我都要成高龄产妇了!”张林有些措手不及,愣了愣后,道:“我们要房没房、要车没车,这个样子结什么婚?”

  罗紫薇耸耸肩:“我都不介意,你干吗这么纠结没房没车?”

  张林使劲用毛巾擦着头发:“你跟我不一样女人愿意裸婚那是心眼好、不势利,男人要是同意裸婚,那就是没出息。”

  眼看婚是结不成了,罗紫薇在张林睡着后,写了一封邮件给郭晓兵,诉说自己的苦闷:我还年轻,但我的情已显老态。

  郭晓兵的邮件第二天就来了,他直言不讳地建议罗紫薇与张林分手。怕罗紫薇多心,他在最后又加了一句:我真的很喜欢你,但我并不是想成为你的新欢才劝你放手,很显然,你和他对情的期许已经一样了,何必互相勉强?

  下午,罗紫薇提前下了班,准备好好给张林做一顿饭,她不能再蹉跎下去了,一定要说出分手两个字。

  提着从超市里买来的大包小包,她坐上了地铁过人民广场,她不由得又想起了那天与郭晓兵的偶遇,一瞥眼,在地铁玻璃窗的倒映中,她忽然发现了一张陌生而又熟悉的脸孔——郭晓兵!

  罗紫薇忙转过身看,果然是郭晓兵正站在离她两三步的地方,戴着耳机在听音乐。罗紫薇心里一阵狂喜,忍不住上前一步:“嗨,这么巧?”

  郭晓兵看到她显然也很意外,微微一愣,但没有说话。

  罗紫薇有些纳闷,笑着问道:“你在邮件里这么能说会道,见面怎么不会说话了?”

  郭晓兵摘下耳机,狐疑地道:“小姐,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