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大学老师的初恋一去不回

推荐人:繁华落幕 来源: 转载 时间: 2015-04-03 20:32 阅读:
  我不知道,林和我的恋是不是林的初恋,但那是我的。我着他,像一只透明玻璃杯子,干净、纯粹,里面装满了我对未来所有希望

  壹

  我再次遇到林,并不是偶然。当我在百度网上搜索他的名字时候,我的心一下子激动起来,那时我就知道,我一定会和林再次相遇

  林是我的大学老师,他是我的初恋,像一样干净初恋女人到了三十多岁的时候,就容易感觉空虚。有一段时间,我常常想起林,想起那时校园,穿花裙子的我,戴眼镜的林。一次,在送儿子上学的时候,我居然冒出了这样的念头:如果我和黄磊的儿子是我和林的儿子那么……脑海里钻出的这个问题把我吓了一跳,也重新激起了我想再一次见林的愿望

  那时我正在网上疯狂地聊天。十年婚姻已将我和我的家庭定格,我和丈夫感情尚可,但乏善可陈。一次在某个聊天室,一个叫花花草草的网友告诉我,她通过网络找到自己初恋男友。我立即想到了林。于是,我用同样的办法找到了林。林是岛一所大学的副教授了。输入他的名字,从百度网上能搜到几百条关于他的信息,其中多数是论文。有一篇论文后面附有林的邮箱。

  我立即给林写信,然后怀着一种激动的心情上床睡觉。我一点都不用担心黄磊会看出我的异常,因为他根本看不出来,我们已很少留意彼此情绪变化。即使是每个月中仅有的一两次做,也都是非常有规律的。印象中,每次都是我先提起,他对此不冷也不热。以至后来,我和林会,我兴高采烈地化妆出门,又兴高采烈地回来,他也不在乎我的变化只是淡淡地说一句,怎么这么高兴啊,捡钱啦。我说,没有,是捡到人啦。他说,哦,那可有的赚了。不知他是真的没有看出来,还是假装的。

  林接到我的信后,第二天一早,就打来了电话。当时我只留了单位的电话。“您好,请找一下陈。”时隔十年,我一下子就听出来林的声音,天哪,是他。我握着话筒沉默了一会,说,“林老师!”我叫他老师可以避免同事的怀疑。

  贰

  大学毕业后,我和林渐渐失去联系。我毕业后分回了老家济南郊区的一个县城。林则考研究生去了南方的一所学校开始我们还有联系毕业后第一个暑假,我一个人从北方跑到南方去看林。学校外面有一间叫摩尔的酒吧,我这么清楚地记得这个名字,是因为林在这里给我留下伤痕那时,他低着头,问我:“陈找到的人了么?”我不敢抬头看他,是因为我委屈的泪水流了下来,我倔强地吸住鼻子,不让自己哭出来。

  我不知道,林和我的恋是不是林的初恋,但那是我的。我着他,像一只透明玻璃杯子,干净、纯粹,里面装满了我对未来所有希望。当然,林并没有答应我做他的女朋友,但也没有拒绝。“我对你,就像你是我的亲妹妹。”

  他说。林那时为什么拒绝我,他不我吗?但如果为什么他会对我那么好,我们那个班有十五个女生为什么他独独挑中了我,给了我最初与关怀。这是我从南方回来一直在想的问题。我的玻璃杯子就这样碎了?我不甘心。直到和黄磊结婚,我仍然是不甘心

  黄磊是个宽容的人,但是很无趣。这一点我在结婚前就发现了,那时不在乎,我只要一个我的人,让我忘掉那个我的人就可以了。

  叄

  在我和林通话的当天,我们见面了。林坐下午的火车,从岛赶到济南。他的那种热切让我有了某种成就感。从这时开始那些初恋留下的阴影,一点一点从我心中抹去。

  那是一个周末,一见面,林就跑着过来把我拥进他的怀里,用手抚着我的头发。“我可的小,我一直都在想你。”这是他说的第一句话。“我可的小”,哦,时隔十年之后,我终于在人来人往的车站,听到了这个称呼。

  我们在“趵突泉食府”吃晚饭。坐在那里可以看到趵突泉公园的水和树。隔着温柔的水面,我恍如隔世,仿佛又回到了大学时光

  “前几年我回济南来找过你的,可是没有找到其实一直都很后悔当初把你放走。小,我真的很你。”我的泪水一次流下来,滴在了林的手上。我等这句话太久了,从二十岁如花岁月等到三十岁。是不是太久了?林答应我,他会经常来看我。他给了我一个手机:“这个号码,是我的专线,我要你只为我而开。”一只小巧的粉色彩手机

  我们手拉手,走过我们曾经校园。走遍了校园的任何一个角落,“我想把我们消息告诉一棵树,每一株花,因为十几年过去了,这校园不变的就是这些花花草草了,我要让它们见证我们情。”

  林走后,我们互发短信邮件,隔一周见一次面,他来济南或我去岛。林每天给我写一首诗,他还是那么有才气。当初就是他的才气征服了我,现在依然是。在林的诗中,我又焕发年少时的热情与活泼。同事们都说我变了。是的,我变了。那一段时间,我像是疯了。

  肆

  但很快我就变得有点儿烦躁了。那天我没有像往常一样收到林的短信邮件。我一连发了三封信,林都没有回。我焦急不安地等待着。黄磊注意到了我的焦急,问我是不是工作遇到了什么麻烦。我说没有。令我想不到的是,这家伙一次这么关心我,像父亲对待孩子一样,他走过来抚摸着我的头发,用嘴唇碰了碰我的额头。我委屈得像个孩子似的,趴在他的怀里哭了。那一刻我的心理真的像一个刚刚失恋女孩子,面对自己父亲,直到他把我哄睡。我还着黄磊,但是为什么,我又那么渴望得到林的呢?“因为一直没有从你初恋的阴影中走出来吧,”后来黄磊给我分析

  第二天上班后,我打开邮箱,看到了林的来信,说他老婆怀疑他了,这几天一直要他邮箱的密码,“我恐怕不能以前一样经常给你写信了。但我仍然是你的。”林曾说过因为心里一直有我,又找不到我,所以结婚很晚,一直到去年才刚刚结婚。“我并不喜欢她,她是趁虚而入的,在我生病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她天天照顾我……”男人,当他们遇到外遇的时候,总是会说,他们不自己老婆,但是他们又那么怕他们的老婆。“但是,我不能和她离婚,”林说,“那样,她会***的。”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