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鬼故事 > 无头魂

无头魂

推荐人:匿名 来源: 故事中国 时间: 2015-02-10 13:26 阅读:
  今年是我考上社区民警的第二年,我挂片的村子离镇上很远,夏天一个傍晚,天正下,所长突然电话,要我赶快回镇上,说有紧急任务。我顾不上吃晚饭,披上衣,骑起摩托车就往回赶。正所谓天公不作美,越下越大,天渐渐黑尽,这是一个无月之,摩托车的灯光勉强透过厚厚的幕,照亮前方几米远的已经水流成河。好不容易走了一半多,刚过一个小山村,就看到山坡上的泥土被水冲下来,阻断了公继续前进没有可能,我只好退回边上的小山村,等待天亮后步行回去。

  村子实在很小,几栋稀稀拉拉的房屋杂乱地陈列在公两旁,我经常从这里过,知道这小小的山村也有一家旅馆,就在边的老供销社。我直接把摩托骑进去,一个步履蹒跚的老者闻声出来,指我把车停在过道里。我脱掉衣,身上早已湿透了,房屋的灯光映出密密麻麻的点,继续编织着无边的罗网。不可能有吃饭的地方,我向老者买了桶方便面充饥,胡乱吃完后,老者领我上二楼的房间

  房子实在是很旧了,一上楼梯,木地板就嘎吱嘎吱响,嘶哑而沉闷的声音似乎整栋楼都听得见。我的房间正对着楼梯口,里面铺了两张床,但只有一个人,四周静悄悄的,除了声、楼下老者偶尔的咳嗽声,再没有其它声音,我确信这偌大的旅馆只我一个旅客。虽然时间还早,但我百无聊赖,向所长打电话说了情况后,我就上床躺下,迷迷糊糊地,我睡着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屋里突然笼罩了一种诡异而碜人的氛围,一股血腥气悄悄地在屋里弥漫,我莫名其妙的睁开眼睛房间里黑黢黢的什么都看不见。往窗子的方向望去,看到了一个轻轻跳动的人的剪影——但,那是人吗?那分明是人,有四肢,直立,不对,他怎么没有头呢?我浑身的汗毛竖了起来,一下坐起来靠住墙,双手把被子紧紧裹在胸前:“谁?你是谁?”。没有回答,那人一样的物体仍在屋里游来游去,象在悠闲的踱步,却没有任何声音,衰朽的木地板上,没有留下那怕最细微的脚步声。蓦地,一道色的闪电撕裂黑沉沉的,一瞬间,我惊骇万分:一具无头的躯体在离我一、两米远的地方,他穿着一件“四开袋”,那是很早以前人们穿的衣服,他的裤脚挽到膝盖,露出森森的小腿,光着脚板。最令人恐怖的是,他的脖子横横切开,头不知去向,鲜血正从切开的脖子上咕嘟咕嘟冒出来,象一个金色涌泉时间仿佛凝固了,闪电后的屋里又是漆黑一团,只能映着窗外的微光,看见它身形的轮廓。他的手抬起来了,指着东面,定定地指着,鲜血喷涌的喉咙,竟发出“坑、坑、大漩坑,坑、坑、大漩坑”的含混不清的声音。我大叫一声感觉身后的墙猛地裂开,我往一个无底的深渊掉下去,掉下去……。

  “同志,醒醒!同志,醒醒!”耳边传来一个苍老声音,我睁开眼——原来是南柯一旅馆的老者在我旁边,天已经大亮,早停了,清晨鲜嫩的阳光悄悄地爬上了窗棂。“做恶了?喊得这么大声,把我都吓了一跳”老者说,我揉揉眼,心有余悸地四下看,无头的幽灵不见了踪影,陈旧的墙壁上斑驳陆离,到处是灰浆掉落后露出的石头,就象苍老的筋骨,倔强而衰落。“吓死我了!”我喃喃自语,老者望着我,似乎在等我的下文,但我不想暴露自己的胆小和脆弱没有继续讲下去,开始穿衣起床。

  老者有点失望,“唉!”他叹了口气,缓缓往楼下走去,伴随着楼板的嘎吱声,消失在楼梯口。我穿好衣服,收拾好东西,走下楼去。老者在值班室坐着,见我下来,招呼我去吃早点。我肚子实在有点饿,周围又没有饭店,说了声“谢谢”,就过去坐下。这时我注意看了看老者,他是很老了,胡子花白,有七十多岁了吧,佝偻着腰,身上穿的衣服也很破旧。他给我盛了碗鸡蛋面,自己并不吃,坐在对面,一边看我吃,一边絮絮叨叨地说起往事

  他是供销社的老职工,很早就来到这个地方,在这栋房子里住了几十年那时,方圆十里地,只有这么一个商店,生意好得不行。后来改革开放,私人商店多了,供销社就渐渐垮了,现在,供销社早就不存在了。改制时,老者要了这栋谁都不要的旧房子,继续维持小商店,并把多余的房子开成旅馆。生意非常冷清,老者也不在乎。我问他为什么不搬到外面,比如镇上,去住,这样生活会方便得多,老者长长地叹中气,说这辈子不可能离开这个地方了,我很诧异。老者继续讲。

  25年前,老者正是个年富力强的中年人,一家五口人,一儿两女,那时供销社的待遇也好,虽然是在偏僻的山区,但一家人其乐融融,日子过得平静而满足。儿子是老大,那一年二十二、三岁,这孩子孝顺,但喜欢在外拈花惹草、惹事生非,名声很差,老者心里很是忧虑。那一天晚上,老者永生难忘,大倾盆,电闪雷鸣,就象昨晚的情况一般,终于出了事。说到这里,老者的声音有些哽咽,眼神也空洞起来,脸上的恐怖悲痛透过密密的皱纹流淌出来,我忘记了吃面,只呆呆地听着。

  那一,十点过了,老者还坐在桌前看报纸,手边放着一杯白开水,这是他多年的习惯那时电视还是奢侈品,老者家还买不起。偶尔,老者端起杯子呷一口,妻子两个女儿都睡了,儿子就住在楼上间,似乎还有响动,老者也不管他。乡村,详和而安谧。突然,“嗒”的一声,一滴水珠掉进杯子里,老者循声一望,只见杯子里一小团鲜红的液体在弥漫、蛛网似的红线条柔软地舒展,这是什么,老者愣了半响,莫名其妙地往天花板望去,一滴鲜红的液体正挂在上面,随即又嗒的一声掉下来,仍旧掉在玻璃杯里,一股腥气若有若无地漂浮在空气中。老者骇然站起身来,突然,他大叫一声直往楼上冲去。

  这么多年过去了,但老者还清晰地记得那晚的惨状:儿子斜躺在椅子上,浑身是血,血已经流到地板上,淌了好大一滩,最恐怖的是,儿子的头已经不翼而飞,身体上只剩下半截颈子,颈子的横切面上,鲜血仍在奔涌而出。儿子的面前摆着一个盆,盆里水还是热的,儿子裤脚挽到膝盖,脱下的鞋就在脚边,想是正准备洗脚,有人就从后面袭击了他,用极快的刀割下了他的头。

  这个案子一直没破,儿子早已埋葬,但他的头却始终找到。经此一劫,老者的妻子很快去世了,后来,两个女儿也先后出嫁,老者就孤零零的一个人了。这么多年来,老者最大愿望就是找到儿子的头,为此,他寻遍了方圆几里的沟沟坎坎、山洞岩脚、丛林荒野,却始终不见踪影,公安机关大规模的搜索过几次,也无果而终。凶手抓不到,这就够让老者伤心的了,连儿子的头都找不到,老者心里更是不甘。他开了这个旅馆其实没什么生意,偶尔有外地人来住,老者就安排客人到我住的这间房——儿子被杀的那间,希望儿子灵魂能有所提示。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