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鬼故事 > 别乱闯鬼屋

别乱闯鬼屋

推荐人: 来源: 765作文网 时间: 2015-03-06 16:44 阅读:


  叶文欢用电筒照着她脖颈上的伤口,细细辨来,这伤口虽然不深,但竟然是刀痕!若是手上出现刀痕或许可以解释被菜刀割伤,可脖子是要害部位啊,怎么可能伤到这里?

  “看什么看!”秦婉如突然恼怒了起来,一把将他的手拍了开来,两手接触,更是冰冷滑腻异常。

  叶文欢心中发虚,手机竟脱手而出,一直滚到门边才停了下来。“你……”叶文欢本来该勃然大怒的,可看着慢慢靠来的秦婉如,只觉得喉咙发干,怎么也说不出话来。

  叶文欢有些胆寒地避开秦婉如的视线,脑中突然浮现出那出租车司机对他说的话,一对独居的母女被歹徒杀死,还毁尸灭迹。

  不会这么邪吧?想着完全打不通的电话停电的别墅,叶文欢只觉得头皮发麻,手机欠费还说得通,可座机打不通是怎么回事?尤其这片别墅区,停电的话一个电话就能把维修工叫来。这么热的天,秦婉如怎么受得了?

  叶文欢豆大的冷汗冒了出来,一边低头去摸手机,一边故作镇定地说:“听说前几天这别墅区发生了命案……”秦婉如一声冷笑:“你果然知道啊,那些出租车司机一到这别墅区,不拿这说事,就仿佛全身不舒服。”

  叶文欢嘿嘿干笑着拿起手机,电筒依旧亮着,他半跪着拿着手机不经意一照,顿时脸色惨白,发出一声惨叫来:“腿!”

  由于他半俯着身子,这一照正好看见女儿睡觉小床后面的窗帘下竟露出一双人腿来。

  “哪有什么腿?你昏了头吧!”秦婉如一把夺过他的手机,怒冲冲道。

  叶文欢定睛一看,床下面空荡荡的,难道刚才是幻觉?他正想壮着胆子去窗帘后面看个明白,却侧眼看见秦婉如一脸诡异笑容,不但唇角流出乌黑的血迹,就连眼睛下都流出了两行血泪。

  鬼!叶文欢脑中“嗡”的一声巨响,发出惊天惨叫,连滚带爬地往屋外逃去。在滚下楼梯时,他又看见楼下厨房有鬼影一闪,作势向他扑来。

  叶文欢魂飞魄散,爆发出惊人的速度,比那飞扑过来的鬼影更快地冲出屋外,直奔出百余米,回首看看身后没有任何异样,才全身无力地趴在了边的花坛里。

  良久之后,劫后余生的叶文欢总算定下神来,转头向百多米外的别墅望去,只见黑漆漆一片的别墅如一只张大口的巨兽般矗立在那里,有种说不出的狰狞凶厉。

  叶文欢打了个冷战,难道今遇到鬼了?虽然方才被吓惨了,可定下神来一想,那些故事杂志里装鬼吓人的段子便浮了上来。

  但秦婉如为什么自己?叶文欢心头刚闪过这个疑惑,却看见别墅的二楼窗户前有光源一现,清晰地映出了一男一女的剪影来。

  该死!叶文欢刹那间灵光一闪,一切的问题都有了答案

  其实从刚开始敲了半天门,到接下来秦婉如神色不正常地要赶自己走,便有答案了,那就是房子里藏了个奸夫!

  为什么秦婉如会冷汗直冒,为什么女儿床后窗帘会出现一双脚,为什么秦婉如拼命装神弄鬼要吓自己,一切的原因就是这么简单。而自己,居然受了那多嘴司机的暗示,竟被这对奸夫淫妇吓得魂不附体。

  叶文欢牙咬得“咯咯”响,刚想通知亲朋好友过来抓奸,却发现手机丢在房子里了。他正想不顾面子去百米外的别墅借个电话突然看见一辆警车飞驰而来,然后一个急刹车停在了边,几名全副武装的警察如临大敌地从车上飞跃了下来。

  来得真是时候啊!叶文欢大喜,一瘸一瘸地向几个警察奔去:“警官警官,我家老婆……”

  话未说完,那高个子警察已严肃地打断了他的话头:“先生,不用慌!我们已经明白情况危急,我们这就去解救你的太太!”救她?叶文欢还来不及反应,这边警察已经迅速展开了行动

  小心推进,闪电突入,直到对讲机里传出“安全”的讯号,高个子警察才带着恍如做的叶文欢往屋内走去。

  屋内已恢复了电力,秦婉如抱着刚刚惊醒的女儿正在抽泣,一名女警正蹲在身边安慰她,而另一边两个男人正被反铐着蹲在角落里,满脸的沮丧和不可思议。

  高个子警察拍了拍一脸迷糊的叶文欢:“你太太了不起啊,面对着两名入室抢劫的歹徒,不但耐心周旋,瞅准机会发出求救短信,还能让你顺利逃出而不引起歹徒警觉……”

  叶文欢初醒地听着高个子警察的话,这才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别墅被切断电源和电话线就是那两个歹徒搞的鬼。本来他们已经制住了秦婉如,可正巧叶文欢过来狠命敲门,两名歹徒怕引起旁人注意,于是一个留在楼上看住沉睡的女儿一个跟在秦婉如后面,让她将叶文欢支走。在这危急时刻,秦婉如借口没电看不见,顺手将桌上的手机拿在了手上,权当照明工具,而两名歹徒由于事情有变,一时乱了方寸,竟完全没想到手机不但可以照明,更可以发出短信报警。

  虽然报警短信已经发出,但是为了叶文欢的安全,秦婉如还是想尽一切办法想赶他走,她无法出言提醒,尤其叶文欢无意中发现了窗帘后面的脚后,她知道他再不走,歹徒就会急跳墙了,所以飞快地将脖颈处流下的血涂在双眼和唇角,在没引起歹徒太大警觉的情况下,终于将叶文欢给吓走了。

  叶文欢在明白前因后果后,泪流满面,上前紧紧抱住儿俩,哽咽道:“我,我错了!”

  他明白秦婉如脖颈处的伤口肯定是被歹徒制住时刺伤的,可平时见血都会晕倒的女子如此坚强,为的就是让自己安全逃脱,而自己竟还鬼迷心窍地要跟这样的好女人离婚

  叶文欢泪如下,抱着妻子女儿再不肯松手

  作者:朱雀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