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鬼故事 > 宿命木牌

宿命木牌

推荐人:匿名 来源: 故事中国 时间: 2015-02-10 13:22 阅读:
  我用力的关掉电视,什么恐怖片?这种对话太无聊有些恶心,我不能想象一个人被活生生解剖的感觉,太残忍
  我打开电脑开始构思我的一篇恐怖连载,本来已经不打算继续恐怖小说了,可是许多读者更喜欢看我的这类文字,我感觉痛苦,有时写到投入时,会陷入自己小说的噩无法自拔,为此,翼总是担心我有一天会疯掉,他永远都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女孩子这么喜欢在三更半时候恐怖小说,我也不明白
  对着电脑,我的脑子一片空白,很奇怪今天晚上居然没有一点灵感思想似乎已经被耗干,我无奈的关掉电脑正准备睡觉,一眼瞥见梳妆台的镜子里面映着一张床,床上面躺着一个人正在朝我微笑着,那是翼!我猛的一惊,他不是值班吗?怎么会在床上?他什么时候回来的,我怎么不知道
  我回头一看,床上什么都没有,再转头看镜子里面,确实什么都没有,我突然感到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惧害怕。总感觉这间屋子不止我一个人存在,我躺到床上用被子裹住自己冰凉的身体,丝毫减少不了这种恐惧,最是在这一刻,我想念翼,多么希望他能够早点回家,我拿起电话拨通他的手机电话那头响起一个女子苍白凄凉声音,你找谁?
  我浑身打了一个冷战,没有说话就把电话挂了,我一定拨错号码了,然后我非常小心的再重新拨了一次依然那个女子声音,找谁?
  这下我确实呆了,怎么回事?翼的电话怎么可能在别的女人手里?于是,我硬着头皮问她,王翼在吗?
  他不在!
  可今晚不是他值班吗?
  不是,张教授值班!
  那你是谁?
  电话那头是一片寂静,隐听到一丝诡异笑声,那笑声奇怪,似乎带着痛苦,又像是呻吟,然后那头出现忙音,她挂了我的电话
  放下电话以后我不停的胡思乱想着,跟翼一起生活的两年来,我们感情一直非常好,他从来没有事情瞒我,我只是讨厌他的工作,每次他从解剖室回来,我总感觉他身上有股血腥的味道,我不止一次希望他换工作,可他似乎对人体解剖有着一种,还好他的工作丝毫不影响我们之间的感情,于是我也只能任其自然
  可是翼最近一段时间变的恍恍惚惚,总是锁着眉头呆在一个角落不停的抽烟,我知道一定碰到了无法解决的事情,可是他不告诉我。我太了解翼,只要自己不想说,无论你怎样问,他都不会说的,但我知道,他更多的是担心我!
  我想了一千种理由也不明白他的电话为什么是个女人接的,那女人声音冷的让人害怕,翼今晚没去值班,那他去了哪里?他为什么要骗我?我们感情如此的好,他没有任何理由欺骗我,如果是打错电话的话,那个女人怎么知道翼?可是我闭着眼睛也不会按错翼的号码,一滴眼泪滑了下来,我真的希望自己拨错号码了。
  凌晨六点,我听见开门的声音,翼走进卧室在我脸上吻了一下,他一脸的疲惫和憔悴,身上是我熟悉的那种血腥味道,他马上感觉到我的反常,很惊讶的问我,玲,你怎么了?一没休息?
  恩,我睡不着。
  又写了什么恐怖小说
  没有,写不出来,没有一点灵感
  不要总是写那些恐怖死亡文字,我很担心你,知道吗?
  我没事的,很累了吧?早点休息!
  恩!他边说边在我身边躺了下来。
  翼,你今晚去了哪里?我本来不想问的,可我还是忍不住。
  恩?值班啊!
  真的?没有骗我?
  他用手抚摩我的身体说,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可是我打你手机别人接的。
  怎么可能?我电话一直在我身上,而且电话也没响过。
  我是说真的!
  谁接的?
  一个女的。
  一个女的?怎么会呢?拨错号码了吗?
  我闭着眼睛也不会拨错你的号码,何况,我还拨了两次,都是她接的!
  奇怪了!翼的眉头紧紧锁着。
  怎么了?
  解剖室里最近出了很多怪事,被解剖的尸体第二天会无无故的更换地方,而且还会少一些内脏和血液,接连几天都是这样,我很头疼。
  天那,怎会这样?还有谁有解剖室的钥匙?一阵寒意穿透我的骨髓,我浑身发冷。
  张教授,可是不可能跟他有什么关系的!
  难说!我突然想到那个电话女人,我问翼,你们今晚解剖的是什么?
  一个女人
  天,会不会……!我只感觉全身冰凉!
  不,不会的,怎么……!刚说到这里,翼突然开始浑身发抖,脸色苍白没有颜色,眼里是死灰样的恐惧,蜷成一团不停的用手撕扯自己的头发和脸,嘴里发出一种崩溃和可怕的呻吟,我被他的举动吓呆了,我紧紧抱着他大声的喊着,翼,你怎么了?怎么了啊你?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我什么都答应你,什么都答应!翼因惊吓过度而失去挣扎能力,我断定他这些话不是跟我说的,可是整间屋子除了我跟他还有谁?我努力的向四周看去,什么也没有,我开始的幻觉没错,这个房子还有另一个人存在,或者说——根本就不是人!
  翼破裂声音在凌晨回荡着,就像千万条毒蛇一样吞噬我的心脏,翼蜷缩成一团无力的痛苦扭曲着,然后他突然挣脱我从床上跳了下去,逃也似的向问外冲去,像头中了邪的发疯野兽,我紧跟着他追了出去,刚跑到门口,他突然停下来,猛的转身用那种血红而陌生眼睛盯着我,好象要把我活吞一样从来没有感觉他这么恐怖,这么陌生,离我这么远,我吓的站在那里不知所措,整个身体被定住丧失知觉,然后他眼睛一闭,像个僵尸一样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我确定翼不再动弹,慢慢走到他的身边,看他熟睡的像个孩子,脸上是被他自己抓的血红的伤口,正在往外渗出一点点的血液,我终于忍不住失声的哭了起来,我真的不知道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只是刹那所有东西都变的那么恐怖,翼像中了魔法一样不受控制的发疯,又好象被什么东西控制了,我想着翼刚才的话,“不要过来,我什么都答应你!”,有什么东西在骚扰和控制他?那个东西如果是存在的,我怎么会看不见?翼是不是能看见?可是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翼一直处于熟睡状态,他太重了,我弄不动他,只能坐在他的身边守着他,那种从未有过的恐惧像空气一样无法避开,然后,我的眼睛落在他的脖子上,他的脖子上正挂着一块用黑色绳子穿住的木牌,这块木牌有着非常奇怪的图案,中间是种像八卦图样的东西,四周围是不同的小骷髅头,这是什么东西?我以前怎么从来看见翼带过?的东西,可是这一刻,它却让我浑身发冷,我必须要取下这块鬼东西,我刚伸手去触摸它,突然就像被什么电了一下,手指钻心的痛,我重重的倒在地上,我居然不能触摸它?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