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故事大全 > 鬼故事 > 别往上看

别往上看

推荐人:匿名 来源: 故事中国 时间: 2015-02-10 13:19 阅读:
  我看见一个自己飘浮在天花板上,漆黑的长头发垂下来,舞动得像招魂幡……1、见鬼“子默,我快要死了。”

  曾姜说这句话的时候,方子默正在洗头,伊卡璐的泡沫很丰富,揉了满头满脸,使她看上去就像一朵心花怒放蒲公英

  “你胡说什么呢,曾姜!如果人能够预知自己生死,就不能称之为人了,而是神仙。”方子默不以为然地说。

  “不,我说的是真的。”曾姜固执地打断她,“子默,你知道吗?据说人在快要死的时候灵魂便会提前离开她的身体……我快要死了!因为--我看见了我自己!”

  方子默走到莲蓬下面冲净泡沫,然后看到了站在面前的曾姜。她脸色阴郁,眼神惶恐,苍白的炽光灯由上而下地投射在她的脸上,阴影深深,像极了发酵后的尸斑。

  “曾姜,你是不是做噩了?”

  “不是!我真的看见了--我看见一个自己飘浮在天花板上,漆黑的长头发垂下来,舞动得像招魂幡……”曾姜嘴角僵硬地一牵,做出一个怪异的苦笑,然后身子往后一倾,虚脱地倒在地上。

  “曾姜!”方子默惊叫着蹲下去扶她。她肌肤冰冷,散发着一股刺鼻的怪味。

  每次她从周瑛琦那里回来,身上便沾染上这种味道--福尔马林的味道

  2、福尔马林

  周瑛琦师从美国,是国际上享有盛誉的生物学家,在转基因、功能基因组学研究等方面,成就卓越。一年前应邀回国,来到这所医学院任职。

  周瑛琦一边教学,一边继续进行专业研究,与各种生物标本打交道的他,天天沐浴在福尔马林的味道里,渐渐也被同化成了一具移动的“标本”--帅是极帅的,可是总有一种生人勿近的煞气。而这,则格外为他增添了几许神秘的魅力。

  曾姜是他的女友。他们是在校园草地上认识的。彼时周瑛琦正在观察一双媾交的飞蛾。见了她,便转移了目标开始潜心研究如何与她媾交了。

  师生恋,有何不可?观念新潮的海归派,开放豁达、敢敢恨,是决不会向世俗和舆论低头的。

  他们在那间既是卧室也是实验室的房子里翻滚,呻吟,大口吞吐着弥漫在空气中的福尔马林,以至于后来曾姜不论何时只要一闻到这种味道,便“性”致昂然起来。犹如斗牛看到了红布条--兴奋是潜意识的条件反射。

  我很卫生。我很干净。我天天用福尔马林洗澡。--这是曾姜最喜欢用来开玩笑的一句话

  可是这个玩笑并不好笑,反而有点恐怖

  如果需要福尔马林来保鲜和防腐,也不过是一架行尸走肉。

  3、别往上看

  “来人哪,有人晕倒了!”方子默对着空旷的浴室大叫。

  无人应。炽光灯蓦地抽搐了几下,就像一只垂死挣扎萤火虫。方子默刚要抬头察看,曾姜竟在此时睁开了眼睛,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别,往,上,看……”

  方子默激凌凌地打了一个冷颤。

  天花板上,趴着一滩灰色的水渍。这样的水渍,所有潮湿地方都会有。

  “曾姜,想你应该去看看心理医生了!”方子默忿忿地扔下这句话,奔出了浴室

  “为什么你们都不相信我?……”曾姜在她的背后绝望地喊。

  她是真的看到了自己灵魂的,就在刚才,在周瑛琦的家里。那时,她与他正在床上疯狂演绎激情,冷不丁睁开眼睛,就见天花板上趴着一个跟她长得一模一样女人

  周瑛琦对此事的解释是:极度的兴奋会导致一个人的精神中枢产生幻觉。

  可是“幻觉”竟接踵而来--周瑛琦送她离开时,她蓦然回首再次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脸!她,就贴在卧室的窗户上,脸色苍白,长发凌乱,鼻尖被玻璃挤成扁扁的一团。

  “瑛琦,快看!”曾姜指着窗子大叫。

  周瑛琦淡淡地扫了一眼,说:“看什么?”

  “我!”

  “你又产生幻觉了吗?我什么都看不到啊!”

  曾姜悲哀地闭上了嘴。窗子里的那个她,此刻分明正对着她阴恻恻地笑……4、纸人第二天,曾姜没有上课。

  方子默回来时,发现曾姜正低着头坐在床上,全神贯注地忙着什么,连她进来都没有发觉。屋子里飘浮着一股怪异的霉味。这味道与福尔马林有着异曲同工的相似,都带着阴森的鬼气。

  她走过去,看到曾姜手里拿着一个纸扎的小人。小人长头发白裙子,胸口用朱砂涂着两个触目惊心的大字:曾姜。

  一摞的黄纸和冥币堆在她的脚边,垒成一座高高的坟。而她则像刚从里面爬出来的狰狞女鬼。

  “你在干什么?”方子默手里的书本哗啦啦地掉在地上。

  “嘘,别嚷!”曾姜回头,神情诡异地竖起一根手指,“子默,只要过了今晚,我就不会死了!”

  方子默连滚带爬地逃出了宿舍。不离开,只怕要死的是她--被曾姜吓死!

  曾姜看着她的背影,苦笑:“你跑什么啊?我还想请你陪我一起去作法驱鬼呢……”

  旷课一天,是去拜访了一位极有名气的大师。大师在收了重金之后给她支招:午十二点,去十字口把这个写有“曾姜”的纸人烧掉。这样,她便得解脱

  人到走投无时,什么都要试一试。

  是,曾姜一一按照大师的指点而为,将纸人付之一炬。明亮的火光,渐渐烘干了她心中的阴霾。正在洋洋自得时,一只冰冷的手搭在她的肩上:“曾姜,你为什么要自欺欺人?”

  转头,背后站着--她自己

  曾姜“哇”地跳了起来,没命地狂奔。黑暗中一辆车子疾驰而过,将她撞得飞起!一个筋斗之后,她“砰”地一声坠在旁的沟渠里。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