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母鸡,就写你下蛋的体验(我文学创作的十点体验)

推荐人:岩泉 来源: 原创 时间: 2017-08-22 08:01 阅读:

  你是母鸡,就写你下蛋的体验(6884)

——我文学创作的十点体验

岩泉

文学圈子里或圈子外,朋友见面时常戏称我:“唉,岩大师,最近又有什么大作问世吗?”我总是一本正经地答道:“我叫袁大水(本名),不是岩大师。大作没有,小桌有两张:吃饭时一家人围着小圆桌,读书东西时候一个人独占小方桌……”

文学领域中,我想大概没有谁会自称文学大师的。所谓大师,要么是读者公认的,要么是圈子里的几个人加封的。只是有的会默认,有的却不以为然……

几天前,市作协刘国芳主*对我说:“岩泉,这次我市举办“临川之笔.放飞想”谷诗会,来参加会的人很多,并安排你到临川二中学术报告厅讲一堂课。”我问:“讲什么呢?”主*说:“就讲讲你的文学创作吧。”我惭愧地笑了笑说:“我自己尚且不知道文学如何创作?哪还有资格跟学生文学创作。您这不是逼着盲人为明眼人指吗?”主*笑了笑说:“你毕竟搞了这么些年业余创作,应该有许多经验之谈。”

我说:“我虽然在这条道上走了二十多年,至今却名不见经传,所以经验谈不上,感慨倒是有一些。”主*说:“那好,你就谈谈你的‘感慨’吧。”于是,就有了今天我闲谈的这个标题——《我文学创作的十点体验》。

(讲课前我特别声明:我出生在边远山村,没见过什么大市面,普通话说得很不标准,学历很毕业于“大学”——即当了四年放牛娃,也算是本科吧。或许因为我从未受过任何高等正统的教化,所以真正是文无定法,就像济公——信马由缰,形如醉态,喜怒哀乐,全在规矩之外。)

一,时代感。一个伟大诗人一首伟大的诗,无疑是抒写时代的大感情的。诗人活在时代里面,把时代痛苦欢乐希望、动荡……要能够最深最广大地体现于一身,那你所写出来的诗,也就是铸造时代伟大的史诗了,像荷马史诗《伊利亚特》、《奥德赛》。

白居易在《与元九书》中说:“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他提出这样的观点,既是古训,又是历代文人富于历史使命感的一种集中概括。“为时而著”的“时”,即时代之意也。“为时而著”,对于读书人而言,它意味着自己时代一种关注,对现实社会的一种关切,对改造社会、促进社会进步的一种责任使命感。古往今来,做到“为时而著”的虽不乏其人,但可以肯定地说,更多的是虽有“为时而著”之心,却未必有真正的“为时而著”之“文”。

究其原因,就在于要想真正做到“为时而著”,就必须倾听时代的足音,呼吸时代的空气,把握时代的脉搏,让自己的心合着时代的节奏一起跳动,真正用心感悟时代、体验时代,为时代而挥毫泼墨。

换句话说,时代前进了,文学创作也得与时俱进,如果今天的诗,还写“我的辫子哟!你啥时候搭在我的长袍前?”不是让人笑话吗。

时代感,体现在语言文字上犹为突出,可谓日新月异,让人目不暇接。作为一名作者,他的责任就是用语言文字的形式(但不宜用太多的网络语言),将这些时代感、时代气息、时代特征表现出来。

二,真实感。生活真实艺术真实,如刘勰(斜)在《文心雕龙•辨骚》中提出了“酌奇而不失其真,华而不坠其实”的文学见解,其实质是主张文学创作要做到“理想真实相统一,内容与形式相结合”。“因为真实所以也有力”“真实艺术生命离开真实,也就谈不上作品的思想性和艺术性。”

果说:《悲惨世界》这部书,它既然我们的一面镜子,也就能做到你们镜子有些人,有些帮伙,反对这部书,我理解他们。因为镜子会说出真情所以这面镜子遭到了他们的憎恨,然而这无碍于它起到有益的作用。

真实感,就是如实地感受自然,如实地表现自然……当我读一本小说时候如果我觉得作者缺乏真实感,我便否定这部作品。”

“在生活里,谎言是可恶的,但还不会毁灭生活,它只是涂污了生活,在它下面却仍然有生活真实因为总是有谁在希望着什么,因什么而痛苦欢乐,但是在艺术里,谎言毁灭着一切现象之间的一切联系,一切有如粉末。”

那些文痞们,不顾真实,肆意造假,用他们手中的那杆笔,为贪官污吏、不法商人树碑立传,为豺狼编织袈裟,为魔鬼制造光环,欺骗舆论,蒙蔽群众,使他们进一步在画皮之下变本加厉的胡作非为。如果说的:“一个作家为坏人唱赞歌,无疑是为坏人当保镖。”这将严重污染着文化阵营和社会环境

因为,一切艺术领域,若是缺乏以真为基础,善与美就无处生根、何以立足。那种闻打便哭的是假哭,只有挨打叫痛的才是真痛。

三,美感。无论是小说散文诗歌,都心须具备文字美、语言美、结构美、意境美。就像莎士比亚说的,真善美就是我全部的主题,真善美变成不同的辞章,我的创作力,就花费在这种变化里;三题结合,产生瑰丽的景象

美,就像一个人的脸庞,是特制的名片,美丽的脸蛋,一看就使人赏心悦目!继而才吸引人读她的内容,先夺人眼球,再诱人遐想。若是面目狰狞,会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美,有着无穷的魅力。“魅力”有一种能使人开颜、消怒,并且悦人和迷人的神秘品质。它不像水龙头那样随开随关,突然迸发。它像根丝巧妙地编织在性格里,它闪闪发光,光明灿烂,经久不灭。(普拉斯)

美,是一篇文章一首诗歌的外在形象,先声夺人,鲜形更夺人。 “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 以致使“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美。有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一股杀伤力!她能倾国倾城

四,亲切感。所谓亲切感,就是作者要与读者之间零距离心灵亲近,使读者从你作品中看到自己,无论与恨都让读者感到与自己息息相关,为作品中的主人公哭与笑,与恨,傻与痴,疯与癫。或仰天长叹!或拍案叫绝!或义愤填膺!或啼笑皆非……

若是没有亲切感这个品质,任何笔调也不可能打动人。所以一首诗不仅以美为满足,还须有感情的魅力,要能按作者愿望左右读者的心灵。你自己先要笑,才能引起别人脸上的笑;同样,你自己得先哭,才能在别人脸上引起哭的反应。没有情感也就不存在真正艺术没有感情可能成为诗歌的雕刻家,或诗歌的绘画家,但是不能成为诗人

五,正义感。所谓正义就是指“公正合理”,符合人民利益。如主持正义。不黑白混淆、是非极分明、刚正而不阿!巴尔扎克说,作家是社会的秘书,其职责就是观察社会,书写真实人间故事。是社会的良心,他们有担当精神,对社会的不公和黑暗勇于揭露。因为,直面生活艰辛不仅是精神上的历练,还是身体上的历练,它是一种探险,而且是双重冒险。

大多数人的写作只是在作破帽无边的狂思乱想,他们没有踏进生活深处只是生活的最表面做自我的迷醉,他们永远也抵戳不到社会疼痛的神经,因此,他们也永远不会得到文字读者的信任和尊崇。唯有身体力行,和苦痛的人们气息相闻、肘背相连,才能体认他们的处境,才能表达出他们的内心声音

如《抉择》的作者张平所说:“文学不关注人民,人民又如何文学”,所以,不关注人民、不善待百姓的文学就是没有良心的文学,要它何用?!众所周知,腐败现像曾经如水银注地,无所不至,无孔不入。李铁映在文学研究所接见部分知名作家时告诫:“文学必须要有忧患意识,不能沉迷于歌舞升平。”

我是一个以写杂文杂文诗为主的业余文学好者,除了必须具备文采,还得配备文胆,无私无畏的文胆!有人这样叙述杂文作者的尴尬:“劳苦酬薄,没有经济效益;曲高和寡,缺乏社会效益;四处树敌,影响政治效益。”可是,我既然选择了它,并深深地上了它,就至死不逾,无怨无悔因为杂文里的一个杂字,使我六根不得清净,在文学的象牙塔里,常常感到耳鸣!犹如在幽静的森林中,总听见蛀虫咬树的声音所以立志“不图燃灯催果熟,只求灭蛀护树生”。

六,读书写作。解玺璋先生说,我们为什么读书呢?一是要救天下,二是要救自己。很多时候,救天下也要从救自己开始人生在世,总是困惑疑惑、迷惑的时候多。人非生而知之者,孰能无惑?有了惑不要紧,可以想办法解惑,而读书正是我们所能选择的解惑方式之一。

喜欢作家比做春蚕。读书好比蚕吃桑叶,写作犹如蚕吐丝。只有贪婪地吃进桑叶,才能足够地孕育丝源,只有不停地吐丝,才不至于“肠梗阻、心机梗塞”。

一个读书作家,常常自我陶醉郎自大。总觉得自己写的东西精妙绝伦,世间少有。因为他(她)没有读过或极少读古今中外的文学精品,所谓没有比较就没有鉴别”。

而只读不写的作家,又可能别人的好作品撑死或吓倒。只读不写,容易眼高手低;不会写作,就不懂文章的奥妙。读与写,看似矛盾,比如读的时候,怕耽误了写;写的时候又怕影响了读。其实不然,因为读与写、写与读,是相辅相成。经历写作的人常有这样一种深刻的体悟:生花的妙笔往往阅读经历密切相关。阅读之于写作重要性毋庸置疑,大量的阅读,无疑会有力地推动并提升写作能力成为写作的助推器。所以说,阅读可以丰富并提升写作写作可以引领更深刻地领悟阅读的内容。正如杜甫说的“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

我拜读泰戈尔的《新月集》写出《驾起“新月”船,驶入心海》、读泰戈尔的《流萤集》写出《追随流萤访泰翁》、读他的《吉檀迦利》写出《唱响天国的诗歌》、读他的《采果集》写出《盛开花朵,要求光的自由》、读他的《飞鸟集》写出《飞鸟集天地之而歌唱》等五篇近十万字的散文诗体读后感。先后发表在《中国图书商报》、《中国审计报》、《学习月刊》、台湾《海星诗刊》等报刊。

七,观察能力表达能力

郁达夫说:“善观察的人虽然不是神仙,虽不是预言家,但是却能够从现在观察将来,从歧观察到正上去的。”作家要用自己的视觉和触角去观察世界感悟人生。见到大象,你认真审视一番,分析它与其它动物的共同点与不同点;碰到一群蚂蚁,也驻足凝视,看看它们如何勤奋与合作,怎么搬运和储藏?《圣经/箴6:6》里说:“你去察看蚂蚁的动作,就可得智慧。”然后用你自己独特的文字将这些加于概括与表述。

训练你的观察文字表达能力无捷径可走,就是一个字——勤。做到脚勤行万里,手勤写千行诗,眼勤读万卷书,脑勤思考古今中外、天上人间。“西晋陆矶在《文赋》中说:“道四时以叹逝,瞻万物而思纷;悲落叶于劲秋,喜柔条于芳春;心凛凛以怀霜,志眇眇而临云。” 则把秋叶落黄时人的悲凉表现得淋漓尽致。马致远的《天净沙•秋思》“枯藤老树昏鸦,小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这首小令虽内容简单普通,但让人感而发,发而思,思而悲,悲而泣,泣而痛。特别是“枯,老,昏,古,瘦,” 这几个字更是愁重十分。以上几例,无论从观察表达都十分精确到位。

八,文学创新词汇创新、结构创新。不创前未有,焉传后无穷。不能总是把比做春天,把花儿形容女人果曾说,第一个女人比做鲜花的是天才,第二个把女人比做鲜花的是庸才,第三个把女人比做鲜花是蠢才,第四个把女人比做鲜花的,论资排辈大概应该属于木柴一类了。

宋代戴复古有诗云:“意匠如神变化生,笔端有力任纵横。须教自我胸中出,却忌随人脚后行。”说得直白一些就是“人所易言,我寡言之;人所难言,我易言之,自不俗也”别人容易说出来的,我就少说;别人难以说出来的,我就用易于理解语言去说明,这才不流于俗套。

要做到字字古有,句句古无;吐故纳新,其庶几何?不学古人,法无一可,竟似古人,何处着我?(袁枚的意思是)你若想作好诗词,就要向古代人学习,不去多读古代人的诗词,你的诗词哪怕做得怎样好,却没有骨格。如果你学得惟妙惟肖,酷似古人了,那又会成了僵尸,因为这中间已经没有自己语言统统是古人的话了。学书法的人,同样如此所以要求我们——在继承的基础上努力创新文化才能代代发展。

如郭沫若说的:作一首诗时,须要有个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心理。要使自家的诗之生命一个新鲜的产物,具有永恒的不朽性。这么便是“创造”。

在每一个艺术家身上,都有一颗勇敢的种籽。没有它,就不能设想会有才能。你知道天才是什么意思吗?那就是勇敢自由的头脑、广阔的气魄。种下一棵小树,他已经能够猜想再过一千年是什么样子已经见人类的幸福

诗的天才必须一个人的身上寻求它自己的出,它的成熟不能依靠法则和概念,只能依靠自身的感觉和警觉。凡是创造东西必须自我创造

莱直接把诗歌界定为“想象的表现”,并且认为在人类心灵的两种活动中,想象高于推理,推理只审查一个思想与另一个思想关系,而想象则以自己的光辉作用与这些思想素材,它能创造出新的思想同时他把诗人喻为莺,它栖息黑暗中,用美妙的歌喉唱歌来慰藉自己寂寞

文学天才身上……其实,我认为在任何天才身上,重要东西都是我想称之为自己声音东西

知道我不是天才,但是,并不证明我就不能以天才性地概括,表述某一时期的某一事件。比如我发表在《人民日报》那篇《只为GDP 必出大问题一位环保志愿者的观察日记》一文所高度概括某些地方某些官员是如何对待环境保护的,在他们的心目中,只关注自己在任期间的GDP,而不关心人民群众的生存安危。在他们看来,“‘只要经济上去了,哪怕天上不飞鸟;只要赚到钱,哪管废了田;只要政绩秀,哪顾河水臭;只要元宝,不要环保。’”

九,文学作品的思想性。思想性是作品的脊梁骨,它是作品内容的灵魂,题材的统帅。阅读文学作品时,会首先被作品的思想所震撼与感染,并从中获得对社会的理性认识。

(汉)王充的《论衡•佚文》中有这样一段话:天文人文,文,岂徒调墨弄笔,为美丽之观哉?载人之行,传人之名也。善人愿载,思勉为善;邪人恶载,力自禁裁。然则文人之笔,劝善惩恶也。翻译成白话就是说:文人写的文章,哪里只是玩弄笔墨追求华丽的外表呢?它是记载人们的行为,传播人们的名声的。善良的人希望得到记载,所以努力去做好事;邪恶的人厌恶记载,所以自己尽力节制恶行。这样说来,文人的笔的作用在于劝善惩恶了。

这就是它的思想内涵。

我们有些作者几乎一年出一本书,自我感觉非常良好!到处吹嘘自己的作品如何如何?花钱顾托儿或自己自己的托儿,逢人便说:“人家看了都说好!”可遗憾的是:半生著书等身高,却无一句领风骚。无才缺德唯有术(权术、骗术、易容术),自我炒作成文豪。那字里行间,除了堆砌华丽的词藻,就是放大和杜撰出来的太平盛世!曾有人形象地将其概括——

看似锦秀文章

其实没有思想

就像一盆塑料花,

艳丽而不芬芳



尽管搔首弄姿,

难招蜂蝶欣赏

只好花钱顾托儿,

营造繁荣景象



热衷权贵献媚,

漠视民生痛痒。

文学弄成摇头丸,

兴奋衰竭而亡。

作家,首先应该是思想家,应该具备穿透事物表层看透本质的洞察能力,而这种观察生活角度,便是作家普通作者区别一位作家或一部作品,如果没有思想犹如一个严重缺钙的软骨病人。

黑格尔讲过这样一句话:“一个民族有一些关注天空的人,他们才有希望一个民族只是关心脚下的事情注定没有未来。” 他的意思是,一个民族必须有一些站得高看得远,真正关心国家民族命运的人,这个民族才有希望

思想家恰恰就是一群“好高骛远”喜欢“关注天空的人”,他们是更宁为“愤”,不做“犬儒”的人群,因斯坦说:“每当时局变得极为糟糕和不幸时,我会发表意见,因为若保持沉默,我就会产生同谋的内疚。”

所谓思想家,可以这样认为——

思想

思想

寂寞孤独

培育出来的奇葩



比寒梅还冷峻

比夏荷更热辣

形如锋芒

色香淡雅

光照千秋

力敌万马

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时代造化



像一只神

傲然于绝壁悬崖

先致自己于死地

后使生命得到升华



思想

思想

自由思想

没有

富人穷人

都不肯收留它

无奈

只好浪迹天涯



走走,停停

擦出一的火花

不是鬼灯

不是磷光

是举着自己

燃烧的骨头

当火把



十,用自己的嗓子唱歌。我认为,写作要因人而异,要善于发现和体现自我。你是母鸡,就写你下蛋的体验;你是雄,就写你腾飞的感受;你是蛟龙,就写你的大海;你是泥鳅,就写你的淤泥。不要故作高深,丢了自己的本色。本色也是特色,也是个性,就像牛汉先生说的:“没有个性还是人吗?还能写诗吗?”

小说,你或许得心应手,偏偏要去摆弄诗歌,把自由诗弄得不自由,将格律诗写得无格律。

一个作者成长的三个阶段:第一是没有风格,广采博取,兼收并蓄,谁的武艺都学两招。第二是自成一格,形成自己独特的表达形式和风格,无论你的作品署不署你的名字别人一看,呵!这篇文章或这首诗,是谁谁谁写的。第三不拘一格,也是最成熟的风格和最高境界。

有些人,一迈步就想驰骋天下,一鸣惊人!其实自己适合使用哪种兵器——刀、枪、棍、棒,都还没弄清楚,就飞马扬鞭,横冲直撞!结果被摔得人仰马翻,头破血流,遍体鳞伤。

懂得根据自己的体形适宜穿什么服装,一味地追逐时髦,结果弄得自己不伦不类,十分尴尬。

结尾——

衡量一个诗人成就,不仅仅是看他写了或发表了多少诗。而是看他有多少诗是真诗。乾隆皇帝一生写了几万首诗,脍炙人口,使人难忘的能有几首?而有些一辈子或许只写了一两首,却千古流芳

岁月就像一位园艺师,他手中的那把剪刀是无情的,所以真正艺术之树常,且枝繁叶茂硕果累累。

诗歌不是个人的玩物,而是时代的骄子。诗歌神圣艺术,不是什么敲门砖,任何急功近利的心理都是对诗的亵渎。心胸狭窄的人,很难写出气势磅礴的诗。

诗人首先是人,离不开人间烟火,断不了七情六欲。应“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跳出个人的恩怨,得失的小圈子,你的诗,你的人,就属于民族、全人类的。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