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言的情怀

推荐人:匿名 来源: 网友推荐 时间: 2015-06-21 12:51 阅读:
  小时候,我常牵着爸爸的手去河边垂钓,也时常蛮不讲理地爬到爸爸的肩头,高声地叫着“骑马喽”“骑马喽”。尽管爸爸有时也生气地说:“这丫头这么淘气,快下来!”但每次都是高兴地拉着我的两只小腿跑两圈。

  一次,他跑着跑着,忽然停下了,什么东西热乎乎地顺着背往下爬。嘿嘿,真不好意思,我撒了爸爸一身尿。父女俩乐的拍拍打打,那一间永远难忘的小屋里充满着浓浓的情和深深的

  慢慢地,我长大了,很少和爸爸垂钓,也没有闹着要骑马了。我也时常学着大人的模样,躲进自己的小阁楼里,把欢乐痛苦抑郁和优伤压在心底,也把对父亲那深深的,锁进了那紧紧关闭的心扉

  眼看着爸爸的两鬓慢慢地出现了白发,那双一直炯炯有神的目光变得昏暗了。他在人生的跑道上望着远去春,很不情愿地退休在家,他已不再拥有这个世界的紧张和喧闹了。

  过去,他是那么勇敢自信,带领数百上千号人马,拼博在云贵高原一方热土上,使这块曾经是豺狼出没的荒土上耸立起一片片厂房,楼房。而今,老年的孤独寂寞困扰着他,使他常常不知该做什么才好。

  过去,他是那么的开朗和活跃,穿梭在援外工程的洽谈会上,使沙漠上通了电视,使非洲热带林中生长出多种中国的蔬菜。而现在面对突然安静生活环境,他总是不知说什么才好。

  多少次,我尽女儿的心,为他做完该做的事。可看到的仍然是一双期待目光

  多少次,我真想叫转那落寞而辛劳的背影,对他说一声爸爸,我你!”然而,一种少女矜持和怯懦挡住了它,最终,我还是什么都没说。

  九五年的夏天,我终于接到了出国的通知,我强压着兴奋留恋之情,来到爸爸身边。他当时正在医院里吊着点滴,他久久地用一种无比留恋充满期待目光看着我,说:“孩子,你长大了,去飞吧,可要自己多注意点。”

  “嗳,您也要多保重!…”我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带着一种不放心的感觉,我缓缓地走出大门,泪水止不住往下落。

  我就这么走了吗?不!我不能这样走,我要回去,要把我压抑埋藏了这么多年的情感向他老人家说清楚。

  于是,我从心里爆发出一声热切地呼唤

  “爸─爸!”飞快地跑到病房门口

  爸爸把头转向床内,伸出那只满是皱纹的手,向我摆了摆。我,最终又是什么也没说。

  三年,那只手,那只风尘仆仆的手,一直在我的心中幌啊!幌啊!……

  九八年的夏天,我终于回国探亲了,带着三年内多少思念多少,带着三年的多少情怀多少,我飞到了爸爸身边爸爸的头发更加花白了,目光充满喜悦。那本是十分宁静生活突然变得热烈而活跃。

  难得一聚,不知不觉地,我又该登上远去的飞机。

  临行的前一天,父亲轻轻地对我说:“你真象一片叶子一样轻轻地被风吹来,还没好好和我们说说话,又被风吹走了。”他说完,又轻轻地笑了。那笑容,包含着多少话要说,包含着多少的无奈期待呀。

  我心里一阵茫然,是啊!三年了,我心中索绕着的无数的话语和那无言情怀,什么时候才能了啊?望着父亲那花白的头发和那饱经风霜的面容,我终于强压着心里涌动的热潮,在爸爸的脸上深深地亲了一口,“爸爸,我你!”

  爸爸把头侧向一边,双肩抽动起来,“孩子,我盼了好久,等了多日,就是这句话啊!”

  他把头转了过来,我没有看到父亲眼泪,他把我拥在怀里,我却哭了。在父亲的怀中,我又找到儿时的那种感受,是那么幸福那么安慰

  没有电闪雷鸣般的呼唤没有翻江倒海般的激情永远在家中,在那个需要华丽地方永远在那无言情怀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