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期如梦》读后感

推荐人:繁华落幕 来源: 网友推荐 时间: 2015-05-16 02:43 阅读:
  匪我思存在网上被誉为“悲情天后”。她的长篇小说佳期》果然也是一部悲情小说。与她创作的多部长篇言情小说相比,《佳期》自有其特点,比如,它是纯粹的,也是温暖的。虽为悲情,故事的男女主人公身上,都没有一般言情小说中常见的那种因情生恨的乖戾或狠毒。所以,读《佳期》也是可以读出“心灵鸡汤”的意味的。

  一、叙事模式上的“破茧化蝶”

  从《佳期》中能读出三种类型小说的叙事模式:豪门情小说或者“灰小说或者“三角恋”小说

  豪门情小说一个重要的叙事背景是,情故事发生在非富即贵的家庭(族)环境之中。那么,富与贵,常常是成为了情的异化因子,使真正的情陷入对富(金钱)与贵(权势)的权衡与争夺之中。争夺或隐或显,是一种常态,由争夺而引发的悲剧,也是一种常态。幸福浪漫,会是豪门争夺过程中的某种“驿站”。这种“驿站”,可以是主人公一生争夺中的某一个阶段性的平静。也可以是前辈的争夺换来主人公一生衣食无忧,安享幸福浪漫

  “灰小说,同样有一个豪门的背景只是出身寒微的女主人公不经意间与豪门发生了关联,“灰”的美德得到神灵的点化与庇佑,征服了豪门,被动地成为了豪门富贵分享者。

  “三角恋”小说,基本模式是一个对象同时两个两个以上的人恋,由此引发恨情仇。

  《佳期》无疑写的是豪门情,孟和平、阮正东,都是军区大院的“红二代”,是生长于富贵之家的公子。他们的情生活,当然是豪门情。而尤佳期不过是绍兴一个小酒厂工人的女儿,并且还被一位生活十分不堪的母亲遗弃,是一位典型的“灰”。孟和平、阮正东,是尤佳期的前后恋人,但实际上始终处于情感的三角冲突之中。所以,《佳期》也可以归类为“三角恋”小说

  《佳期》写豪门情、写“灰”、写“三角恋”,却不落窠臼,破茧化蝶,一是对豪门情的权利争夺进行了有效规避,要小说中,豪门背景被淡化了,叙事的主体还原了情的本义。出身豪门的男主人公也消减其身份固有的“纨绔气”,强化了他们追求执着精神。孟和平,虽出身豪门,却以自主创业立世。阮正东虽带有花花公子意味,却愿为真默默付出同时身患绝症,也带给他命运的弱势。豪门的强势得到了有效消解。二是“灰”并没有嫁入豪门,成为豪门富贵分享者,反而成为一个孤勇的的施予者。三是作品写“三角恋”,却并不见恨情仇,表达的却是善与的主调。

  二、叙事节奏上的移步换景

  《佳期》的叙事节奏,呈现移步换景的效果。作品的总体结构框架是尤佳期两次经历的交替呈现。一次与孟和平的情,主要是通过回忆虚写,第二次与阮正东的情,主要是实写。虚与实,在情节的推进中,频繁交替,互为映衬。过去发生的情场景与正在发生的情场景次第呈现,对过去的清晰记忆与正在发生的故事细腻描述,都在实证尤佳期两次恋,用情深笃。移步换景,带来有效的阅读效果,两次情形成天然的对照关系,两条情线的发展,构成阅读的悬念,引领读者去追索故事的结局人物时空的频繁转换,有效地避免了相同的人物表演带给读者的倦怠感,让读者一读来,兴致盎然。

  三、叙事语言上的典雅与忧郁

  《佳期》在叙事语言上能见典雅与忧郁的特点。作者的叙事语言与女主人公尤佳期气质吻合,显得雅致而忧郁小说的这份雅致与忧郁,首先来自故事本身的唯美性。尤佳期的两次恋,都是十分纯粹的两情相悦,关于金钱、地位,关于车子、房子等等现实功利,并未进入他们的情的话题,就一般情小说津津乐道的“性”,也没有进入小说的叙事视野。情节推进中,虽有感情纠葛,但并没有尔虞我诈,勾心斗角。为付出,为奉献,是叙事的主调,连极度排他的情,在两位男主人公那里,都是一派你谦我让的君子之风。其次,女主人公尤佳期的身份气质,带来小说行文的雅致和忧郁。尤佳期虽出身寒微,却天生丽质,性格中有一种难能可贵的“孤勇”。正是这种“孤勇”带给她在生活中的脱俗表现。同时因为情,因为不能遗忘情,形成了一段漫长而忧郁人生旅程。第三,小说的雅致与忧郁还带自小说语言本身。小说语言切合主人公身份和生存环境,从人物对话、心理描写、环境描写等几乎无处不在地透露出作者古典唯美情怀,也能见出作者较为深厚的古典文学功底。

  四、形而上的思考与形而下的拘泥

  《佳期》是能够见出作者所具有的某些形而上的思考。比如关于尊严。尤佳期之所以断然放弃对孟和平的情,因为他们之间有 不可逾越的障碍,那就是孟的母亲伤害了佳期的人格尊严尊严,应该是比情更重要东西。再比如,关于幸福。尤佳期原以为,为牺牲可以成全幸福,后来她意识到这是一个错误。“牺牲自己却并没有让人得到幸福因为真正着的人,哪怕那个离开了,另外一个人也不会因此而停止他。”真正,是不会忘记,也不会停止的。又比如关于等待。孟和平因为失去等待。阮正东却因为的到来而等待。尤佳期也在等待自己的确认。可是,等待,却会受到命运的捉弄,导致情的错失。尤佳期“花了很漫长的时光,才学会结束,才学会开始一个人”,而此时此刻,阮正东却没有时间给她了。“当我终于上你,我却永远也不会告诉你,因为怕你觉得来不及,怕你觉得对不起”,就这样,她让阮正东安心地离开自己

  通读全书,《佳期》在形而下的书写过程中,还是难免类型小说的拘泥。作品更多的笔墨用于描写尤佳期和孟和平及阮正东的二人世界,更多的笔墨还是一些二人世界的鸡毛蒜皮。读者很难读到二人世界背后更深广的社会背景和更艰辛的人生况味。从这样角度看,《佳期》,还停留在对人生幻的书写层面,如何走出人生境,深入现实人生之中,接地气地捕捉人生的境遇,这是作者一个创作阶段进入一个新的创作阶段所面临的重要课题。

  作者:高晓晖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