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磨里的记忆

推荐人:一米阳光 来源: 网友推荐 时间: 2015-06-29 09:34 阅读:
  在人生记忆里,总有一些刻骨铭心,历久弥坚。譬如情趣少年情殇,恋,乡思亲情。在我的记忆中,总忘不了家乡的土疙瘩、高峻的山、清澈的水,忘不了家乡的牛哞、马嘶、吠、鸡鸣,还有袅娜的炊烟、漆黑的土灶和老屋里的石磨

  老屋里的石磨通常在掌灯时分转起来,咯吱咯吱转响农村生活,转响一家人的深情厚意。石磨的咯吱声,是我心里最动听的音乐,是我心里流淌不尽的河。

  母亲背着小弟,双手握着磨杆,磨杆弯担架在石磨的臂眼里,发出“叽叽”的声音母亲前推后拉,手臂有节奏地摆动。大哥在磨前一勺一勺地放玉米粒,板壁上挂着的煤油灯柔柔地晃,像跳舞,像微笑。它柔弱的光,是那么明亮,那么温暖一直照着我的心田,暖着我的心窝,伴我成长

  石磨不远处是牛圈,没有相隔。牛儿是我的伙伴,是家的成员,它跟随我们早出晚归。磨窝里的玉米有它的甘苦和汗水。它默默地看着我们,长长的脖劲下一团草食蠕动,它悠闲地反刍着。我从牛儿晶莹的瞳孔里看到了母亲身影,看到了石磨转动,看到了煤油灯的跳动。它的眼里,把我们定格成一副美丽的画。

  儿时的滇南农村,大多数人家都有这样的一台石磨。上下两面,能动的叫磨盘,固定的叫磨底,安装在结实的磨台里面,石磨的周围是接面的木槽。石磨家庭独立后不可或缺的家什。选用上好的石,请十里八村有名的石匠,打磨,錾磨。我想,打磨錾磨的活计肯定不简单吧。可惜我没有亲眼见过,因为我家的石磨,很早很早以前就有了。

  推磨是力气活,我家的磨有七、八十斤重,我站在母亲身旁,学母亲的样推磨,当时大概八、九岁,一开始使劲推,推着推着就耍懒,不使力,甚至抓着磨杆,脚离开地,打秋一样母亲知道了,笑着嗔我几句,也不怎么责备我,只是更加使劲推。

  大石磨用来磨玉米、荞,小石磨用来磨黄豆、辣椒。大石磨重,一般两个人推。小石磨轻,母亲坐在磨前,左手舀黄豆(伴水),右手握着磨把顺时针推,小磨转得飞快,豆浆像乳汁一样沽沽流淌,飘出的香气灌满了老屋我们跑出跑进。我们知道晚上又能够吃上香喷喷的豆腐,喝上香喷喷的豆浆了。石磨转动的是勤劳,是喜悦,是一个一个的丰收年。

  农村通电后,石磨逐渐退出了舞台,静静地闲置在一旁,没了往日的欢唱。钢磨取代了它的位置。母亲跟我说,还是喜欢石磨推出来的面做的饭,口感好,又香又甜。她还说,钢磨推的玉米面有股“电气”。我笑了,到现在也没弄明白她说的“电气”是什么味。

  来到儿游乐场,能够见到各种精致的玩具,用决明子滴漏。我看到了一台小磨,甚是可孩子们玩得不亦乐乎。可是,他们知道真正石磨吗?他们会念“推磨移磨,粑粑两个……”的歌谣吗?在他们以后的记忆里,还能够回到煤油灯、石磨老屋影子里去吗?

  我想,是不大可能的了。

  作者:蓬文超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