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烟雨不在江南

推荐人:匿名 来源: 网友推荐 时间: 2015-06-10 10:31 阅读:
  矫情,虽没有焚香一炉,因为不是色,天微明,淋。最矫情处,是嫌短,绕行。

  橱窗里新出炉的面包泛着油光。只是,行人稀冷。

  一把淡蓝色的格子伞,黑白色的短衫。高帮的黑色凉鞋,只有脚趾的丹红,明艳着。近日懒惰,本欲换金粉色,像这半夏时光,暖些。

  出门前,瞧了一眼阳台外的花栏。一个个喝的胀满,绿得更深着。怎联想到了,象喝多了的男子,有酒溢出的样子。嘴上扬,偷取一笑,真真是个俗气之人,想的也尽是烟火平常事。与这蒙蒙的时节,没了半分柔情。熏乱了的丝,还如江南的一翻缠绵?这一声声滴答滴答,是否也在留客,不语。一直不穿旗袍,做不成巷里女子,最深处不过里当了一回水乡

  数日前,加了一个群。惊艳之余,到偷喜自己占了幸运。一群高雅之人海阔天空,无所不精。回头看看自己,身处闹市的闲俗。庆幸还有书本慰藉。不语,偷听,窃取,充电自己。那慧质女子,一言一语尽是风雅,自是生生比不得的。罢了,在情面前低眉,在学术跟前卑微自信原来也曾擦肩而过。

  摇摆不定的时候,翻书。《世上所有相遇,都是久别重逢》,那叫梅的女子,怎能把文字写的如此云淡风轻。想必,也是个心静的主。走的也是无声的吧,只听松涧涛声于耳,晨观夕颜于露,取蛙声一片。所到之处,禅意于胸。一草一木,赋予灵性,将世俗阉割于红尘之外,闲云野鹤般丈量一方净土。

  ,不在江南。我没有旗袍穿。坐在闹市,耳畔响杂的是别人纷乱的曲子,看的是熙攘的试穿之人,还有一些不见阳光的硝烟争斗。我得学着戴着面具打拼只有深时,倾听灵魂的呐喊洞敲。

  我用文字喂养浮躁的灵魂,还好,它们学会安静

  的确,我是俗人。在周末可以看到躲在楼梯口打闹的孩子们,撬纸牌的叭叭声,它让我想起真。我已丢了多年,我还能找回?我想,我又担心人家说我稚嫩。瞧,我就是这样打开又包上,把自己围了一层又一层。

  我承认,我的确俗不可耐。我会对比小贩哪个的菜价更划算。就连听了那诗人一番诠释,我都留言,‘我赚了。’我把烟火过的特真。可为什么羡慕了这纷纷,这白衣白裙,那年走失的故事,为什么老笼罩心?

  的确,我骨子里还有一份纯真。想着有一个可想之人,念着有一片松涛白云,与我走完这悠悠岁月之门。

  原来,俗事最真。雅士极致高深。而我穿梭在里面听红尘抒写属于自己一份天真。象这个宁静夏天,只把文字当成丢失的魂。

  作者:飘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