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秋芙孟光

秋芙孟光

推荐人:妮儿 来源: 时间: 2017-11-27 11:52 阅读:
秋芙孟光
孟光陕西人,山东向东不远,西北五省之一。男人叫梁鸿,知识分子,后来去了山,听说山东不好混。只崇尚品德高尚的人,胶东一带我也去过一次。吃过莱州的苹果与海参,味道一般。孟光十分聪明,梁鸿也不一般。于是心中顿生一计“举案齐眉”,后来大获房东赞赏,日子如蒸烟,生活也轻快些了。“妈,最近还好吗?北方冷了吧?”,“冷了,黄州呢?”。“黄州也有点冷了,寒冬”,“买几件衣服吧,买名牌,你22岁了,不要买太花哨的”。“我想从网上买”,“实体店也行,你二十多了,有合适属虎的谈个对象吧”。“不谈,不想谈”。二十多年了,我亲妈跟我一次谈论这个话题原本我还以为我是一个长大孩子,转眼已经快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于是,内心一颤。额头生出了一层薄薄的冷汗,时间从来没等过哪个人。不然伟人就不会写出“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的豪言与壮句,曾经写过“娶妻体格当如孟光,情趣当如秋芙”也是豪言壮句。转眼几年了,就成了过去现实从来允许你去选择,能有收获就是万幸,不提丰收与否。文笔渐渐惨淡与寥堕,没有了犀利的眸子,反而流萤已使眼睛忙于暇接。秋蝉已入土,冬菊开的灿烂。当有个战友跟我说起自杀的时候,我开始好言相劝,还想去一趟。离得不远,又不敢告诉其他战友懦弱的天性又再一次战胜了这二十年经历人生依旧害怕老鼠害怕猫。终于战友自己想通了,开始孤独城市与角落去闯荡,我笑了,像个天真孩子,一下忘记自己的二十多年的年龄。米酒的香醇让人久久难忘现在还未挥去酸涩的感觉却在接受新的事物同时逐渐淡忘。内心深处回忆也随着走的与收缩的心脏渐渐变淡,就像水墨兰草最后几条枯萎的枝条,最后就看不清了,再向后就看不见看了。后院的橘子熟了,黄透了。起初我是不相信黄州的橘子的,一次在遗湖摘的大橙子,我还记得。酸的要命,可以做水果醋。可如今今天中午的小试牛刀却让我收获不小,黄透的橘子,打开时候散发的清香就像是刚出浴的体香。酸而不涩,甜度适中的大橘子足以使我喝半杯烈酒。人生就是在自我否定中成长渐渐形成的套。越来越深,终而碰壁,然后再重新去认识。善良的心是终不能否定的,更不能质疑。于是就有了卖甘蔗的爹爹被城管轰走时默默拍照的我,当然身边还有两个善良漂亮,莫不相识。真的太美好,纵使她们驻足一分钟的身姿已超越永恒光辉的塑像。“情趣已如秋芙”。楼下卖早点的阿姨,每次我过时她都在忙碌。见我总是微微一笑,“去上课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