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随笔 > 生死之间

生死之间

推荐人:小不点 来源: 时间: 2017-11-27 11:51 阅读:
生死之间
生死之间“未知生,焉知死”最初接触死亡,是看到邻居家的颤巍巍的魏奶奶,常常坐在巷子前的大石头上晒太阳,一张脸犹如田地,沟沟壑壑,纵横交错,布满了黄豆大小的斑点,奉父母之命问好过后,魏奶奶照例伸出廋伶伶的手摸摸我的脸颊,硬着头皮接受这番亲热后,便逃也似的跑掉了。如果不和长辈一道走,我远远看到魏奶奶,便低了头假装没看到匆匆过去心里有些怕的。有好长时间没看到魏奶奶了,一日,忽然听见邻居魏大叔家吱唔吱唔地乐器声,寻声出去一瞧,一群穿白衣的人们进进出出,带着死亡的讯息,逃回家爸爸爸爸说魏奶奶去世了,去世是到哪里了,去世就是再也看不到她了,不吃不喝不笑了吗,是的。爸爸,你也会去世吗。是的。不,我不要爸爸去世。我惶急地拍着爸爸的脸颊。爸爸搂紧我,傻。那是一次感受死亡恐怖。后来,爷爷突发疾病,跟着一群人眼看着爷爷被埋入黄土;再后来,爸爸卧床四年撒手离开,又见爷爷坟前新起一座碑;再再后来,是奶奶离去。这一切,有妈妈哥哥姐姐们的操持料理,有好友陪伴,对我而言只是一种钝痛。眼泪很少,每每无端有端想起,唯哽咽不言。那是一次一次感受生命的无常。今春,清明前夕,一切如常。半12点,把熬好的中药倒入碗里,忽然接到好友电话:“快出来,把车开上,我老公出事了!”心头一凛,低头换鞋拿钥匙,分明看见一双手抖得不能自持。下得楼来,见一黑影在前面,试探着喊了一嗓子,嗅得到空气中的绝望。出了小区两人打了出租就走。上搂着好友肩膀,那双眼睛不停地看我:“我老公没事吧?”像一只待宰的知道大限将至的小动物。( 文章阅读网:www.191k.com )到了现场,看那个人。前一天还和我们玩笑说话,当晚还在和好友殷勤肉麻,只离开家三小时,任好友千呼万唤,只是一动不动。三天后,柏树园浓烟滚滚,人不见了,一盒骨灰静立。死神冷漠无情。陶潜老先生说:“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足道,托体同山阿”活着亲人怎么办?把悲伤背上继续走,一走。生,身不由己;死,身不由己;所以只要活着每一天,唯不负此生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