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文杂谈》“IS”或许不应该被消灭

推荐人:夜雨 来源: 时间: 2017-11-27 11:50 阅读:
《杂文杂谈》“IS”或许不应该被消灭
“IS”或许不应该被消灭一个国家一个集团,在世界上的竞争,应该使用各种手段,其中应清楚,敌人是谁?最主要的敌人是谁?最主要敌人的帮凶都有谁?有可能被分化或争取的敌人帮凶都有谁?中立者都有谁?朋友都有谁?能争取成为朋友的都有谁?以便以此展开战略的制定和策略的应用,如果连敌我都分不清,这个国家或集团,在竞争中取得优势恐怕是困难的!现在世界,意识形态不讲了,虽然讲一点,其实谈不上讲。现在世界道义不讲了,虽然公正、正义、平等,谁都在口头上讲,其实道义已根本不存在了。现在世界讲的是实用主义,其实实用主义是“半吊子”的方法论,它不能解决一个国家或集团想解决和应该解决的全部问题所以是短视的所谓的哲学思想!就此,我因此提出一个思考题:“恐怖主义”到底我们中国的敌人?还是朋友?还是可利用的“界面”?( 文章阅读网:www.191k.com )首先应分析恐怖主义”的根源现代的“恐怖主义”,当然主要源于穆斯林世界美国等西方国家侵略、殖民、压迫、掠夺、欺侮、蹂躏的反抗,他们的反抗因与压迫者的力量不平衡,所以采取了不对称的“打法”,这就是现代恐怖主义”的出处。其实,“恐怖主义”本身并没有属性,只是因为西方把它做为威胁的“代名词”,所以,一提到“恐怖主义”,人们就知道指的是什么。其实现代的“恐怖主义”有很多的“细化”,但人们知道,现主要是指“IS”,所以,打击、消灭“IS”,现已经成为世界的“共识”。其实美国的由衷是很矛盾的,他希望穆斯林世界乱,这为他插手和“管理”提供了“理由”。但他又不希望“乱”所生发出来的“乱箭”射向美国所以他对“恐怖主义”又有“双重标准”。而我们对“恐怖主义”只有一个界定标准,就是反对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这对打击“东突”等分裂势力的恐怖活动是有好处的,但在整体概念上,无疑,对美国似乎也是有好处的。按着对敌斗争正确的方法论,我们不应当帮助敌人,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我们帮助打击“IS”,是不是就等于帮助了美国如果是,这个问题值得探讨了。据闻,特朗普和普京虽然在合作方面障碍重重,但也没少合作,如合作打击“IS”,据说要把“IS”彻底消灭。能不能消灭是另外一回事,“合作消灭”的概念本身就值得研究。特朗普要变与俄罗斯的对抗为合作,恐怕是真的,不管此议题能走多远,准备走和已经在走恐怕是真的。尽管中俄的战略合作不容置疑,但在普遍奉行实用主义的世界面前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