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脆微,但围绕生命的是一首歌

推荐人:高兴 来源: 时间: 2017-10-30 10:31 阅读:
生命脆微,但围绕生命的是一首歌
有三个月了吧?本想忘却,然而那一抹悸痛牢牢地隐藏在心灵的角落,不时滑出。清晨,无意中浏览了一首散文诗:让思绪成字,让生命有痕,也许可以。俊是七年前的同事记得在经理群中,他是健康、活泼、向上的一族,总会带给人欢乐和信心。俊本有个幸福美满的生活:一隅稍显奢华的雅居,一位贤淑可人的新婚妻子,──正是可以享受人生的阶段;俊的人说,那天晚上看电视,坐着坐着他就没有了动静。虽发现、抢救及时,然中风后遗症改变了一切。其后,在一次活动上,我看到了主动参与义工工作的俊的妻,一副欲说还休的无奈与凄楚。俊的婚姻维系了二年,便到了尽头。我参与了他们财产的协商分割,那时才知:俊不是本地人,无父母双亲,无兄弟姐妹,孤身一人。两年的治病也花去了家庭不少,俊的妻作出了最大的让步。俊选择了拿现金出户;为了方便康复治疗,在市区选择一廉租房安身。离婚所得加上单位每月捐助,想来生活也不会有问题事实上每年传统节日我或同事都会去看望他,俊依然乐观感恩只是虽有不断激励,希望他加强读报以训练思维,加强锻炼以校正运动,但似乎收效甚微。( 文章阅读网:www.191k.com )六月一天,森打电话来,希望一见。然后我知道,森是俊父亲学生,大三年前,森知道了已故老师儿子的遭遇,便主动承担起了俊精神和物质的支柱,并组织一班同学好友与俊保持联系。那天,森告诉我,俊已身无分文。我愕然:分家所得有五十五万,加上这些年单位的捐助也有个十多万,这怎么可能说没就没了?森说,俊并不十分信任他,但到最后没有办法,才逼他带自己去银行查账户。这些年,除了生活费、房租估计十多万的开支外,俊能够说得明的开支只有中药喝了二十万。森说,俊有一个股票账户,唯一解释是,炒股炒没了;前不久,为了让俊不得闲,也算思维锻炼,森封了俊原有的账户,重新自己的钱开了一个可控的账户给俊炒着玩。分析完情况后,两人深深感慨与自责,没有管理好俊的账户是所谓关心最大的败笔;可瓜田李下,又怎么管呢?事情已经发生了,谴责那些无良的中药师也毫无所助,但问题总是要解决,向政府申请“三无人员”待遇,保持经济来源,便成了唯一可行的选择,两人便定协同去办。一个月后,七月五日,森再次来电,说俊重病住院,没有作保,医院也不愿意抢救。作为有合作关系的单位,作保不成问题,人事经理即刻前往。但带回的信息不容乐观:浆细胞骨髓瘤晚期,高烧不退,伴随呼吸机能衰竭。据户主回忆,前几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