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欧散记——亲切哥德堡

推荐人:小不点 来源: 时间: 2017-10-17 10:49 阅读:
北欧散记——亲切哥德堡
在斯德哥尔摩参观了市政厅、瓦萨沉船博物馆后,我们于7月25日从中央车站乘快铁前往哥德堡。进站上车,行李与人少了安检与验票的过程,方便,却不习惯。三个半小时的车程,比起国内高铁,速度与平稳性都差了一个档次。好在前座的洋娃娃很是可,更兼窗外大片绿色森林、金黄的麦田、彩色的村舍十分养眼,一并不觉乏味。住了几天斯德哥尔摩狭小的船屋,当搬进哥德堡的COMFORT HOTEL GOTEBO酒店,感觉身体一下就舒展多了。第二天早餐,刚进餐厅,迎面一节地道的老式中药柜赫然立在入口过道处,让我一时错愕不已,恍惚间,大有不知身在何处的感觉。看那白底黑字,分明是用毛笔饱蘸浓墨写就的防风、皂角、天麻、红花、桃仁、蔓荆子……每一个名字,于我都是那样的亲切熟悉,让我不得不相信自己眼睛。从未想到,我年少时日诵读、成年后每日配方的中药,它们的名字,竟然会作为别人向往一种文化,辗转拿去装饰他们的大堂。我不知道,是谁在冥冥中安排了我,在这遥远地方遇见自己过往。上午参观哥德堡艺术博物馆。馆前,有一尊喷泉簇拥的海神波塞冬的雕像。中外神像倒也见过一些,但从未想到,这个海神,完全长成了渔夫模样,右手握鱼左手托贝,在鲜花围绕的喷泉中,鱼市招贴画样,一站就是好多年。随后进得博物馆,存包、参观,不同国家、不同时期的油画与雕塑作品,将几层楼的展厅布满。每幅作品下方,分别标有作者的姓名、完成时间收藏渠道、收藏时间等。对于我这样的门外汉来说,所有的专业术语都无法瞬间提高我的鉴赏能力,唯以一己之喜恶,方能静下心来看个稀奇。写实的作品,常常没有地域与年代的隔阂。比如这幅描绘战争的油画似乎并不输于摄影:厚厚的地上,一老一少打猎归来,双双让到边伫立不动,老的低着头,小孩与好奇的看着前面。一大扛着枪抬着伤员的队伍,正顶风冒从他们面前昂然走过,鲜血染红的纱布,在地上十分显眼……看着眼前的画,心里却老是想起杜甫的《石壕吏》来。而莫奈1907年创作的一幅睡莲,无论是浮在水面的莲叶、或是流动在水里的波光,那一纸莲池,无论从哪个角度,都能欣赏到莲叶与波光的色彩之美和动静之美。而毕加索的风格,就算我修炼一生,也无法真正理解,毕竟,艺术有时只是个人情感情绪一种瞬间表达,我不懂,但我不会因此苛求作者,更不会苛求自己世间万物,谁是谁的知音?哈加老城浓郁的人间烟火气,与艺术博物馆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那些刷着淡蓝淡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