弯弯的石板路(四十二不打不相识)

推荐人:点点 来源: 时间: 2017-10-06 11:37 阅读:
弯弯的石板路(四十二不打不相识)
不打不相识原成都市32中67级5班下乡知石建华我从生产队来到崇山峻岭之中的中秋院工地,一晃就是两个多月了,在这两个队月的时间里,学会了掌钢钎,打二锤,不仅学会了在野外安装雷管炸药炸石头,也掌握了在隧道里安装雷管炸药炸石头。更重要的是结识了很多的年轻朋友,当然是在劳动过程中,互相帮助共同劳动生活中认识的。不过也有例外,有一个朋友就是我用一巴掌打出来的生死朋友。那是到山上的中秋院工地两个多月以后,随着隧道从两端不断地向中间延伸,工程越来越困难,长期在潮湿条件下进行繁重的体力劳动,天天掌钢钎,甩着8磅的二锤,有很多突击队员身上长了很多红疙瘩和包块,痒得令人难受,很多人都皮肤过敏,山上的工地缺医少药,我们的体力严重下降,已经影响了工程进度,年轻的突击队员们又面临新的考验。我当时也和大家一样工地劳动一天下来,没有地方洗澡我们只好都跑到山坡下面的小溪里,在那里洗冷水澡。也不知道是什么蚊虫叮咬过,身上也长了一片一片的小红疙瘩,痒的使人难以忍受。可是山上的爆破手只有一个,我一旦离开工地,就没有人来爆破,工程只有暂停,没有上级的命令,工程又不能停。当时我也真想下山好好地休息几天,上医院看看病,那怕是正正规规地躺一躺,舒舒服服地睡一天觉也好。可是不行啊。看着别人都在干活儿,自己躺在那儿睡大觉,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那就再坚持坚持吧,也许过两天就会好一点儿。( 文章阅读网:www.191k.com )就在这个时候,公社的杨社长和武装部的周部长上山来看我们了,当他们看到我和还坚持在山上的突击队员们,个个都穿着破衣烂衫,浑身上下到处是被抠挠破的一条条、一道道、一块块的血印痕迹,如同一群讨口要饭的叫花子,狼狈不堪地站在工棚里。不由得邹起了眉头。杨社长和武装部的周部长眼睛湿润了,把我们一个个地拉着转圈看了好几遍。二位领导什么也没有说,是啊,他们还能说什么呢?谁家都会有孩子,谁家的孩子成了这样模样,当家长的会不心疼呢?杨社长和武装部的周部长来到我面前,拉着我的手,又轻轻地拍去了我身上的泥土和碎石渣:“小石,你受苦了,要注意休息,身体是革命的本钱。不要累了。”我的眼角也湿润了,半天说出一句话“没什么,只要能把工程干上去,苦点累点算不得什么,我们都是盼着早点能把洞子打穿,一旦完成任务下山,我一定好好地休息休息,希望领导能多想到一下我们就行了。”……不久的几天以后,又有几个年轻人来到了中秋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