啸傲苍穹唱大风(2)

推荐人:妮儿 来源: 时间: 2017-09-22 11:05 阅读:
啸傲苍穹唱大风(2)
啸傲苍穹唱大风(2)——读艺术家刘笑宇2005年春天,我应笑宇之邀去了他的工作云南昆明。在昆明火车站,他和姐夫老鬼来接我。一见面,我顿时想起宋・范成大《吴船录》云:“发常州。平江亲戚故旧来相迓者,陆续于道,恍然如隔世焉。”范成大去之常州,迎之者可谓轰烈,我来之春城,有笑宇和老鬼相迎,心生感念。几年未见,笑宇那一头浓浓的黑发未变,那浑厚的声音响亮未变,那脚步的铿锵未变,我却一脸倦态,心思重重,来此满目陌生,一身孤单。我在逃避着什么,寻找着某种寄托灵魂安放之地。我没和笑宇说起我的苦衷,他也不便多问。在昆明的日子,笑宇十分繁忙却时常抽空陪我,即使出差云南的某地,也要当天赶回,生怕怠慢了我。我们对酒豪饮谈文论道,游览滇池西山石林民族文化村,吃遍了云南特色佳肴,昆明之行让我因某情感裂痕之痛变得淡然。( 文章阅读网:www.191k.com )让我吃惊的是,他对茶文化、地域文化、宗教文化研究乐此不疲,高深广博的知识信手拈来;更让我惊奇的是,一次偶然去了他的工作间,触目是满屋的书,满屋的书法作品,尤其是笔架笔筒上的毛笔格外醒目,排列布阵甚是壮观,其中一管狼毫湿墨未干还喷着墨香。置身其处,顿时使人神气清朗,全身通亮起来。我知道他的书法在行,并未想到有如此精妙的修炼。我被吸引住了,并责怪他隐藏如此之深,功夫在磨砺中不声不响却给人惊诧连连。他连连解释只是练笔而已,轻描淡写带过。却在这时有几人来访,在谈论中都是求他的书法作品而来。笑宇的书法已在春城昆明已有名气。他真是来者不拒,谦恭地将书法作品一一送人。他的重情重义,总是使人感动。基于此,他拥有众多的朋友,并为之而付出。然而,重情者难免吃亏,大义者却不聚财,这应验在笑宇身上再恰当不过了。当时他在星城长沙,年纪轻轻的处级干部,才华横溢被上司器重,有望在仕途飞黄腾达。那时,正值下海潮,允许体制内的人做生意,他曾办过餐馆,朋友聚会经常于此,喝酒行令不断,这样轮回反复,生意极好,却不赚钱,究其原因那餐馆被朋友喝倒了关门了事。有朋友来长沙,经常与之来往,当然掏腰包的是他;更有甚者,长年累月扎在他家,吃住一条龙他全包了,搞得他经济拮据又不说,还壮怀激烈地挺着。还有求他办事的人络绎不绝,他原则性又极强,这样就得罪了朋友,接之就恶意中伤他,搞得他疲惫不堪,有苦难诉。为此,他寻找着另一种活法。或许,他的基因中不安分的成分异常活跃,也就导致着他的出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