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感悟生活 > 花帽僧

花帽僧

推荐人:夜雨 来源: 时间: 2017-09-15 11:16 阅读:
花帽僧

花帽僧者,僧帽花也,又称桔梗花。今以花拟人,简述桔梗种植过程中的经验心得,反省中药材野生变家种以及规模化种植等一系列进程中更深刻的时代困惑

去年五月,花帽僧帅亿万子弟由围场南下隆化,拓土500余亩,打造花海项目。花兄见面说:我们众籽民早盼南下,扎根生芽,地可深翻?起床、播种机是否完备?底肥如何?我说,众位旅途劳顿,稍作休息。我将竭力让大家早日列队扎营。

这个时候,深翻犁还在地里轰轰隆隆。翻土只有35厘米,土层所限,1304拖拉机也望地兴叹。抛肥机欢乐地把颗粒复合肥抛向松软的土地,起床机苦于缺少牵引拖拉机,只好苦哈哈地等待深翻犁让位。雷沃554和铁牛拖拉机牵引两台老式七垄可调式条播播种机随时准备上床作业。

花帽僧口口声声说自己的部队精明强干,我欲检视其籽民质量。其籽若芝麻而更小,亮黑或乌黑有光泽;千粒重12-13g,抚之凉而滑,有质感;然多有尘在手,似旅途颠簸。花兄说:勿虑,籽民新鲜而非陈货,芽率九成可保。我再想做催芽实验,却没有时间准备设备了;只好取样封存,以备后查。

临播,花帽僧在众籽民前誓师:吾先民尝居山坡、旁,与杂草争肥水,共虫蚁夺时光,一载扎根,再岁繁荣;地广者,不过三五平聚落;家昌者,不过十数株斗艳。今我籽民不下亿万,列队成行,广播数百亩,皆你我同心协力、德之所致也。吾等当不负光阴拼搏生长,再创辉煌

花兄如此郑重,我也不敢怠慢,加紧催促进度。深翻犁昼不停,终于在阳历五月底准备妥当。起床机在后,喷药机在前,1304拖拉机开足马力,开始起床,床宽1.2m,床间距0.4m。喷药机将氟乐灵水溶液化作一道道黄雾拌进土层,氟乐灵亩用量不超过200mL,平均用量150mL/亩左右。花帽僧见此,不禁感慨:有肥缓释,难有不测之饥;有药灭草,稍解稗欺之苦。( 文章阅读网:www.191k.com )

条播机跟进试播,反复调试,机主心思细腻,不厌其烦。一床7行,行距15cm,播深1-2cm,亩用籽量2-2.5kg。机主调试播深常常爬在地上,用手指拨开覆土,一点点找出种子,检查播深和用种量。我也妆模作样地检查一番,花帽僧见了讥笑不已:大人,是不是一粒籽兵都找不到啊?想我百万雄兵自此扎营列阵,大人若不知兵,如何为将也?我羞惭不已,籽兵下地,我却不知道花帽僧需要什么、不需要什么、怎样生存、怎样成长

时至六月中旬,花帽僧众籽兵排布完毕。我却忧心忡忡,坐在地头与花兄探讨。我问:籽兵入地,何时出土?花兄说:地温升,水至,温润透气,我籽兵将速速萌发,旬月可见苗出地,抑或籽兵露白,胚芽生根。再问:地温几何?水几多?花兄说:地温20-25℃最宜,地表湿润不干即可。切记籽兵萌发出土时,勿让土地干燥,烈日暴晒。。。。

花帽僧虽然号称籽兵强干精明,但我屡屡被告知,其籽兵出苗破土的时间在20-40天范围内甚至更长,发芽率能有六七成就会足苗。为了保证出苗,动用了大量人力物力铺设喷灌设备。喷灌设备不能满足所有地块,只能来回移动使用,尽管这样,仍有一少半面积处于半自然状态下自生自灭。花兄没少跟我抱怨:大人如此仓促行事,计划不密、准备不周,置我众籽民以危险之中,何故也?例如阵地之选择,或沙地、或黏土、或沙壤土,境况复杂,将何以高产?我安慰花兄:今上贪心而少金,急功而近利,非我等所能左右。劳军而动众,刀山敢往、火海不怯,我等之责也。

花帽僧的顽强超过了我的预计,土壤状况最好、喷灌及时的地块已经绿苗。另外一部分沙溜地缺乏喷灌设备,几场小过后,眼看着花帽僧的大军顶开了地皮儿,划出了一道道笔直的细线。然而连续三四天高温暴晒,刚要破土的绿兵几乎全军覆没。花兄提出了严重抗议:竖子!折我雄兵千万,皆汝之过也。吾尝叮嘱再三,何故置若罔闻也?我惭愧不已:六七月当入季,奈何水久久不至,而喷灌能力不足,吾调配失当,悔之不已。花兄余怒未消:大人之过尚不止此,喷灌过处,井水冷凉,不择时机,连续喷灌,我籽虽生芽破土,冷水加诸身而烈日当空,此弱苗伤根之大过也。出土时机既过,若水频落,枝叶徒长而根不牢,减产降品之源也。

初醒,赶紧调整喷灌时间和强度,避开高温喷灌,不缺水则不灌水,以保证幼苗扎根深厚,根条顺溜。

花帽僧到底生活力极强,本来全军覆没的地块在季到来的七月底竟然奇迹般地长出了幼苗,略略看去也有五六成苗吧。

季,也是花帽僧战斗的季节

氟乐灵的封闭作用并非对所有杂草管用。杂草陆陆续续冒了出来,我不敢懈怠,到九月底连续组织了4-5次全面的人工拔草,杂草在第一年得到了有效的控制。花兄满意的可能也就这点儿微薄的功劳了。

花帽僧的大军在幼苗的时候出现了疫情,据说是真菌引起的根腐病或者茎基腐病。花兄叹息:自我籽民出山入家,疫病如影随行,非药物不可控者,何也?先祖久居深山,不曾有灭种之忧;今我辈坐拥亿万之众、配享肥沃之壤,一旦有疾,往往有族灭之险。噫!我劝慰说:花兄过虑!今药物防治虽不能根除疫病,尚可保大军于万一。

连续用过两三次药后,根腐病并没有明显的蔓延,药商也没有把话说满。紧接着小地老虎成灾,常常趁着月色将近,盗洞出地面咬噬茎叶,白天又潜伏破坏根茎。花帽僧叫苦不迭,我搬来高效氯氟氰菊酯救急。高君低毒高效,下午天凉后趁着地老虎纷纷出动,喷雾杀敌,果然奇效,数日后,小弟老虎之祸就这样悄悄结束了。

花帽僧们迅速生长,菟丝子也不期而至。菟丝子是这样深深地恋着花帽僧,先是一两株花帽僧兵受到了菟丝子的魅惑,与其如胶似漆地粘连一起,紧接着一排花帽僧兵都与菟丝子纠缠在了一起。我只好安排工人将花帽僧与菟丝子一并割掉让他们同归于尽。花帽僧感叹:菟丝子君如此纠缠,诚可恶也。

九月末,秋凉日重。花帽僧头顶的僧帽花早已凋零,茎基腐病或者紫纹羽病再度侵染。有药商准备下猛药,花帽僧不无忧虑:我将凋零,入冬以待来年,奈何新病旧疾复来,欲听天由命,绝药以自强,何如?我说:小试,不验则弃疗。

果然,用药没多久,几场霜降下来,花帽僧地上茎叶枯萎了,地下根茎则蓄积能量准备来年焕发新春。用药的效果也无法评价,花帽僧的顾虑或许是正确的。

一年,花帽僧根茎大的能长到10cm以上,直径超过拇指,小的也有6-7cm,越冬的问题被提到日程安排。前期准备的冻水法、追施粪水、草木灰保证越冬的方案也因为资金问题搁置。我不由为花帽僧能否挨过这个零下20℃的冬天感到不安。

来年四月间,我早早来到地里扒开渐渐化开的土层,花帽僧顶着两三个新芽等待着气温回升。花帽僧说:是冬大救命之被也。再看时,还是有许多植株薄皮而浓髓,似乎是冻伤,也有一些呈现更为明显的腐烂症状。发病植株大小不一,我判断应该是先有机械损伤,如霉斑过虫蛀,进而冻害加深,春天冻伤融化而或烂或脓。越冬死亡是花帽僧生活过程必经的一步,但是确切的死亡原因似乎谁也说不明白

开春大旱,旱情持续至六月中旬,花帽僧经过一个冬天历练,在周围玉米田纷纷卷叶告急的情况下,依然生机勃勃的生长。我也趁着春日暖阳安排了一次完整的除草行动。除草行动因为骤然中断的资金供应而被迫停止。花帽僧健壮生长,在季到来的时候,身高已经超过了去年的一倍。好景不长,以灰灰菜、苋菜为主的阔叶杂草大军随着季的到来迅速崛起。七月份,花帽僧头顶僧帽的时候,杂草已经密密麻麻地笼罩了整个大地只有部分花帽僧队形整齐、节奏紧密的地块有效地遏制了杂草的生长。

花帽僧不甘在拼搏一年后拜倒在杂草的胁迫之下,我也抓紧时间在七月底一次组织了杂草清除行动。清除行动结束后,有两成左右的大田花帽僧被杂草彻底消灭,只留下地下根茎艰难地生存。

花帽僧似乎不再对我抱有希望:命也,不可违。初,我等意气风发,愈高产而不吝肥、不惜财、不殆于用药,然火未旺而去其薪,过不更而免其责;今根条大小不一、多分支根而粗糙,皆当初播期不当、择地不严、肥水不及、管理不勤之过也。我等虽家种犹野生,品质不过中下,其是非何论?厚肥猛药,我不欲也。厚肥则徒长,徒长则药性不佳;猛药则祛疾,祛疾则药残不料。厚肥猛药,失我本性也。然聚万众之师,劳民伤命,不药不肥,何以保质增产?再思,今岁汝之过未尝无功矣!轻肥寡药,我等虽屡遭摧残,损兵折将,然昂昂然生者,众矣!若药效药残达标或者过优,虽量减型陋,我等心亦安矣!

我拿出粗估的产量准备安慰花帽僧,又觉得产量不过自欺欺人而已。花帽僧生长,土、肥、水、管而已,虽然期间遇到了不正常的天气状况,但是管理不到位、准备不充足一点儿就让花帽僧的一生饱受煎熬,还能怎样弥补呢?倒是听了花帽僧一番阔论,更加自惭形秽,无地自容。

曾经去医院就医,美女医生开药叮嘱:我们西医不相信中医药,中药可作为辅助治疗,万不可乱用药。我惶恐,又问主任医生。主任解释中医治病,泛泛而论,归因不明,效果不确,缺乏足够的科学指导。待其开药,一味中药却花了大半的药费。唏嘘,现代科技解构的不仅是社会组织,也把人体解构的详详细细。中医强调的整体论辩证法相对于解构完毕的心肝脾肺肾或许显得太过芜杂繁复,医者尚且惑之不解,病者哪得心安?

与西医实实在在的困惑一样,中药材野生资源的枯竭、家种药材品质的下降和中医诊疗水平的下降等给政府和民族医学的发展敲响了警钟,中医药产业正在被政府大力推广。在一系列因素的推动下,健康产业正在成为一个圈钱的名利场。

在这个名利场的漩涡之中,一味可以中医药正名的中药材需要不仅仅是华丽丽的包装,更需要每个人的良心来播种。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