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晓风散文《谁敢?》

推荐人:点点 来源: 时间: 2017-08-25 16:32 阅读:
张晓风散文《谁敢?》
那句话,我是在别人的帽徽上读到的,一时找不出好的翻译,就照英文写出来,把图钉按在研究室的绒布板上,那句话是:Whodareswins。(勉强翻译也许可以说:"谁敢,就赢!") 读别人帽徽上的话,好像有点奇怪,我却觉得很好,我喜欢白纸黑字的书,但更喜欢写在其他素材上的话。像铸在洗濯大铜盘上的"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像清风过处,翻起文天祥的囚衣襟带上一行"孔曰成仁,孟曰取义……读圣贤书,所学何事……",像古埃及的墓石上刻的"我的心,还没有安睡"。喜欢它们,是因为那里面有呼之欲出的故事。 而这帽徽上的字亦有其来历,它是英国二十二特种空勤部队(简称SA,S)的队标(如果不叫"队训"的话)。这个兵团很奇怪,专门负责不可能达到的任务,1980年那年,他们在伦敦太子门营救被囚于伊朗大使馆里的人质。不到十五分钟,便制伏了恐怖份子,救出十九名人质。至今没有人看到这些英雄的面目,他们行动时一向戴着面套,他们的名字也不公布,他们是既没有名字没有目的人,世人只能知道他们所做的事情。 "Whodareswins。" 这样句子绣在帽徽上真是沸扬如法螺,响亮如号钹。而绣有这样一句话的帽子里面,其实藏有一颗头颅,一颗随时准备放弃的头颅。看来,那帽徽和那句话恐怕常是以鲜血以插图为附注的吧! 我说这些干什么? 我要说的是任何行业里都可以英雄没有名字没有面目,但却是英雄。那几个字钉在研究室的绒布板上,好些年了,当时用双钩钩出来的字迹早模糊了,但我偶然驻笔凝视之际,仍然气血涌动,胸臆间鼓荡起五岳风雷。 医者是以众生的肉身为志业的,而"肉身"在故事里则每是几生几世修炼的因,是福慧之所凝聚,是悲智之所交集,一个人既以众生的肉身为务,多少也该是大英雄大豪杰吧? 我所以答应去四湖领队,无非是想和英雄同行啊!"谁敢,就赢!"医学院里行者应该是勇敢的,无惧于课业上最大的难关,无惧于漫漫长途间的困顿颠踬,勇于在砾土上生根,敢于在砾土上生根,敢于把自己豁向茫茫大荒。在英雄式微的时代,我渴望一见以长剑辟开榛莽,一骑遍走天下的人。四湖归来,我知道昔日山中的一小注流泉已壮为今日的波澜,但观潮的人总希望看到一波复一波的浪头,腾空扑下,在别人或见或不见之处,为岩岬开出白的花阵。但后面的浪头呢,会及时开拔到疆场上来吗? 谁敢,就赢。 敢于构思,敢于投身,敢于自期自许,并且敢于无闻。 敢于投掷生命的,如S.A,S会赢得一番漂亮的战果。敢于深植生命一粒麦种的阳明人,会发芽窜出,赢得更丰盈饱满的生命。有人敢吗?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