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晓风散文之错误

推荐人:不开心 来源: 时间: 2017-08-23 08:48 阅读:
张晓风散文之错误
中国错误不见得是一件坏事,诗人愁予有首诗,题目就叫《错误》,末段那句"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错误"四十年来像一枝名笛,不知被多少嘴唇鸣然吹响。 《三国志》里记载周瑜雅擅音律,即使酒后也仍然轻易可以辨出乐工的错误。当时民间有首歌谣唱道:"曲有误,周郎顾。"后世诗人多事,故意翻写了两句:"欲使周郎顾,时时误拂弦。"真是无限机趣,描述弹琴的女孩贪看周郎的眉目,故事多弹错几个音,害他频频回首,风流俊赏的周郎那里料到自己竟中了弹琴素手甜蜜的机关。 在中国故事里的错误也仿佛是那弹琴女子在略施巧计,是善意而美丽的--想想如果不错它几个音,又焉能赚得你的回眸呢?错误,对中国故事而言有时几乎成为必须了。如果你看到《花田错》、《风筝误》、《误入桃源》这样的戏目不要觉得古怪,如果不错它一错,哪来的故事呢! 有位德国戏剧家布莱希特写过一出《高加索灰阑记》,不但取了中国故事做蓝本,学了中国平剧表演方式,到最后,连那判案的法官也十分中国化了。他故意把两起案子误判,反而救了两造婚姻,真是彻底中式的误打误撞,而自成佳境。 身为一个中国读者或观众,虽然不免训练有素,但在说书人的梨花简嗒然一声敲响或书页已尽正准备掩卷叹息时候,不免悠悠想起,咦?怎么又来了,怎么一切的情节,都分明从一点点小错误开始我们先来讲《红楼》吧,女娲炼石补天,偏偏炼了三万六千五百零一块。本来三万六千五百是个完整的数目,非常精准正确,可以刚刚补好残天。女娲既是神明,她心里其实亮的,但她存心要让一向正确的自己错它一次,要把一向精明的手段错它一点。"正确",只应是对工作的要求,"错误",才是她乐于留给自己的一道难题,她要看看那块多馀的石头究竟会怎么样往返人世,出入虚实,并且历经情劫。 就是这一点点的谬错,于是大荒山无稽崖埂峰下,便有了一块顽石,而由于有了这块顽石,又牵出了日后的通灵宝玉。 整一部《红楼原来恰恰只是数学上三万六千五百分之一的差误而滑移出来的轨迹,并且逐步演化出一串荒唐幽渺的情节。世上的错误往往美丽,而美丽每每不错误,惟独运气好碰上"美丽错误"才可以生发出歌哭交感的故事。 《水浒传》楔子里的铸错则和希腊神话"潘朵拉的盒子"有此类似,都是禁不住好奇,去窥探人类不该追究的奥秘。 但相较之下,洪太尉"揭封"又比潘朵拉"开盒子"复杂得多。他走完了三清堂的右廊尽头,发现了一座奇神秘的建筑:门缝上交叉贴着十几道封纸,上面高悬着"伏魔之殿"四个了,据说从唐朝以来八九代天师每一代都亲自再贴一层封皮,锁孔子还灌了铜汁。洪太尉禁不住引诱,竟打烂了锁,撕下封条,踢倒大门,撞进去掘石碣,搬走石龟,最后又扛起一丈见方的大石板,这才看到下面原来万丈深渊。刹那间,黑烟上腾,散成金光,激射而出。仅此一念之差,他放走了三十二座天罡星和七十二座地煞星,合共一百零八个魔王…… 《水浒传》里一百零八个好汉便是这样来的。 那一番莽撞,不意冥冥中竟也暗合天道,早在天师的掐指计算中——中国故事至终总会在混乱无序里找到秩序。这一百零八个好汉毕竟曾使荒凉的年代有一腔热血,给邪曲的世道一副直心肠。中国历史当然不该少了尧舜孔孟,但如果不是洪太尉伏魔殿那一搅和,我们就是失掉奔的林冲或醉打出山门的鲁智深,想来那也是怪可惜的呢! 洪太尉的胡闹恰似顽推倒供桌,把袅袅烟雾中的时鲜瓜果散落一地,遂令天界的清供化成人间子的零食。两相比照,我倒宁可看到洪太尉触犯天机,因为没有错误没有故事——而没有故事人生可怎么忍受呢? 一部《镜花》又是怎么样的来由?说来也是因为百花仙子犯了一点小小的行政上的错误,因此便有了众位花仙贬入凡尘的情节。犯了错,并且以长长的一生去截补,这其实也正是部分的人间故事吧! 从比较文学的观点看来,有人以为中国故事往往缺少叛逆英雄。像宙斯,那样弑父自立的神明,像雅典娜,必须拿斧头开父亲脑袋自己才跳得出来的女神,在中国是不作兴有的。还算捣蛋精的哪咤太子,一旦与父亲冲突,也万不敢"叛逆",他只能"剔骨剜肉"以还父母罢了。中国故事总是从一件小小的错误开端,诸如多炼了一块石头,失手打了一件琉璃盏,太早揭开坛子上有法力的封口。(关公因此早产,并且终生有一张胎儿似的红脸。)不是叛逆,是可以了解的小过小犯,是失手,是大意,是一时兴起或一时失察。"叛逆"太强烈,那不是中国方式中国故事只有"错",而"错"这个既是"错误"之错也是"交错"之错,交错不是什么严重的事,只是两人或两事交互的作用——在人与人的盘根错节间就算是错也不怎么样。像百花之仙,待历经尘劫回来依旧是仙,仍旧冰清玉洁馥馥郁郁,仍然像掌理军机令一样准确的依时开花。就算在受刑期间,那也是一场美丽的受罚,她们是人间女儿,兰心惠质,生当大唐盛世,个个"纵其才而横其艳",直令千古以下,回首乍望的我忍不住意飞神驰。 年轻,有许多好处,其中最足以傲视人者莫过于"有本钱去错",年轻人犯错,你总得担持他三分——一次,我给学生订了作业,要他们每念几十首诗,录在录音带上缴来。有的学生念得极好,有时又念又唱,极为精彩。有的却有口无心,苏东坡的"一年好景君须记,正是橙黄橘绿时",不知怎么回事,有好几个学生念成"一年好景须君记",我听了,面摇头莞尔,一面觉得也罢,苏东坡大也不会太生气。本来的句子是"请你要记得这些好景致",现在变成了"好景致得要你这种人来记",这种错法反而更见朋友之间相知相重之情了。好景年年有有,但是,得要有好人物记才行呀!你,就是那可以去记住天地岁华美好面的我的朋友啊! 有时候念错的诗也自有天机欲汇,也自有密码可按,只要你有一颗肯接纳的心。 在中国那些小小的差误,那些无心的过失,都有如偏离大道以后的叉。叉亦自有其可观的风景,"曲径"似乎反而理直气壮的可以"通幽"。错有错着,生命和人世在其严厉的大制和惨烈的大叛逆之外也何妨中国式的小差错小谬误或小小的不精确。让叉可以是另一条起点,容错误中国故事里急转直下的美丽情节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