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东青之歌

推荐人:妮儿 来源: 时间: 2017-08-09 19:40 阅读:
海东青之歌
“海东”不是大海里的东西,而是世界一种最凶猛的猎。海东有“万之神”、“战神”之美称,自古以来,海东就是我国北方少数民族的图腾崇拜,是“民族”的象征。  传说中,十万只神才出一只海东。一千多年前,在天苍苍、野茫茫的大草原上,这种“万之神”曾激起了契丹和女真两个游牧民族的深仇大恨,最终导致了“大辽国”的消亡、“大金国”的崛起。  我对海东仰慕已久。在一个充满激情严冬,为了切身感受和探寻女真人创造的“金源文化”,我曾踏着皑皑白来到了位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阿城区南郊的新修建的金上京历史博物馆,亲眼目睹了海东的尊容,那种超乎寻常的敬畏之感,令我怦然心动。  在蓝色海岸线上,海东屹立在岩石端,英姿勃发,霸气凛然。它身躯矫健,羽毛光洁明亮,眼睛又圆又大,犀利耀光,长长的嘴喙锐利弯曲,白的脚爪如同银钩。它机警凌厉,昂首鸣叫,势若凌空,一派战神的雄姿,一旦在高空飞行中发现猎物,它就会迅速将两翅一收,敏捷地来个鹞子翻身,然后又像飞镖一样俯冲直下,闪电一般捕捉猎物,万无一失。更令人惊奇的是,海东居然是捕捉庞大天鹅的高手,俨然空中狩猎的“巨无霸”。  海东原产于寒冷的鄂霍次克海岸,以及黑龙江、松花江、乌苏里江、辽河流域,栖息海岸岩石、开阔山地、峡谷沟壑、近海岛屿、森林原地带。海东生活的地域,也是契丹、女真等北方诸多少数民族世代居住的地方。据说,这里的江河海岸曾出产一种奇大的珍珠蚌,珍珠蚌里有非常名贵的珍珠。珍珠蚌在每年入冬大熟,但因这里气候寒冷,坚冰数尺,人工无法凿冰取珠,古代先民只好望“珠”兴叹了。后来,聪明的女真人发现一个奇特的现象:在江河海岸飞翔的天鹅最喜欢捕食水里的珍珠蚌,而且在食蚌后将珍珠吸取出来,藏于嗉囊之中。越是大天鹅、老天鹅,嗉囊中珍藏的珍珠就越多、越珍贵。成群结队的天鹅有很强的团队意识,人们很难大量捕获,很难获得大量珍珠。但是海东是天鹅的劲敌,可以通过海东间接获取珍珠。  于是,女真人开始驯养海东。从幼鸟到成鸟,经过反复驯化,最终收到奇效,开创了人类驯养凶猛飞禽的历史先河。女真人将驯化的海东放飞天空,海东就会迅速地捕捉到天鹅,并且不去吞噬,而是叼着猎物飞回到主人的臂膀上。女真人从天鹅嗉囊中采集珍珠,从而获取了大量精美绝伦的宝贝。  这样一来,海东成为名副其实的“海珍珠”,为女真人创造了大量财富,从而使女真人名声大噪,在北方诸多游牧部落里迅速强大起来。女真人和海东结成了命运共同体,他们将海东视为最高图腾,象征着机智勇敢、正直坚韧、拼搏进取顽强向上的民族精神。据考证,《山海经》“大荒之中有九凤”之说,很有可能就是指古东北的神鸟,即后世的海东。《本草纲目》中记载:“雕出辽东,最俊者谓之海东。”唐代诗人李白有诗曰:“翩翩舞广袖,似鸟海东来。”  海东名字由来一种说法是女真人语的汉译,叫“朱理真”, 读音是“诸勒”,与“朱理”之音相通;“海”的读音为“申”——“海东”拼合后为“诸勒申”,与“朱理真”同音。因此有研究者认为,“女真”的含义为“东方之”,而这个“东方之”就是“海东”。另一种说法是,海东原产于大辽国东北境外的五国部落的东海岸上,本名“鹘”,全称“海东鹘”,简称“海东”。那么神奇的海东是怎样关系到大辽国和大金国的兴亡呢?  中国北方历来是游牧部落民族驰骋的疆域。发祥于辽河上游西拉沐伦河畔的契丹人,是继匈奴、东胡、突厥、乌桓、鲜卑等强盛少数民族之后的又一个强大少数民族蓝天上的雄,绿草原的骏马,是游牧民族的最高宠精神象征。契丹人以“镔铁之躯”创建了大辽国,统一了散居在东北边陲的各个少数民族部落。  大辽国的一个基本国策叫“春水游猎”。每年开春消融,辽皇帝都要从辽上京出发,行程数日后,到达长春州的一个叫鸭子河泺的“天鹅湖”,在此进行“春水游猎”活动。侍卫们身着墨绿色衣服,各拿锣鼓器具,埋伏在方圆几百平方公里的河畔上。辽皇帝头戴羽,身披鹤氅,昂立于上风口的观礼台上。当回归的天鹅成群结队飞落到岸边时,探骑立刻举旗通报,然后远泊鸣鼓,使天鹅惊起腾飞。届时,辽皇帝就会庄严地下达圣旨:“放!”于是,蓄势待发、威武健勇的海东便腾空而起,凌云擒鹅,气势无比壮观。  最骁勇的海东为辽皇帝捕捉到第一只天鹅后,辽皇帝龙颜大悦,手擎立下头功的海东,耀武扬威,将天鹅献宗庙,祭祖先,祈福盛世太平。各部落首领为了向辽皇帝献媚祝捷,每个人头上都插上天鹅毛,以此为“皇之俘”,山呼万岁。辽皇帝犒赏君臣,钦赐御酒,纵情作乐,彻狂欢。“春水游猎”达到高潮时,天鹅湖畔鹅毛翻飞,一片洁白的盛景。  海东给游牧民族带来了无尽欢乐,也成为强国的象征。因此,大辽国对捕捉驯化海东极为重视,专门设置了“坊”机构,臣下以先捕或多捕海东得重赏,也以失掉捕捉海东最佳时期而获重罪。大辽国统治者每年都强行向女真人索取海东作为贡品。  然而,捕捉并驯化海东极不容易,民间就有“九死一生,难得一”的说法。女真人将野性十足的海东用网捕获后,要拜谢“神格格”的恩赐,然后带回家,放在房里,加上“脚绊”,几天几不让海东睡觉,磨掉野性,以此“熬”;再通过“过拳”、“跑绳”等环节,使其听从“喝令”。最后,通过“勒膘”,强健肌肉,便于捕猎。  野生的海东经过驯化后,就可以到山野之中“放”了。女真头领手擎海东站在高处观望,让族人用木棒敲打树丛,轰赶野物,俗称“赶仗”。当猎物奔跑或飞出丛林后,海东立即尖叫一声,俯冲下去,抓捕猎物。女真头领取下猎物后,只给海东吃一点动物内脏,不可喂饱,原因是“饱不拿兔”。次年早春,女真人将海东喂饱,除去铃铛和脚绊,将其放归大自然,过春天夏天,以繁殖后代。  大辽国末代皇帝天祚,昏庸残暴,治国无方,导致民怨四起。面对即将崩塌的帝国大厦,他依旧打猎玩乐,而且在出猎时,必须让海东和猎犬紧紧相随。于是,群臣们也极力效仿,手牵猎犬,肩搭海东。一时间,辽朝王公贵族们都以肩搭海东为时尚,人共荣。海东成为“国宠”,全民共追之。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