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艾草飘香

艾草飘香

推荐人:夜雨 来源: 时间: 2017-08-09 15:23 阅读:
艾草飘香
那天我回到老家感觉累了母亲知道后,就从家里的贮藏间,拿出贮存的艾草,放在天外晾晒。晚饭后,母亲用柴火在土灶里煮了一镬艾草。镬中的热气冒了出来,水将烧开时,艾草已散发出满屋的清香,以至老家里的院子也在色中充满艾香。这种味道,又一次唤起了我儿时记忆。我把母亲煮透了的艾草连同汁,倒在盆中,稍降温,再慢慢地将双脚放入,当艾草连同火热的艾草汁,浸没脚背,浸漫到脚踝时,霎那间,一股热量从脚心传递上来,并向整个身体发散。一会儿,我的膝盖和背脊,乃至额头,沁出了微汗,全身发热,充满了惬意。  从前,每年清明节前后,浙东大地上的艾草开始长出新叶,我们叫艾。艾遍布房前屋后,就连的两旁,荒地野坡,嫩绿的新艾,也齐齐刷刷地长。于是,人们忙着采艾做麻糍、团,还有年糕。这个时候母亲肯定不会闲着,她会背着茶篓,拿着沙尖去“撬”,回来后,忙着去除杂草黄叶,挑净后再清洗,再烧开水汆一下,拧干成团,这样可以用作做麻糍之类食品的原料了。  后来,艾长大了,生出了秆子,就被我们叫做艾草,到齐腰高的时候端午也快到了。这时,母亲就会清早出门,踏着露珠,拿着茅刀,早早地出去割艾草。艾叶干燥后,再用棉布缝制的袋子装好,放置在通风阴凉处。艾叶,不仅可以用作缝制枕头,在冬日里,母亲还会用它熬水,或加糖饮用暖胃,像吃中药一样,虽然苦涩,但饮后回味有甘;或盛在盆里泡脚。我记忆最深的也最喜欢的是冬日母亲我们兄妹烧来大盆艾草水泡脚,泡脚后,晚上睡在被窝里全身热乎,还会出汗,至今仍记得。  从前的端午早晨村庄里讲究的人家就会早起,把艾草扎好挂在堂前的门旁,老人这样能驱邪避灾。还因艾草会散发出浓烈、辛辣的味道老家的人们常常会把它挂在门楣上,用土法驱虫。到了盛夏,会拿出来扎成小把,点燃后用于熏驱蚊子,到冬季取下,用于煮汁暖脚。  盛夏用艾草驱蚊,我们叫做“艾香”,我最喜欢玩。大人将长长的艾草扎成一小捆,点燃后再弄灭,艾草就会像香火一样自燃,并散发出带着浓浓艾香味的烟雾。这时我会自告奋勇,去拿“艾香”熏蚊,因人小艾草捆长,学着大人样,围着纳凉的人群转,常常将“艾香”上头的火东撞西碰。  我稍长,每逢端午节前后,常和母亲一起采集艾草。母亲说过,艾草在这个季节如果不及时采集,就会变老失去药用价值家乡艾草秆子笔直,很少有斜枝条,枝叶上面附着一层薄薄的乳白色的绒毛,叶片类似菊叶。我抱着收割好的新鲜艾草,艾草散发出的香气,使人心安,使人踏实,更使人愉悦,就会体会到母亲身上的味道。  浓浓艾草香,悠悠情。现在家乡田野上仍有艾草,只是每年清明前后采集艾的人会多些,用艾草制作枕头,或捆扎成“艾香”的已经很少了,只是母亲还保留着收藏艾叶习惯。因而,常有艾香在我家飘荡。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