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成了狗

推荐人:jieke 来源: 时间: 2017-08-01 16:12 阅读:
我们都成了狗
时候或许我们都成了,但又有着“质”的区别——  您是处境像,且丧了家,落魄而狼狈。骨子里则是人——一个德高至圣的人。据《史记·孔子世家》记载:当年您为了消弭诸侯争霸的战火,实现德政的主张,毅然走出故乡,带领弟子们颠颠簸簸,游说于列国之间,受尽了厄难和奚落,以至于被宋国人形容为“累累(瘦瘠疲惫样子)若丧家之”。您听后非但不愠不怒,反而“欣然笑曰‘……然哉!然哉!’”  您的这种态度值得品味,恐怕不能简单地看作无奈的自我解嘲,里面更有一种坚定乐观的执着——我就是要为理想奔波到底,即使窘迫如无家可归的,凄凄惶惶地流离失所着,也决不放弃自己追求,绝不向屠戮天下的霸道者俯首屈节,以换取高官厚禄。认准的道儿走到底,无论遇到多少艰难困苦,都从容地面对,勇往直前,展示出的正是一种人生的大境界啊!太史公将您称作“高山仰止”的千秋宗师,大概与此也不无关系吧。从中不也可以看出一个真正的哲人、智者、思想坚守念、矢志不渝的崇高形象吗?  我们则不然,不仅忍受不了的生存环境,更意识不到自己有时也会变成我们趾高气昂地宣称我们是人——是翻身做主了的一代新人。“喝令三山五岳开道,我来了!”——来了,就可以为所欲为,就能够掀翻一个世界,摧毁一切旧传统,横扫一切旧文化。殊不知,一切的“新”都脱胎于“旧”,无“古”哪来的“今”?当我们目空一切,狂妄到连这个起码的常识都否定的时候其实也便否定了自己作为人的理性,蜕变成了弱智的动物。于是乎,我们将您视为一切“旧”的总代表,狂犬吠日般,骂您个血喷头。  孔老夫子,您肯定做也想不到,您辞世两千多年后的1974年,在比您那时诸侯国的版图加起来还要大得多的中华大地上,爆发了一场“批林批孔运动”,竟然把您和一位现代的犯罪元戎烹搅一锅,大骂特骂了。其骂声之多、调门之大、语言之龌龊,不知超过了那位宋人的多少倍!如果灵魂有知,恐怕宽容如您者也会忍无可忍,很难再一笑置之了。翻一翻当初报道此事的报刊,我敢说,即使我们这些运动的参与者,后来经过时代的拨乱反正时间良医的救治,一旦头脑清醒了,也会为自己行为的荒唐懊悔不已。而令我至今汗颜、无法原谅自己的,是我当时曾参加过一个批林批孔学习班,疯样,狠狠地咬过您。  那是运动开始不久的暑假。我们公社四百余名教师,全集合在一个叫丁村口的乡下学校,扎营盘灶,一边学习女旗手主编的《林彪和孔孟之道》,一边开展对您的大批判。老实说,参加学习班的教师们,尤其我们年教师,大多是“文革”时期毕业中学生,根本没进过师范或其他高校的大门,几乎无“学识”可言,休说“传道、授业、解惑”了,自己传统之道也一无所知——无知到不知诸子百家都有谁,不知四书五经为何物——但越是无知的人,越容易自大疯狂盲目追风。所以,一犬吠影,百犬吠声,我们对批判您的理由想都没想,便学着领头犬的腔调,“汪”的一声,齐齐地扑向您,声嘶力竭地叫骂起来。  骂您开历史的倒车,——提出“克己复礼”;骂您是血腥的刽子手,——屠杀革命人士少正卯;骂您“名高实秕糠”;骂您顽固复辟狂;骂您是林彪的黑后台,是一切没落阶级的丧家……小组骂,大会骂,文字骂,漫画骂,整个校园里骂声一片;连教室的墙壁上也贴满了骂您的专栏,名之曰“口诛笔伐”。一时间我们把骂您当成了比赛项目,看谁骂得凶、骂得鲜、骂得入木三分。  我的骂声一定犬牙般尖利,还曾经被推荐到大会上发言。那天,我拿着连日来从《林彪与孔孟之道》一书和剪辑的报纸上,东拼西凑成的发言稿,人模样地登上讲台,一口咬定了您的“学而优则仕”,嘴嘴带毛地叫骂起来——  骂您自己是个官迷,三天不做官,便惶惶然不可终日,而一旦做了官,就“兴灭国,继绝世,举逸民”,企图复辟吃人的奴隶制,反动透顶;  骂您大肆鼓吹“读书做官论”,毒害了一代代的读书人,使他们有的变成了范进,有的变成了孔乙己:一个个全变成了“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寄生虫或封建统治者的走,实在的罪大恶极;  骂您的流毒无时不在,无处不有,连自己早年也无意间传染了您的病毒(实际上,自己之前从未读过孔孟的书),一度埋头读书,想成名成家,可见您对后世的毒害多深多广,必须进一步深揭狠批……  我的叫骂,赢得了一片掌声,被大会主持人称赞为能够上挂下联,切合教育界的实际,批判得有理有据有说服力。当时我还颇为受到的赞扬暗自高兴。而今天,当翻阅了《史记·孔子世家》,尤其认真通读了记录您言行的《论语》后,我只能当初对您的肆意诽谤感到羞愧了。其实,您思想的核心是“仁”和“礼”啊,要求人们人(“仁”)和自我束(守“礼”),正是对您所处的礼崩乐坏、诸侯残民时代一种拯救,即使提出复古的口号,也是想借以结束战乱,恢复社会的秩序和安定,完全符合人们的普遍愿望,怎么能说成“反动”呢?至于所谓的“毒害”云云,就更不值一驳了:范进和孔乙己能代表传承您学说的儒生吗?否!真正的儒生应该是临刑前从容遗言:“孔曰‘成仁’,孟曰‘取义’……”然后慷慨赴难的文天祥!恰恰是他们撑起了民族脊梁,使泱泱华夏成为独立于世的礼仪之邦。  退一步讲,纵使您的学说确有局限之处,那也理应分清主次,弘扬其中已经凝为民族魂魄的基本精神,舍弃某些不适合社会发展的部分,怎么能攻其一点,不及其余,甚至不惜歪曲原意、公然谩骂呢?一个把骂先哲视为时髦、引以为荣的人和人群,和之类的动物,又有多少的区别呢?  正是抱着一种悔罪的心情此刻,我给您写下了这封信。最后告诉您的又不仅仅是忏悔,还有希望和庆幸。因为忏悔的本身已证明我和我们一代人的迷途知返、回归人性;更因为我们民族完全恢复了理智,正本清源,还给您的学说以应有的地位和尊重,而且开始世界各地建立孔子学院可以相信,使您和我们分别变成时代结束了,彻底地结束了!您开创的东方文明正走向复兴,一个以您的学说奠基文明的古国正走向复兴……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