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我娘说

我娘说

推荐人:妮儿 来源: 时间: 2017-08-01 11:29 阅读:
我娘说
我的娃都好。  你大哥,王兴隆,小名大虎。生你大哥的时候,我17岁,拉肚子身体不好,八个月不够就生了,你大哥生下来不会哭,扫炕笤帚大,接生婆打了两巴掌才哭咧,两个月都不会哭,过满月请接生婆吃饭,接生婆认为是开玩笑:“笤帚大的娃还能活!”你大哥的嘴黄豆瓣大,耳朵轮子都没长好,穿的衣服有一匝,先连奶都不会吃,用勺子抿都不行,你婆用棉花给嘴挤,你哥毕业于西安干部行政学校,分配到紫阳工作,当过邮电局的副局长。  你二哥,王宝龙,小名黑虎,他看航空知识研究飞机,咱下放时,你哥做的飞机模型漂亮得很。  你大姐王佩,小名新芳。不到5岁就开始学绣花,绣了一双漂亮的绣花鞋,这双鞋不到一寸,蓝色红花,5岁半花就绣得很不错,天天坐在门口晒着太阳绣花,看的人不少,人不大就有了名气。  你小姐王锐,小名小芳。你三岁时有病,你小姐才8岁半,你得很,到你大那取点钱,每天放学回来给你买两毛钱腊汁肉,从舍不得吃。你大有病,倒痰盂,管你大都是你小姐倒的。  最小的就是你。你大你,没打过你,你姐你哥都你,你一岁多的时候,我和你大姐用被子摇你,你就是这样长大的。街道的人,有叫你砸不烂的,有叫你掌柜的。  你大叫王怀章,结婚23岁,不在56岁。  你大开过面房,当过经理,当过民也当过官。  你大是个干净的人,只打过你大哥一回,哑柏有个师范,你哥把被子带着去了两天,又回来咧,不想当老师,被你大打了两巴掌,那时家里的日子很穷,几乎到揭不开锅的地步咧,你大哥从哑柏回来,第二年春天去西安,上了西安行政干部学校最后被分配到陕南工作,这多少对你大是一种安慰。  51岁你大得的病,气管炎,吃亏就是咱没钱,要是有钱就没啥,以后转成了肺气肿,你大哥领了40块钱工资,到西安给你大看病,40块钱能干啥,你大有病把罪受尽了,平时气上不来,咳嗽得很厉害,临不在的前两天,你大总说不对头,那天出去转回来坐在桌前,叫了一声“虎”就不说话咧。  你大死后,埋在了沙河岸我们家下放的地方)。这是我最为后悔的,应该埋在北门巷。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