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步沙听潮

推荐人:飞飞 来源: 时间: 2017-08-01 11:29 阅读:
千步沙听潮
2011年10月15日(农历九月十九),是观音菩萨的出家日,我和老伴随电影《不肯去观音》创作考察团一行也来到这里。16日晨,我俩到杨枝禅林瞻仰过杨枝观音碑后,步向普陀山东岸的海滩走去。这个地方叫“千步沙”,南起朝阳洞,北至法寺,绵亘三华里,因其长度近千步而得名,又因沙质细腻,色泽如金,被誉为“千步金沙”。  秋日的太阳,明丽而温柔。穿过一片树林,右边是鸽子房,一群鸽子正在绿茸茸的草地上悠闲地散步、觅食;左边是汪碧水如镜的小湖,湖旁几株硕壮的棕树如伫立诵经的僧侣,他们的身边一大片粉色、红色的花朵悄悄地开放。再往前几步,就到了千步沙海滩。  海滩上的游人不多。脚踩着沙滩的感觉真好,松柔柔的,软绵绵的,似有弹性,不濡不湿。我们是在黄金编织的丝毯上散步吗?远眺茫茫东海,万顷碧波,潮起潮落,海潮一层层、一叠叠从远处涌来,刚刚投入千步沙的怀抱,便又匆匆别去,只留下深情的一吻。  老伴说:“咱们还是坐下来听潮吧,你会听到一种天籁之音。”  “天籁之音?难道是来自天国的声音?你又在蒙我吧。”  老伴没有回答,扶我坐在最靠海边的沙滩上。他说:“我不骗你,你仔细听,最好闭上眼睛听。”  我说:“人家都在看海观潮,你却要我闭眼听潮,要搞行为艺术啊?”  老伴似乎不屑与我解释自己先闭目而坐,像入定的老僧。我只好学他的样子,也闭上眼睛。  真奇怪啊!最初大海潮声骤响于耳际,后来渐渐远去声音仿佛也变轻了,再到后来,潮声似乎从耳畔转到心田,一浪一浪地叩击着心扉。这时,普陀山寺院里诵经的声音随风而至,忽高忽低,时有时无,缥缥缈缈,恰与潮声汇为一处。这种奇妙的组合,纯清而温馨,让我浮躁的心一下子沉静下来,同时感到了一种莫名的喜悦,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当我睁开眼睛时,眼前的潮声轰然再起,刚才的感觉又找不到了。老伴说:“这不奇怪,大自然,也可以说是佛,时时都试图与人类对话,只是人类太浮躁,太急功近利,太迷恋于眼前的红尘世界,才听不到它的天籁之音。”我赶忙问:“谁说的?”  老伴笑着指着南边,说:“她!”  在南面起伏的山峦之巅,我隐隐看到了露出半身的南海观音铜像。她屹立于普陀山南端龙湾山岗,高33米,重70余吨,是全国观音铜像之最。在千步沙看到的观音半身像有点朦胧……老伴又笑着指了指东南方向的珞珈山,说:“还有他!”  放眼望去,珞珈山的轮廓宛如一尊安详的睡佛。  我明白了,潮声即佛音,它是对世俗众生的一种劝喻。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