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咸菜滋味

咸菜滋味

推荐人:菲儿 来源: 时间: 2017-08-01 11:29 阅读:
咸菜滋味
“咸菜肉丝面好吃喽!咸菜肉丝面好吃喽!”哦,家乡的咸菜,每当我在异乡出差,在行程的倦意与朦胧中——听出那喊声中有股石骨铁硬的宁波乡音,顿觉舒松开朗,食欲大开……  我的家乡宁波是咸菜的产地。记得孩提时,我最喜欢吃用自家腌制的咸菜烧的菜,咸菜炒肉丝、咸菜烧黄鱼、咸菜烧豆芽等,每样菜味道鲜美,让人食指大动。家里每年都种,我也帮父亲种,收割时,我常常跑到地里,也帮父亲腌菜。当父亲悠悠然摇晃水泥船靠近了埠头,他十分激动,我也十分激动,赶紧跳上岸,系好牵绳。这船载得满满的里红泊在河埠头,散发辣麻的气息,父亲浑身有一种满足的快感,母亲我们将菜扛上岸,搬到屋前的晒场上晒太阳,一棵棵的满地皆是。晒过两个日头,把菜堆在屋角,母亲说:“堆黄了的菜腌起来有鲜味,不霉,可以放得长。”  我惊诧父亲踏腌菜整个过程认真那时父亲洗净脚,穿件旧褂,赤足在冰凉的大缸中踏菜,发出“吱吱”的声音父亲那些堆成黄澄澄的里红,排在缸底,放一圈,撒一遍盐,这时,我也帮父亲递菜,心焦地等父亲一层一层踏下去。父亲一声不响,脸上洋溢出少见的幸福宁静感。而母亲跪在地上,将菜根削掉,将一株株不新鲜的腐烂黄叶除出,堆在地上,母亲不紧不慢地理着菜,像捧着婴儿那样的专注。我似乎看见那些菜从秋日的点种到冬日一棵棵的收割,从母亲躬着身灌浇的汗水,到父亲粗糙开裂的手掌和踏菜时的微微喘息……我从来没有走出过那块绿色的菜地。  我就在那块菜地上一天天长大成为那结实而粗壮中的一棵。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