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微微的野菊花

推荐人:不开心 来源: 时间: 2017-08-01 11:29 阅读:
紫微微的野菊花
秋天来了,野菊花开了,她开在故乡的沙岗上,开在黄河口的原野上,一朵朵,一丛丛,茸茸的像刚孵出的小鸡一样。  我小的时候,你就在黄河最下游的这所乡村小学教书。学生多,老师少,你要同时教几个年级,而且不同年级的学生都挤在一间破旧的教室里,这种班叫复式班。你人好,从不批评学生。村子里,几乎每家都有你的学生,有的父子两代你都教过。  因为是“民办”,工资要比公办教师少很多。我清楚地记得,你当时一个月的工资是八元钱,还经常拖欠。就是这点钱,还要拿出一部分来买生产队的工分,不然就分不到队里的口粮,分不到口粮全家人就要挨饿。有一年冬天,你到老鸹岭去出工程,走时家里已断顿,然而深,你却披着一身突然工地回来了,妻子问你咋这么晚回来了,你说怕孩子们饿着。太大,走迷了,好歹摸索了回来。你把孩子们挨个叫醒,从棉袄里掏出自己工地上省出来的干粮,干粮上还带着你的体温。你掰开给孩子们一人一口,看着孩子们吃完,怕误了明天上工,你又连赶回了工地。  我读高二时,你得了重病。起初还拖着病身子上学校,后来渐渐撑不住,在家躺倒了。那天,我向老师请了假,正在家照料你,听到门外唧唧喳喳,门开了,“呼啦”涌进了一屋的孩子,围到你身边一个孩子开始抽泣,其他孩子开始跟着哭。  “老师,别长病了。”  “老师,你不说野菊花开时就领我们到海边玩吗?野菊花开了。”  你点头答应着,挣扎着坐了起来,抚摸着孩子们的头,泪流满面。  后来,你变得絮叨起来,经常问学校里的事。你身子不能动了,却执意要到外边去。我只能吃力地背你出去,扶你坐在地排车里。你靠在车厢里望着东方,一动不动。那是你的小学。就是在那里,你伴着黑屋子,土台子,屋里一群泥孩子,度过了30个春秋。  1985秋天,你走了,在一个黄昏走进晚霞里去了。你走了,仅仅活了48岁,满怀着对一所乡村小学眷恋,悄无声息地走了。  你当了一辈子小学民办老师,最终,也没有转正。  你是我爹。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