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您长发及腰度流年

推荐人:繁华落幕 来源: 网友推荐 时间: 2015-05-18 09:56 阅读:
为您长发及腰度流年
一份遇见一段,您终成画卷一个老人,一句言,我从此为您长发及腰流年

  ——题记

  多情清风瘦了三月的花影肥了四月的枝叶,可是在洒河的这片土地,在这个绿意满枝的季节,我还是觉得这个清爽爽的四月似乎少了些什么——少了一片翠绿的竹叶

  怀念家乡那片竹叶因为在我心的屏壁,永远挂着一幅画卷——一抹暖暖的阳光一片的竹林、几只欢快的小鸟,一片绿色草地,、一个瘦弱多病的老人……

  记忆里,那抹灿烂阳光照耀着那座住着景颇民族的小村庄。杂树成林,紧紧簇拥着一间间别致的草房。旁一丛丛长得又粗又高的龙竹相拥争抢着这片肥沃土地的营养,一棵棵新竹在风里挺着健硕的身姿,不停地摇来摇去;老竹上翠绿的竹叶迎风沙沙作响,茂密的竹叶坠得竹尖弯下了腰,俯首低看着脚跟儿下的小草。几只小鸟在细细的竹条间跳来跳去,欢快的唱着,两只麻雀不停的叽叽喳喳,偶尔伸过头来互相轻啄几下,一副恩恩景象

  一个没有刘海,梳着中分挽着发髻的五十来岁的老人,静静地坐在竹林边的草地上。黝黑的瓜子脸,双眼皮大眼睛眼神里透着几分暗淡的目光。挺挺的鼻梁,尖尖的下巴,唇线分明的唇间露着不是很白却很整齐的牙齿。脚穿一双黑色的简洁的人字凉拖,瘦弱的体型身着一套印有深色暗花的景颇筒裙。长长的裙摆收拢着被紧紧地掖在膝盖间,露着两条纤细的小腿肚。左手放在右膝盖支着托着下颚的右手,呼吸显得有些沉重,但还是侧仰着头微笑的聆听竹林里小鸟欢唱,专注的感受着小鸟的快乐。听说这片竹林,这个老人,好多年来一直是这个村里这条道上的一道风景。经过了一场分,后来,竟成了一幅画卷驻足在我心灵深处

  老人自从多年前得了严重的哮喘病,就不能厨房家人做煎炒烹炸的美味,也不能下田间劳作。朗朗晴空日子,常常拖着瘦弱的身体在家门口的这片竹林边走一走。遇上身体不适时,就一个人在这片竹林边的草地上坐下歇一歇,舒缓一下哮喘病对自己的折磨。老人自己特殊方式自己家人,每当犯病时,就一个人在坐在这从竹林边张着嘴大口大口的喘气,不停的抹着嘴里的粘痰,嗓子忍不住发出费力的呼吸声和呻吟声。一喘就是三两个小时。从不让孩子靠近犯病时的自己。总是怕孩子们看到自己痛苦样子,也担心自己的病传染给家人老人后来就习惯一个这样安静的在竹林边坐着,既能避开厨房那些炝锅的油烟对自己的折磨,又能远远地看一看那些穿梭在田间地头的乡亲们。也好解除老人担心孩子们招上自己的病魔的疑虑。而,就是这个体弱多病的老人的一句“喜欢女孩长发”,让我二十多年一直为了老人一份喜欢长发及了腰。

  相识老人应该追朔到我那段葱的岁月里。一份邂逅,一个男人一段。让我有认识了这个老人

  十九岁的花季,同龄的伙伴们一个个宛若春季里的桃花,早早就开在了春的陌上一个学会飘起长发对镜描眉点唇,如蝶飞舞,自如飘逸。而我却还是一如既往的一身牛仔,一头短发轻装来去。犹如门口的那棵无花果,随风放叶不见花开……也许因为家境的故吧,年少的我总喜欢把头发理得短短的,买些可以男女共穿的牛仔服,把自己打扮成男孩子的模样,既省下梳理长发的时间帮着家里做家务,又可以弟弟和我一起分享牛仔的惬意。直到邂逅了一份相识了这位喜欢竹林下坐着看风景的老人,我才学会自己也长发飘飘。

  老人,是我男友母亲

  那年,利用十天的假期,我去看望男友。当我梳着蘑菇头,穿着短裙腼腆的来到老人面前时,老人笑呵呵的看着我,眼睛写满无尽欢喜老人很和善。女儿早早就出嫁了,老人现在是家里唯一的女主人。老伴和两个儿子每天奔波于几十亩田地间,我的到来无疑给这个家增添了许多异样的气氛。

  老人在不犯病的时候,也喜欢孩子们围在身边闲聊。偶尔也问及一些我家里的情况。老人每天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坐在门口的板凳上,散开头天绾起的发髻,慢慢的一下一下梳理着瀑布似的长发,然后再重新绾起。把梳子上缠绕着的落发一根根捋整齐,和上一次的落发扎在一块儿,放在一个漂亮民族款式的小包里。五十多岁的老人身体不好,但一头长发很黑,几乎找不到一丝白发。

  经过几天的相处,我渐渐地也喜欢上了陪着老人在竹林的上散步,喜欢老人一起坐在草地上看风景。喜欢老人轻轻的梳理长发。老人说话时不断停下慢慢的喘几口气,喉咙里不断地发出几丝细微的呻吟声。尽管这样,还是喜欢给我讲着村庄里的故事,讲着孩子们的故事,也讲着自己和老伴儿年轻时候的故事。还给我讲了怎样做景颇民族的风味小吃,偶尔还教我几句景颇族的日常用语,每说几句话就停下来吃力的喘息一阵子。老人喜欢我静静地听她讲话,喜欢看我吃力的卷着舌头跟着她学习景颇语的样子,也喜欢吃我给她做的那些清淡的饮食。

  十天的假期瞬间即逝,当我收拾起不舍的心情男友一家告别时,老人儿子给我带了许多自家树上长的果子。

  竹林边,老人抬起细细的手臂,轻抚着我的短发笑着对我说“丫头,回家心上班,梳起你的长发,我喜欢女孩子长发飘飘的样子。等来年金秋,为我儿子梳个漂亮的新头,做我儿媳妇儿。”不忍心让老人看见离别的泪,我佯装潇洒的笑着挥挥手,和老人说了声再见

  人的一生,谁也丈量不出短,“距离没有在我的情产生美。我最终没能让老人看到我为他梳起新妆,只是在后来的日子里逢年过节打个电话老人,捎去一些祝福问候;但却为了老人一句话,我便从此长发飘飘及了腰。

  五年前,老人儿子突然电话老人去世了,临终前一周老念叨让我回去见一面,鉴于山高远,儿子没如了老人的愿,只是老人离世的第一时间电话给我,转告了老人临终前对我的思念相隔万里,我不能去送老人最后一程,只是轻轻地散开自己为了老人一句话而梳起的长发,慢慢的梳了一梳,拢了一拢。呆呆的任由老人竹林边坐着看风景的画面浮现在眼前……

  也许此生,我还能看见那片的竹林,还能看见小鸟在竹林唱歌的风景。却永远也看不到了那个喘着粗气坐在竹林边看风景的老人。每逢绿叶缠枝的季节,我只能为在天有灵的老人燃香一柱,轻语一声安息;只能老人那份喜欢永远长发飘飘度流年

  一份遇见一段,您终成画卷一个老人,一句言,我从此为您长发及腰永远永远

  作者:柔软的冰层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