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的对手

推荐人: 来源: 765作文网 时间: 2015-03-10 02:40 阅读:
爱情的对手

大学第二个月的时候我就明白了这里不是我的天堂,我活得狼狈而疲惫。坐在教室里我就绝望,这虚空却巨大的场所,它包容那么空旷深远的寂寥,让我一次次临阵逃脱。

时候我的心张皇地寻找着出口,想要穿越这深重的悲哀。我一度对自己生活心灰意冷,任它们黯淡地延续。我想,也许情,能带我飞越这片汪洋。我总是对情抱了巨大的期望,虽然它从未兑现。可是,我的情,它没有来。

初二时候,我过家家似的玩了一把“早恋”,和一个很有发展成终生知己潜力的男生。他是用一首表白的,我不知道是否属于抄袭。那以后我们每天一封信数张纸条,靠同桌“鸿雁传情”,再没有了无所不谈的交流。“恋”一年,我们没有会,没有牵过小手,甚至连话都不肯再多说,以至于我怀疑我根本就不是那个文字里对他倾慕不已的女孩。后来我因为一件小事一怄气就结束了这无聊又无趣的“情”,他也很配合,然而我们之间所有其他的默契已荡然无存,为此我伤心了好一阵子。但是一上高中我就忘了这个人,这个叫尤应的人,忘记了他曾浪费过我一本日记,我甚至忘了那本日记放在哪里。于是我觉得自己矫情,很愧疚,宛如我亏欠了情。

但是于子并不这么看。于子是我“梅竹马”的哥们,我们在同一个院里一起长大到16岁。于子知道这件事的全过程,他不喜欢尤应,因为尤应的成绩好所以难免有点狂妄,而于子是那种典型的差生。于子那时倾向于另一个喜欢我的男生一个喜欢唱歌给我听的男生,大大的眼睛漂亮,也是我很好的朋友,但是他成绩不好,不懂诗词可以给我快乐但是不能给我默契初中毕业他就出去打工了,高二下半期的时候突然收到他的信,欣喜若狂,他说他是回了家一趟所以辗转得知我的地址。通了几封信之后,我们没有热情再去东聊西扯一些空泛的话题,以后就自然而然地失去联系

现在总在怀疑,初中那个时候自己是否懂得情。但是我不后悔有那一段故事,轻描淡写地划过去,隐隐绰绰的孤寂暧昧

高中时候暗恋过一阵子我们班的“头号帅哥”,大概三个月。因为三个月之后我喜欢了另外一个人,再在三个月之后开始一场刻骨铭心的恋。“头号帅哥”除了长得帅,成绩拔尖之外,最酷的就是三分球优美而准确。于子当兵之前来看我,看了“头号帅哥”之后,劝我:“这样的人能看上你?趁早死心吧!”我呲牙咧嘴大骂“滚蛋”,算是对于子远行的送别。可是还没等到“头号帅哥”对我发生兴趣,我就对别人发生了兴趣。他叫谢良。

一次见到谢良的时候他正拿着我的抹布抹桌子,我说“喂,我的抹布”,他呆呆地站着,失魂落魄样子,半晌才反应过来。后来他坐在我后面,我才知道他刚刚和他女朋友分手,整天一副悲苦的神色。我很自然地充当起救世主的角色,想要拯救一颗受伤灵魂。谢良其实一点都不良民,他打架抽烟喝酒,赌钱,用于子的话说是个“五毒俱全的十足的烂人”。可是谢良也有坏孩子的一切的优点:邪邪的笑容,专注的眼睛,豪爽的态度,会逗女孩开心。更重要的是,他头脑聪明成绩不坏,喜欢诗词喜欢我的文字,会给我洗碗给我买药给我讲题,宛如一个十足的好男人。他给了我一段灿烂时光,让我的姐妹们欣羡不已。可是于子说我们不会有好的结局事实也就果真和他预言的一样。谢良给了我无所顾忌的快乐,然后再给我无从逃遁的痛苦。这两者都让我措手不及,让我还没来得及思考便已经长大

和尤应分手时候我写很多日记保存起来,几年之后翻出来笑得要死。和谢良分手我也写很多日记,可是写了撕,撕了写,边写边哭边撕,以至于事后找不到一点文字祭奠当初的悲哀,只记得自己很累,平静下来的时候好像大病了一场初愈,对生活冷淡起来,恹恹地,对情也生了厌倦。我明白注定只是谢良生命中的一个过客,虽然我一厢情愿地想要用骨子里的深刻来铭记他,可是他没有给够我时间。于是他就像我身上的几道刺疼痛之后成为我的印记,张牙舞爪地提醒我当时的疼痛,让我心有余悸。

现在我已想不起尤应和谢良的样子。我一直没有向尤应要照片,和谢良倒是有很多合影,也有他的单人照片,可是我一根火柴便结束了它们。于是他们在我的记忆里越来越模糊最后只剩下长长短短的影子,串接我涩的春。

高三时,“头号帅哥”和班上的“四大美女”之一走到了一起。这件事看来很突兀,因为他们之间没有任何迹象表明他们有发展的趋势。当时恋盛行,大家都在高考的压力下挣扎,想要借什么东西可以逃避可以解脱可以忘记那时“头号帅哥”看起来总是穷苦潦倒的样子,乱乱的头发,短短的胡茬。一次我恶毒地想,他真像才放出来的囚犯。事实上很多姐妹都赞同,同时心痛帅哥的堕落。但是“帅哥美女”依然是无可争议的最佳组合同时我们班“肥水不流外人田”的完美诠释。可是高考之后他们没有联系,于是没有任何仪式地宣告了这场情的终结。虽然在我看来,他们怎么也不像曾经过。

一个曾追过我的男生俞纶那时拐到了我们班的长发美女。长发美女喜欢姐姐的男朋友,那是看起来非常美满般配的一对。后来,她姐姐知道了,当然什么也没说。再后来,她就做了俞纶的女朋友。俞纶受宠若惊,对长发美女好得不得了。我那时荒唐地想如果当初我选了俞纶也许今天我就是那个幸福公主,但是我知道长发美女并不觉得幸福。有人叫她“冷美人”,她在用冷漠固守着心底的某道防线。高考之后她剪掉了一头长发,我们以为俞纶的幸福就要等到了,可是不到一年他们就分手了。

我冷眼旁观着这些人的情,也许正如他们曾经看我一样。这些虚妄的情,两个人即使靠一起又怎样?还是不能彼此温暖彼此安慰我们每人手执情的一端,权衡对方的分量,犹犹疑疑。也许有一天某个人或两个人都发现了对方不是自己情里的对手,于是还没等走到一起转身离去情的绳索于是咔然而断。

但是有了情又怎么样呢?我们在靠近的过程中不断牵绊着,纠缠着,对抗着。也许某天我们的刺终于伤了对方的心,于是,对手失去,剩下我们孤独哀悼情,留下一辈子寂寞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