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长的代价

推荐人:褦襶子 来源: 原创再发 时间: 2015-03-22 14:48 阅读:
  此文初题:“我家有女初长成”。是想写一写女儿的。当时就认为这个题目太老套了。本想斟酌个独特点题目,后来一想还是让这篇文字女儿一样平凡吧,便没有改。可是写着写着,还是写到我的学生身上了。也难怪,女儿成长与我的学生成长是密不可分的。于是易名为“成长”。

  改革开放以来,几十年心中积郁终于得以宣泄了,一时间世人皆想不平凡。普天下的父母都想自己孩子成龙成凤。甚至私欲让众多国人走火入魔。明明孩子没有那副天分,却今天安排孩子学钢琴,明天安排孩子学绘画;遇到个休息日,上午要安排孩子学外语,下午要安排孩子学习跆拳道。有的甚至还给仍在小学孩子安排两门外语来学。本来孩子求知欲挺强来的,可是让家长这么一揠苗助长,刚刚上一两年学的孩子开始厌学。这种现象究其根源是私欲在作祟。家长的潜意识里是想让孩子来圆他们破灭的想。说句不太中听的话,老的都如此了,还想让小的能有什么飞跃!基因里早就决定了的,还幻想美事。

  都说成功来源于百分之九十九辛劳和百分之一的天分。可是没有那百分之一的天分,即使有百分之九十九的辛劳也还是无法获得成功的。观点虽有些极端,但如果世人能够按着自己的实际情况来确定成功的概念,就不一样了。那成功才能成为:“我欲成功成功至矣!”可国人偏偏不愿意接受那与自己相称的成功,皆幻想成龙成凤。这就难免“独孤求败”了!

  女儿高中了。不知怎么的,在我的记忆那个还骑在我脖子上的娃娃就上高中了。自从女儿还未入胎,我就当那个天下没有任何特权甚至没有待遇的“官”——班主任。最初班主任没有任何待遇,后来有了每月12元的津贴。20年间,社会平均工资涨了近三十倍,可是班主任费还是12元,十五六年没有涨一分。据知情人士说,多次上调班主任费的动议,都被上边否决了。领导说,班主任的好处多着呢。用不着浪费国家的钱。

  领导领导孩子都在重点学校,从小就孝敬老师,他们所知道自然是“老师的好处多着呢!”。在他们的意识里,普天之下的老师与普天之下的当官的都一样!他们哪里知道还有贫民家的孩子要上学,教贫民家孩子老师还要给学生“反上贡”呀!做班主任的最初几年,也就是女儿还在襁褓中时,我就全身心扑在学生们身上。每月的班主任费,不仅不能女儿添一袋奶粉,还要从我的午饭钱里分些给我的那些找不着爹找不着妈的学生们。万事不肯低头求人的我,毫几次舍出老脸求几位独身的女同事,把我那一时没有爹收没有妈养的女学生们带回家,免得她们在外面流浪

  尽管那时年轻,可是真累呀!不然也不能二十来年下来,刚刚年逾不惑的我就须发白得过半了。那年月,早出晚归。早晨走时孩子没有醒,晚上回到家孩子已经睡着了。赶上学生毕业年级,就得在校住,并且周日(那时不休周六)也要上课。常常半想念女儿,借个自行车一个半小时,跑到岳父那看望女儿(妻与女儿寄居在岳父家)。弄得岳父岳母都不高兴。常有怨词入耳:“谁当老师当成他那个样!”。是啊,谁当班主任同时带三个班。不但要管这些淘气包子,还得为所教的实验班的学生准备迎考。

  我是一个出色的老师,可我是一个不合格的父亲孩子小学前我基本没有怎么管过。孩子小学了,通过从前毕业学生女儿安排在单位附近一个小学里,想自己管几年。不想学校恢复完中,自己一个人要干几个人的工作。只好把女儿回家附近的学校,由妻子来接送。

  女儿小学时,学校常常名目翻新地向孩子推销一些没有多大使用价值,可用可不用的资料。因为家境贫寒,懂事女儿常常回来不说,老师因为孩子不买资料,常常罚孩子打扫卫生,给那些买资料的孩子批作业。孩子经常放学回来晚,我一次利用办公事时,到孩子所在的学校,向一个在该校任教的自己教过的学生一打听,才明白其中的原委。当时我强抑制住愤怒,回家孩子母亲学校老师交涉(如果当时我要是见到孩子的教师非把那个教师打个半死不可)。

  老师知道理亏,此后不怎么敢罚孩子放学后打扫卫生了,可是还是经常罚孩子那些买资料的孩子批作业。并且不让女儿参加他们班的期末考试孩子母亲到校请求老师孩子参加考试孩子老师学校就这么定了。找哪就找哪去。我实在忍无可忍,给孩子老师打了个电话告诉她:“她们这种做法是违背国家法律的,本地教育行政部门也有过明确规定制止,我不管什么学校规定不规定,如果我的孩子不能参加期末考试,就会动用自己全部能量,让她与她的所有家人从这个城市消失。”并且我派了一些朋友以家长的身份,同一时间到该校要求见这个老师。并嘱咐他们不要动手,只是不要告诉学校“他们的孩子”的名字就行,理由是怕学校报复。果然,学校女儿与几位没有买资料的孩子都参加期末考试了。而且由于女儿经常给买资料的同学批作业,不但总分考了全班第三,数学还得了个全年级第一名。

  孩子中学时,要与小学同学去看小学老师,我当时几次想阻止孩子告诉女儿她的小学老师不佩她去看。可是我还是没有阻止。孩子小学老师折磨得心理落下疾病,一听老师说话就恐惧。常常早晨想起老师安排的事忘了没有准备好就吓得直哭。所以孩子中学后,在我所任教的学校就读,尽管我严格要求孩子尊重一个老师,但是对于那些诸如让孩子把哪些内容写多少遍的作业没有完成,我都是搪塞老师一定帮助孩子把这部分内容落实。从没有女儿去完成那些老师宣泄情绪的作业。同事时间长了知道我的意图,再有这样的作业也不敢要求女儿直接做了,而是考孩子一次,然后让她把不会的写多少遍。

  在我们中国学校里的班额都非常大,老师这么做是非常辛苦的。于是我多次以同事的名义宴请各科教师,答谢他们对女儿的关照。可这一切一个普通学生家长是做不到的。因为班额巨大,老师做不到都如此对待。要想都达到这个标准,班额不能超过三十人。可是大多数的地方官为了拍卖学校校园供他们挥霍,把学生挤在几所学校里,大量裁减教师,使基础教育的质量不但没有提高,还相对落后了。毕竟教学设备那些死的东西仍须要教师来操作。各地把拍卖校园的钱拿出一少部分,装备学校教学设备,名之曰“现代化”。欺骗舆论,欺骗无知的国人。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