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丈红尘中找一份真爱

推荐人:繁华落幕 来源: 原创再发 时间: 2015-03-16 20:56 阅读:
万丈红尘中找一份真爱
世间有些东西除了用“”字来解释,你还真找不到更好的理由就如一样如果不是得一场大病,差点连命都没有,兴许还不会认识他呢。这就叫做“福兮祸所倚”,因祸得福。

  总之,一言难尽,倒霉得很。2003年,我在广东中山火炬开发区工作。刚进欧科电子公司不久就闹牙痛,这本也是小事一桩,殊不知可能自己平时太贪口,现在终于“见效”。牙根拼命肿胀,痛得厉害,连吃东西都吃不下。这还不算,还引起高烧不退,没办法,只得请假到医院“观察”了一阵。一下子退了好几百,半个月工资,还折腾一个星期,这走的什么晦运。

  终于,病情稍微好转,心情好过一点。那天,从医院捡药回来,刚好看到边有一小贩挑着一笼小鸟来卖。我被里面那花花绿绿活蹦乱跳的小精灵吸引住,当即决定买一只。心想,如此大病了一场,买只小鸟平添点生机,希望能给我带来点好运吧。于是,挑了一只绿色的小鹦鹉,另外又给它买了一只笼子和一些饲料。就这样,一手提着一边逗着,在街上悠然而行,惹来街上不少人的回头率,感觉很是新鲜与好玩。

  回到宿舍,我把它挂在宿舍门外墙边的一颗钉子上。平时没事就常逗它玩,喂食,陪它说话。我还满怀豪情壮志地说着要教会它说话,让它成为只能与人沟通有感情动物。一般来说,在宿舍里养小鸟的事情可以说前所未有,我是先例。说来,我这只小鸟可真给我带来了不少乐趣,也因此自己一时可是名气大扬。我养了一只小鸟的消息不知什么时候不胫而走,很快相邻宿舍整层楼房整幢宿舍,包括对面公司宿舍的人都知道了,个个都有事没事跑过来看我的这只小鸟,简直比小龙女养的那对“神雕”还要厉害。于是,自然也就有了许多可谈的话题,随便闲扯上几句,又多了一位朋友。就是在这么一种情形底下,我遭遇了他,一个可以在我生命留下一段佳话的男人

  用他的话来说,他之所以会上到我那九层楼之高(不易)的宿舍,完全是被一舍友强扭着上来的。当朋友正为感情之事在女生宿舍交涉个不停的时候,他就在走廊上乱晃。一眼就看到了我门前挂着的小鸟,不用说,肯定是跑过来一睹“芳容”了。那时,我刚好穿着一套白色连衣裙,手中捧着一本书,很恬静地坐在靠墙的凳子上,细细品读。落日的余辉洒在身上,有种说不出的美丽一种温馨情景。他的到来,让这副画面瞬间有所扰乱。有人过来,自是少不了招呼几句,和回答别人关于小鸟的提问。就这样,大家相互聊了起来。他却没立刻走开,还到宿舍里拿起我的一些书本看了看,谈了一下彼此好。当他蹲在地上沉思的那一刻,看着他那略微皱起的眉宇,不知为何,心里有种预感,我们不会只是普通朋友那么简单。事后,他朋友来找,要下去了,明显感到他有点迟疑的念头。临走前,他说以后有时间上来看我的小鸟,我说好呀。心里却暗自在想,我这只小鸟真有那么大魅力能让人从二楼爬到九楼只为看“君”一眼,可真是佩服。也忍不住为我这只小鸟欢呼起来,实在胜过古代美女杨贵妃,倾城倾国更倾众心呢。

  我们在同一开发区上班,他在一家复盛机电公司就职。岗位应还不错,他是个能交际的人。巧合的是我们公司宿舍相邻面对面,如此倒是为我们的联谊贡献不少确实方便近水楼台。闲谈中得知他是北方人,家乡遥远北方东北辽宁铁岭,从未去过甚至一次听闻。那时是未有考虑也不曾想过关联,但距离相知的心多远也能拉近。第二天下班后不久,果然就见他上来了,一副气喘吁吁的样子。不知是不是一鼓作声直往上冲,口里说着你这九楼可真不好爬。我笑笑道,锻炼身体嘛,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他就住在我们宿舍对面二楼,大家共用同一楼梯。原来我们都住在隔壁,却从未曾谋面。这次还多亏小鸟的‘牵线’,十足“红一个,有功。

  那个傍晚,我们就站在九楼的走廊上,娓娓而谈。可以我们才是一次正式交谈,可彼此似乎总有聊不完的话题,竟是一下子聊了两三个钟,直到暮色来临,还余兴未了。就连身边朋友都奇异于我们的耐性和毅力,怎么有这么多话可说,不会觉累,我们笑而不答,心知。也许,这就是人与人之间交往的微妙之处,你无法说清可就存在着。如果不是这次轮到他朋友被他强行拉上作伴正在一旁催促不停,大概我们都要准备聊个通宵了。一种相见恨晚,似曾相识情怀彼此心中悄然萌发。

  后来,他就经常会到宿舍来找我,彼此也多是探讨一些情感生活人生哲理之类的话题。随着交谈的日益深入,有一种距离在慢慢拉近。而在许多人眼里,我们几乎都成了公认的一对恋人,尽管我们之间从未曾揭晓过些什么。可以这样说,在我初出社会的历程,他是第一个能与我如此在灵魂上引起共鸣的异性朋友相信他也一样。正如他后来所说,有很多女孩子对他抛“锈球”,可他就是没有一个看得上,唯独对我情有独钟。他说,他长这么大,一次一个女孩真正动情,我想我可谓是万分庆幸的了。他是一个相当不错的男人,无论外表或个人修养深度以及工作能力等方面,都在女性朋友择偶对象的考虑范畴内。我,作为一名花季少女,又怎能不忍禁不住为之情窦初开呢?我想,我在心里喜欢上他的了。想他也一样只是都不曾开口。我们都小心翼翼地拉扯着心中那根情弦,怕一不小心挣脱出去难以控制,极力维护着这介于朋友恋人之间普通朋友的正常交往。我是广东人,他是辽宁(铁岭)东北人,两者谓是天南地北。那时没想那么多随心所动,有就觉得什么都可飞越吧。从不考虑什么实不实际的问题,而只在于此刻相守相惜。

  我是一个比较静的女孩,不怎么喜欢出去。何况住九楼,下去一次够爬累死的了。一般情况下,下班之后,我就呆在宿舍,看书,听歌,写写东西,照料我的小鸟,哪也不去。谁要想我从九楼走下去,简直比登天还难,是抬着大轿来请都未必会考虑。他见我老呆在宿舍,就总会说着要我多下去走动走动的话语,说来还不是一个私心,希望我陪他。他常叫我一起下去吃饭,我就叫他给我打上来。他说出去散散心,我说不想爬楼梯,辛苦。实在无计可施之时,他甚至为了说服我下去和我打赌。比如,我们明天天还是晴天,谁猜错就得听从另一位安排;又如,数地上的楼梯,是单数还是双数,如果我说错就得下去;或者干脆拿一个硬币,由正反面来决定,蛮有意思游戏。也不知是情的力量呢,还是真被他的口才所折服,后来便可经常看到我们在楼下生活小区出双入对的身影了。当然,这只是表面的一种假象。事实上,我们除了普通朋友关系,什么都没有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