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来得及说我喜欢你

推荐人:匿名 来源: 网友推荐 时间: 2015-06-10 14:49 阅读:
  阳光高照着,穿过了透明玻璃,映在了褚安昱的脸上,用一只手撑着脸颊,眼睛看着一旁的男孩,长长的睫毛,高挺的鼻子,洁白的脸颊,浓密的黑发。心中的温情却抹上了几丝忧伤,让她不禁回望过去......

  预备,那年相遇离别

  上两年,2013的夏季末,当褚安昱刚上预备要进阶到初一时候老师忽然把她的位置换到了距离不远的在另一组第四排右侧座的岑雾的左侧。刚开始,褚安昱什么都不敢说,不敢做,因为岑雾给她的感觉太过压抑,简直就像一位神诋,无时无刻身上不在散发着光芒,干净的面庞,整洁的桌面,让褚安昱对岑雾的第一映像还是很好的。褚安昱小声的说了句:“以后请多多指教。”但岑雾没有回应,只是抬头看着黑板,并不注意褚安昱的一举一动。

  岑雾的学习比褚安昱好太多。褚安昱的数学英语不过岑雾,但她在语文上却基本每次都夺得第一。体育是褚安昱喜的项目之一,她是预备(7)班跑的最快的女生,却耐力不好,时常因体力不支而无法继续长跑,却都咬牙撑着,不对任何人去诉说,就算女孩特殊时期到了,她依旧是跑着,并不会在意太多。只有一位是褚安昱最为在意的女生。那位女生叫做齐宣和,褚安昱经常觉得齐宣和人如其名,和气的很,她并不明白为什么全班都很讨厌齐宣和,反正褚安昱觉得只要齐宣和在她身旁一天,她就会对她好直至她们两分离只是没想到,会那么的快。也就是在和岑雾坐在一块不久,齐宣和又传出了不好的消息,事情这样的:

  一节语文课上,预备(7)班写作文,这次的作文题是“我的XXX”,老师让大家先上了节讲解课,之后就让大家开始写作文。可令人没有想到的是,齐宣和居然写了,我的岑雾。平时就很被全班讨厌的齐宣和因为此事,就又被大家嘲弄。没有人会注意吧,中午的午休之前,齐宣和,褚安昱走到了操场上,在双杆那趴着,在银杏树下的那几块阴凉之处,悄然无声的互相倾诉。褚安昱知道齐宣和喜欢岑雾,但也急的帮不上忙。树上的知了,叫啊叫,迎合着女孩的歌唱:“宁静夏天天空繁星点点,心里有些思念思念着你的脸。”就在这个美妙歌声中,那位唱歌的女孩走了,她不是本地人,在上海这块繁荣的地区是考不上高中的,这是没有选择的选择。于是唯一下午放学后,会陪她一块骑车回家的人没有了,褚安昱那是真的觉得在这个班里,再也不会有任何一人懂得自己了。所以褚安昱就再也掩盖不了自己心中寂寞知己难寻,这句话并不是所有人都品尝过的。

  初一那些泪水和默默承受孤单

  初一转眼就到了,再寻不回的朋友,再回不去时光,这一年,褚安昱懂得努力,她奋力学习只为遗忘自己到底是谁,要做什么,要去那里。她有目标,那就是好好的学习。但更多的时候,她根本没有目标,就好像一只无头的苍蝇,无论向着哪里飞,都飞不出牢笼,在黑暗中想着自己一生,然后等待死亡。“想同凤凰一样,不论死几次,总可以涅槃,浴火重生,褚安昱叹了口气,继续说道,是啊,要付出多少的努力才能涅槃一次啊!”她感叹,又一头扎回了作业堆里。努力等待重生,着是褚安昱坚持理由和动力。

  转眼,时间悠悠,日历上撕去了几页?到了一年一次艺术节,岑雾参赛了,褚安昱等到令她发笑的第13位选手的表演。主持人拿着麦克风,说:“初一(7)班的岑雾同学就背着他心的萨克斯,来到了我们舞台上。”大家都熟识的旋律在萨克斯特殊的音调中,显得十分有氤氲。褚安昱忍不住随着萨克斯一起唱:“常常责怪自己当初不应该,常常后悔没有把你留下来,为什么明明相,到最后还是要分开。是否我们总是徘徊在心门之外,谁知道又和你相遇在人海,命运如此安排总教人无奈。这些年过得不好不坏,只是好像少了一个人存在,而我渐渐明白,你仍然是我不变的关怀。有多少可以重来,有多少人愿意等待,当懂得珍惜以后归来,却不知那份会不会还在......”一曲未完,泪夺眶而出,褚安昱悄悄离开了大厅,奔跑到了女厕所,用冷水狠狠的泼在脸上,冷水使褚安昱由于在大厅憋了太久而涨红的脸蛋慢慢变得冰凉,也变回了原来脸色。脸上的水还未干,褚安昱冲回了大厅,岑雾的单独吹奏还没有结束,褚安昱刚洗干净的脸又被泪水划满了痕迹,在每次听到“有多少可以重来”这段旋律时候,总是泪水肆意流下的最厉害的时候。岑雾演奏好了,又背着装着萨克斯的大黑箱子,犹如凯旋而归的将军般,意气风发,坐在了褚安昱前排班主任的右侧。

  转眼又是《花瓷》的演唱:“素胚勾勒出花笔锋浓转淡,瓶身描绘的牡丹一如你初妆,冉冉檀香透过窗心事我了然,宣纸上走笔至此搁一半。釉色渲染仕女图韵味被私藏,而你嫣然的一笑如含苞待放,你的美一缕飘散,去到我去不了的地方。天色等,而我在等你,炊烟袅袅升起,隔江千万里,在瓶底书刻隶仿前朝的飘逸,就当我为遇见你伏笔。天色等,而我在等你,月色被打捞起,晕开了结局。如传世的花瓷自顾自美丽,你眼带笑意。色白花的锦鲤跃然于碗底,临摹宋体落款时却惦记着你,你隐藏在窑烧里千年的秘密,极细腻犹如绣花针落地。帘外芭蕉惹骤门环惹铜绿,而我过那江南小镇惹了你,在泼墨山水画里,你从墨色深处被隐去。天色等,而我在等你,炊烟袅袅升起,隔江千万里,在瓶底书刻隶仿前朝的飘逸,就当我为遇见你伏笔。天色等,而我在等你,月色被打捞起,晕开了结局。如传世的花瓷自顾自美丽,你眼带笑意。”这曲悲哀的歌儿,又让褚安昱哭得厉害,只不过她小心翼翼的哭,一点点声音都不曾发出,深怕岑雾会发现自己在哭。在岑雾背着萨克斯回来时候,坐在褚安昱左边的班长告诉岑雾:“岑雾,你同桌哭了。”岑雾回过头,恰好褚安昱把头抬起来看向正在唱《花瓷》的男孩,岑雾看见了泪眼朦胧的褚安昱,有些许担心和搞不懂,好好的,在音乐节上哭什么?

  岑雾把头转回去,班主任回头看了褚安昱一眼,轻声问道:“褚安昱,没事吧,是不是难受?”褚安昱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好好的。

  体育节在褚安昱一次次的撕日历的动作中日渐接近。褚安昱对自己说,一定加油,这是自己留在这里的最后一个学期。当然这谁都不会知道因为褚安昱认为自己一直没有朋友,平日里说说笑笑的朋友没有多少,褚安昱只是在书海中度过一天一天,多数时候也会说话。心情不好时,谁都没有办法安慰她。这一点像极了夏柒,夏柒在班中是一位比较独特的男生,总会有女生围着他转悠,没事就惹惹夏柒,让夏柒追着她们打都没关系。夏柒就像在夏天里的一只猫,一身柔软的黑毛,只有最亲的人才能抚摸到夏柒肚上的白毛,其他时间只要人一靠近,夏柒就会竖起耳朵,金色眼睛配上黑色的毛,像极了女巫的黑猫。褚安昱在和岑雾之前坐时,就和夏柒一起坐,所以深知夏柒这个人的奇怪,她知道夏柒像极了孩子,每时每刻都在自我保护着,虽然全副武装,但是夏柒内心其实渴望一个了解他的人可以多给他些关,这不是乞讨,这有尊严。你乐意做可不行,若是你带着一副可怜的嘴脸来到他的面前,他只会狠狠的给你一爪,尊严是不可以随便侮辱的,特别是夏柒的尊严

  音乐老师也是心理咨询室的老师,让整个初一年级都做一份心理小报。于是那次褚安昱去图书馆成为了她和岑雾唯一一次除了学校之外的场景单独会面,褚安昱觉得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忘了这些事。那次和岑雾去图书馆,去翻了三楼,四楼,五楼和六楼的书,没有几本是关于心理的。而且刚开始时候,褚安昱为了避免尴尬,跑得很快,很快就把岑雾远远地甩在了后面,背着背包的岑雾懒得跑了,于是就慢悠悠的走着,目光一直追随着那灰色的身影,几个拐弯角之后,褚安昱不见了。褚安昱慢慢的绕圈圈,去看报纸了,看完了两个周刊后,提上风琴式手提包,看着背着天蓝色书包的高大身影,追了过去。虽说岑雾的腿很长,但褚安昱还是很快追上了岑雾,因为岑雾停下来找褚安昱了。褚安昱走到岑雾后面,说:“好了,我玩够了,我们去找书吧。”岑雾跟着褚安昱走了好几层。最后褚安昱和岑雾一起找书的时间没有超过一小时,两人就散开了。

  这些回忆会像天空星星一直追随褚安昱至天涯海角。meiwen.com.cn

  “你嫁衣如火灼伤了天涯从此残阳烙我眼中如朱砂,都说你眼中开倾世桃花,去如何一夕桃花下。”褚安昱启唇轻声唱道,声音中充斥着悲伤,“你启唇似又要咏遍上邪,说的却是我愿与君绝!”褚安昱告诉我,她应该多唱会,下一年,她就要转走,原因算有,这是没有选择的选择,不是吗?

  那晚,她对我说:“明明就是这一年的秋季,到了秋天可以听到了的.......”在她失落声音里,没有人比我还明白一次音乐节上,岑雾要唱歌,而褚安昱一直都想听岑雾唱歌。但是她再听不到了。

  吹萨克斯的少年,请留在我的记忆力,吹萨克斯的少年,请不要忧伤,有有一位少女,名叫储安昱,她永远着你,岑雾。

  岑雾觉得,没有任何一位女孩可以和储安昱比笨这个本领了,这么简单的一道题目,快把自己教疯了储安昱都没有学会,也真算是一种真本领了呢!

  岑雾回望以前,还记得那次的音乐节,想想就来气!储安昱知道自己到底有多担心她吗!没事哭什么!岑雾知道储安昱在哭,不论储安昱如何尽力的掩饰  ,他都知道。不知道为什么,他听得到,该怪他妈给他了一双好耳朵吗?有一点点隐隐的担心,不能让他听不到。

  今年的体育节,是一个十分盛大的日子,为班级夺得荣誉!岑雾看着夺得女子60米冠军的储安昱十分的郁闷,明明自己跑得比储安昱快得多的多,无奈自己是男的!男子六十米开始跑了,什么,储安昱这次居然对我说了加油,那还说什么,第一!怎么那些男的跑得这么快!第三!抱歉了......岑雾躲避着储安昱的目光却惊异地发现储安昱早已不见了。

  女子800米随着枪声开始,储安昱开始没有冲好,远远的落在了九班女生的后面,再也跑不上去,任九班的女生在储安昱面前走走停停,岑雾咬紧了牙,这分明是对储安昱的侮辱!储安昱最后是第二名,但她是气喘吁吁最严重的女生,接着没有任何停留,女子四乘以一百马上就要开始啊,刚刚也参加800米的王煜因为太过劳累没有办法参加四乘以一百,储安昱急的不行,少了一位女生怎么参赛!岑雾让王煜通知储安昱让肖天河来代替王煜参赛。临近比赛时,岑雾问储安昱队伍怎么样,储安昱回答,都临时组的队能好到哪去。

  但储安昱相信岑雾选来的肖天河,她说:“不管怎么样,岑雾,谢了。”岑雾转头笑了。

  新的学期开始了,今年大家都初二了,初三离别还早着呢!岑雾好笑的望着一旁空着的座位,第一天就迟到,看你怎么办!班主任走着猫步,在讲台上说:“本学期,储安昱转走了,希望大家还是能够好好的一起努力学习。”岑雾呆住了,储安昱,转走了?!班主任转身走出教室,岑雾冲到了班长那,问:“班长怎么回事!储安昱转走了?我怎么不知道!”夏柒两手插进裤袋,神情一如平常,说:“她不想让你知道,你又怎么会知道?”班长轻声道:“她不让我告诉你,你知道储安昱她是怎样的女生。”

  岑雾默默转身走回了座位,沉默不语的悄然看着窗外射入进来的阳光夕阳落下,霞光的余晖,映在岑雾的脸上,岑雾走到河边,慢慢的坐下,脸上有泪滑落,那般安静,就像储安昱一样

  储安昱,储安昱,你怎么走得这么急?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我喜欢你啊!

  作者:蝶惜香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