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学僧的《妖猫传》观后感:你是上妓院,我是供养伎乐天女

推荐人:帝国CMS站群文章更新器 来源: http://www.bz889.com/ 时间: 2018-04-26 10:35 阅读:
原标题:年轻学僧的《妖猫传》观后感:你是上妓院,我是供养伎乐天女 特别提示:本文转载自小僧活(ID:xiaosenghuo)。 写在前面: 前几天二师父说请我看电影,我激动地不行,什么也没想就跟着去了。没曾想,刚出影院二师父奸笑着让我写篇观后感,三天后交作业。我太天真了,天下哪有免费的电影?根本就没用!果真套路满满。有什么办法,写吧 业力啊 温馨提示:有剧透 “ 你是上妓院, 我是供养伎乐天女. ” 这是陈凯歌导演的最新电影《妖猫传》里的一句台词。 因为在网络上无意中看到了这句台词,我就被二师父套路进去看这部改编自日本作家梦枕貘的《沙门空海之大唐鬼宴》的电影。说这句台词的是电影中从日本来大唐求法的空海法师(东密的创始人)。 电影就是在讲故事,故事的内容也许并不完全是真实的,但是通过亦真亦假的故事我们可以一窥真理的容颜。 有时候,讲故事人讲的故事,跟听故事人听的故事是不一样的。因为讲的是总是自己,听的也总是自己。 台词的桥段出现在白居易和空海法师为调查与妖猫事件相关的人而进入妓院,当他们进入妓院的时候,白居易戏说和尚也进妓院,空海回答:“你是上妓院,我是供养伎乐天女。”(此为高难度动作,非专业人员请勿模仿) 在电影中,此时的空海法师,似已达到此境界,但其实还远没有到此境界,这是一种无人我相的空性境界,他那时得到的也仅仅是一个“假”而已,并仍堕在假中不能平静。 为求得无上密法,影片中的空海法师远涉重洋来到大唐。船入大海,遭遇风浪,他发觉自己日常修行的经咒在死亡面前根本无法减少他的恐惧。反倒是同行的一位妇人,她抱着孩子,在风浪中那么平静,空海不解,女人回答:“孩子睡熟了,我就很安心。” 这怀中熟睡的孩子是什么?此心面对的又是什么?空海不懂,他说他一定要在大唐的密法中找到答案。 初到青龙寺,他被拒门外。现在想来,也该是如此,因为若不对机,没有能理解无上密法的根基,就算把所有的“密”都在你面前铺展开来,你也只能是如盲如聋。 面对皇帝的蹊跷去世,他知是假,面对瓜农的幻术,他一眼识破是假,面对妖猫的幻术,他知是假,此时的他清楚的知道这个世界上的假。幻术师用幻术迷幻着其他人,世界这个更大的幻术师,用它创造的爱恨情仇迷幻着所有人。此时的他能了知一切如幻,能认识如幻的世间,但他还跳不出这幻,越不过这假,还不能在他看到的“假”中保持平静。他没能理解什么是空,更没有理解什么是从空出假。 影片中与之相对的另一位主人公白居易,则是代表着一种“真”的境界。有进士之才却甘做一个起居郎,因为他想要的是真,他相信他看到的这个世界的真实性,他的笔下要表现真,真实的唐朝,真实的故事,真实的人。 他在用他的眼睛去观察,去书写他看到真。因看到皇帝不是死于疾病,而不愿按照宦官的要求记录,他选择罢官,此时的他向往着纯粹真实的世界,追求这真实世界淋漓尽致的实实在在的美。 他翻阅史料,构思刻画他心目中的杨贵妃,让那段非同寻常的爱情如实呈现。当他知道他为之倾注心血的《长恨歌》背后的故事是假的,他无法接受,他声嘶力竭“你不能说我的恶《长恨歌》是假的。” 他没有见过李白笔下的那个杨贵妃,他更没有见过杨贵妃与唐宗的真实感情,他不知道真实的杨贵妃是如何死去的,她的命运是如何,他为了除去“假”,把“假”变成“真”,他走向寻找杨贵妃背后真相的路。他一直在追求真,他说他无情无义,其实他是最热切追求着真实的有情有义的人。 这一假一真在影片中共同走上了追查妖猫案、寻找杨玉环死亡之谜的道路。 真实的历史被妖猫用幻术一步步呈现。 玄宗与杨贵妃的爱情、杨贵妃的死,一切真真假假慢慢铺展开来。这一真一假二人亦在成长,亦在慢慢的明白这世间的真、假、真真假假。 那场极乐之宴极尽奢华,让我们一窥大唐富贵繁华的一面,杨贵妃是这繁华枝头最耀眼的一颗明珠,同时,在这繁华的背后暗流涌动,自然之物终究逃不过生住异灭的规律,顶峰的下一个阶段也必将是倾颓,这同样也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杨玉环的命运。 安禄山造反,马嵬驿,出逃中的玄宗遭到臣下兵变,逼玄宗赐死被安禄山惦记的杨玉环。在那时所有人都认为杨玉环的死可以保却玄宗的性命、江山的稳固。 有人说电影中的玄宗对杨贵妃的爱是真,就算这种爱是不纯粹的、不那么崇高的。他对杨贵妃宠爱是真的,“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在一身”,为了她而举办盛大的极乐之宴,当面对威胁的时候,他愿意用自己的头颅代替杨贵妃的头颅,所以他的爱是真的。 有人说玄宗的爱是假的,是自私的,当他选择了自己的性命和江山而去牺牲杨贵妃的时候就表明了一切。他要保持君王的姿态,不敢直接向这个他爱的人说出实情,编造一个尸解法的美丽谎言来掩盖他的自私和虚伪。当他那般选择的时候,让我们看到了玄宗的爱,是一种以自私为底色的虚假的爱。 杨玉环至始至终都是那么平静,平静的宛然她早已知道所有的结局。 她自己是一个缺少关爱的人,所以她对别人的关爱都会铭记在心并加以回报,这在她见到双鹤少年时如是说。杨玉环能得到玄宗的宠爱她是满足的,她亦也珍视白鹤少年对她的关爱,她得到了阿倍的一个眼神的表达她亦满足,得到李白的诗篇她亦满足,她热爱并珍惜这个人间美好的事物,这所有的一切都热切的围绕在自己身边,都那么真真实实。 同时她似乎也知道,身为贵妃的她,虽然拥有玄宗三千宠爱与一身,但那只是一种恩赐,就像玄宗手里被抚摸的黑猫,她只有接受的权利。她不能说不,她知道这恩宠如幻。虽然大唐骄子李白的诗句写的那般优美,但并不像大家说的那般是为她而作。她虽然被谎言包裹,但它知道那是假的。她似乎也知道大家都不愿背上杀贵妃的罪名,给她编织了一个美丽的梦。 在她最后的时刻,终究还在玄宗的幻术中,她似乎明白这一切,但她不会为这虚情假意而声嘶力竭,她以回报的心,把香囊赠给了玄宗,坦然的走进了这个谎言与幻术中。 让人感觉此时的她,不仅仅懂得“真”,亦懂得“假”,她追求真,但是当真不再是真,她没有声嘶力竭,悲痛不已。她知道真中的假,但是她没有因此而放弃自己对美好的珍惜,她仍在用力拥抱美好,所以她能坦然的面对大家给她编织的那个美丽的幻像。所以她才能在李白说出诗不是为娘娘写的时候,仍然对李白说:“大唐有你,才真的了不起!”她在假中看到了真,并珍惜它。 她极其坦诚认真的对待这个世界,但似乎从来就没有把这些当真。 看到了真实的杨玉环,经历了杨玉环的死。一直在追求“真”的白居易懂了,他不再为追求所谓的真而真,他对他的词一字不改,虽然他的《长恨歌》的故事是假的,但他知道假中亦有真。他的词里杨玉环的故事是假的,但是那份情感是真实的。没有什么事情是纯粹的真,亦没有什么事情是纯粹的假,我们能够珍视假中存在的那份真便好。 在“假”中无法平静的空海明白了,他也真正懂得了风浪中那个妇人为何如此平静。 因为他知道真中亦有假,一切的爱恨情仇在经历的时候是那么刻骨铭心,那么真实的存在,但都是如幻,都终将烟消云散。人们在把梦幻泡影当成真实时才会波澜起伏,或悲或喜,不能自拔。 这世间有太多风浪折磨着我们,令我们恐惧难安,但还有手中的“孩子”仍在熟睡,我们就能够得到心安,我们就还有值得全力以赴去做的事情。 我想此时的空海再进入妓院,他可能仍会说那句台词,但他此时的感受早已不是最初那般。 在影片的最后空海法师再一次站在青龙寺的大门前, 这一次 青龙寺的大门为他打开。 责任编辑: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