租个老婆回家过年

推荐人:匿名 来源: 网友推荐 时间: 2015-05-14 16:11 阅读:
  下喽!

  这是春节前夕下的第一场

  此时,建筑工地上沸腾了。工人们有的稀稀拉拉地哼起了山歌儿;有的攥着手机给家里人打电话;有的摇头晃脑地跳起了舞蹈。

  豆粒大的珠子纷纷扬扬地溅射下来,击在兵的脸上,冷飕飕的。兵望着飘舞的花,禁不住打了一声唿哨,就地打起了滚,嘴角上挂上了一丝笑。

  要回家了。兵的心里燃起了一团火。

  兵的手机响了,是父亲打来的。

  “放假了,回来过年啊!”

  “嗯!”兵笑着回应道。

  “兵,别忘了,你答应爹的事情!”

  “哦!”兵懵了。刚刚燃起的火焰突然浇灭了。

  兵像泄了气的皮球瘫软在地上。

  玲从身边经过,见兵沮丧着脸,就问兵。

  “兵,你咋了,脸色这么难看。”

  兵站起身,冷冷瞟了玲一眼,闷闷不乐地走进工地的宿舍。

  玲看着他远去,直摇头。

  第二天,玲请兵在一家饺子店吃饭。

  玲见兵脸色灰暗,病怏怏的。问:“兵,昨天见你心情不好,到底有啥心事

  兵不好开口,嘴巴像被浆糊黏住一样

  玲急了,狠狠地瞪着兵,说:“咱们算不算好朋友,别婆婆妈妈的。有啥事你说啊。”

  兵苦笑地摸摸脑壳,说:“这事你帮不了!”

  “别卖关子了!你说说看,我想我能帮你!”

  “我,我想租个老婆!”

  玲听兵这么雷人的话,突然抖着身子坏笑起来。

  “兵,你没病吧!”

  玲摸摸兵的前额,嘴巴张成了“o”型。

  “我说真的。你会上网,我是门外汉,不懂,你帮我在网上发个租老婆启事。声势造的越大越好。”

  玲见兵又傻又可心里想,这个兵,病的不轻。

  “你好好谈一个对象不就得了,胡折腾啥!”

  兵讲了由。兵的爹急着想抱孙子,去年,私下邀媒婆给兵介绍了一个对象,是邻村的虎妞,岁数小。说兵回来,就把事办了。兵不喜欢虎妞,就给爹撒了谎,说家里条件不好,就没有通知人家,擅自结婚了。

  兵懊恼地拍拍头说:“可是,爹非要让我带老婆回来一起过年。这让我咋收场。”

  玲见兵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就答应兵,在网上发租老婆启事。

  晚上,玲拿起手机微信上发了一条信息,说兵准备租个老婆过年,有意者请联系信息发出不久,不少网友一一回应。有的说,王兵是个傻逼,有的说王兵脑子进水了,有的说天下还有租老婆这种事,简直是个奇葩……。

  第二天,兵见到玲,急着追问:“事情有眉目了没?”

  玲一脸的凝重,说:“事情黄了。”

  兵叹了口气。

  两人相视无言

  兵觉得租老婆这事不靠谱,就哭丧着脸。兵突然眼前一亮,眼睛滴溜溜地落在玲脸上,嘴角划过一丝诡笑,说:“玲,我有办法了。干脆你充当我老婆过年你陪我到家里过年。你只要到我家里演一场戏。”

  玲急了,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说:“不行,不行!”

  “玲,你就帮帮我吧!权当陪我过个年。租金3000,要不加2000。”说着,把捂热的5000元钱,取出来,递给了玲,玲犹豫了一下,便收下了。

  兵和玲回家了。到了村口。兵的爹正拄着拐杖迎接,见到兵,眼泪哗哗的。

  “儿子,你终于回来了,你真的带媳妇回来啦!”

  兵的爹,细细地瞅了玲一眼,见皮肤白皙,模样好,就像一块刚出水的豆腐。

  玲硬生生地喊:“爹?”

  兵的爹死死地盯着玲,眼里突然陷入空洞和迷茫

  “呀,太像她啦!”

  三人高兴地回到家里。进门,玲就蹙起了眉头,见写字台前,挂着一个女人的遗像,慈眉善眼,可亲可亲的,给人一种暖暖的感觉

  兵的爹,做了一桌子好菜。磕磕巴巴地说:“快来吃团圆饭吧!哎,要是你在多好啊,看到你娶了媳妇,一家人一起过年幸福啊。”

  兵的爹,往玲的碗里夹了一块鸡肉。说,闺女,我儿子真有福气,娶了你这么个好媳妇

  玲笑了。兵哽咽地扭过头去。

  大年初四,兵睡的很香。醒来时,兵发现玲不见了,就问爹,玲去哪了。

  爹一脸严肃地说:“她见你睡得熟,不愿打扰,跟我聊了一会,就走了,走时,把5000元留下了。”

  兵的脸一半红一半白,一股怒火几乎要从胸腔里喷出来。

  “玲,这个家伙不太够意思,她骗了我。”

  爹蠕动一下嘴唇,说:“你也没有告诉她实话呀,我看玲是个好女孩,你要是她,就好好的珍惜。”

  兵怔住了。

  爹骂兵,说玲没走远,快去追。

  兵骑上摩托一溜烟去城里的火车站。

  玲平静地走向车站,脑际闪过一幕幕过年情景,嘴角绽放了笑意。

  “玲,等等!”背后滚过来一个充满磁性的声音

  兵快步走过来,细细地看着玲,说:“你怎么这么快就走了,租金怎么不要。”

  “你为啥不告诉真相?”

  “我爹得了癌症,恐怕撑不到明年了。我不想给别人添麻烦。”兵深深地看着玲,说:“我告诉一个秘密!”

  兵讲述过去

  兵,还有一个哥哥那年他和嫂嫂坐火车去外地,回来时,发生了车祸,两人都没了。更可惜的时,嫂嫂肚子里已经怀上了孩子。兵的爹受到打击,后来就病了,从那时候,就烙下了病根。

  玲愕然。

  她捋了捋发丝,平静地说:“其实,那天,我也没告诉真相,租老婆启事一发,网上就有人愿意被租赁,不过大多都是那些洗头房的小姐。”

  兵愕然。

  那一刻,兵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挺直腰板走过去拥抱了玲,他嘴巴凑过去,想亲吻玲,玲没有让她亲,执拗地偏过脸。

  “玲,你留下来吧!”

  兵就在玲的脸蛋上亲了一口。

  玲笑了,露出了酒窝

  作者:神剑一笑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