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我们一起走过的曾经

推荐人:匿名 来源: 网络转载 时间: 2015-02-09 13:56 阅读:
  亲,看到名字熟悉吧,呵呵,这是我们聊的话,你说的,我记着呢,tao子心理一直觉得,得为这段话留下些回忆,为我们,为以下哪些和我们年少如此相似的人。

  记忆无法中断,时空倒转荡着秋千我们自己甩到了2009年冬天

  第一章  笑容就着绽放无法忘怀的眼底

  如果记忆我们每天相见的家,我希望我们安放永远那段最纯最灵美的岁月

  大封杀了一切有生的力量,在十字古街这个地方人际罕见,往日里的繁华与热闹此时变得无比的萧条素裹,在尺厚的地里,人们更愿意待在温暖的家里守着烤炉过日。白丽中学坐落在这个古街的正中心,此刻,三层的崭新楼房里热气攀沿而上覆盖的窗户仿佛隔绝出一个崭新的世界,一楼高一年纪学生正在前后左右的乱窜,二楼高二学生正在伏案睡觉,估计昨没少翻墙出去上网,三楼稀少的教室里,我们看到胡子头发乱蓬的几个男生桌前人头高的课本散乱的堆积。

  “叮叮。。”教室外那烦人的铃声又响起来了,这都不知道是第几次报错时间了,几层楼里,明里暗里的声音都在骂这个怪钟,声音不能相信,那就只能信视觉了,这个年头已经开始流行起手机。还差十分钟就要进班了,刚刚在操场上打了一会仗的三男五女带着满身的湿漉和揉虐说说笑笑的下了操场,操场很高,足足高了学校地基两层楼有余,修在一个破败的坟场上面,同学每天跑在化作飞灰的尸体上依然有说有笑。

  “话无言,你可真狠,你看你我后背,你竟敢直接拉开衣领往里灌,你等着,本一定会收拾你的”说这话的是一个身材姣好,嘴唇厚实女孩,她叫火舞,外号自封‘何仙姑‘可是大伙闲她得瑟,就一直调侃叫她‘何首乌’此刻她望着一个长得还不耐的男孩说道,“。。。”只是无言的微笑,霆锋似发型下略带羞涩,不予争辩的话无言如同他的名字一样说话的器具很小。

  “‘何首乌’,你就别对你的师兄发狠了,你看你师兄那脸,带上假发都快成蒙娜丽莎了,呵呵。。你眼挫,我可看清了,那可是‘田螺嗦’放的哈,”说这话的是一个长得白净壮实有股悍妇味的自封御姐,真名吴晓婷,人送外号‘吴孟达’,因着流哈喇子做而得名,此刻她说完就把抬起望向的火舞的眼神扔到了跟在话无言一个身形精瘦眼神猥琐的小个子男生身上。

  “‘吴猛达’,你的眼神能不美国卫星吗,天天遥感,你看把你家周猩猩摇的”说完这个精瘦猥琐小个子指着一个被他说得黄不接的眼镜男子,那色迷迷的眼神不断挤眉弄眼,仿佛里面有一段不为人知的野史,逗得一起下来的几人冰天地里踱着无辜的白放肆喷涌的笑。

  可是他自己的笑,却在碰到火舞那略带性感的厚实嘴唇上凝结,他怕这张嘴,不只是因为它性感,更主要它大,在对同样两个靠嘴祸害宾朋的人来说,你比我嘴大就像两个级别不一的拳手无法较量一般,田螺嗦又小小移了下眼睛发现火舞热潮上涌的脸上,只有一对乌黑的睫毛在随风舞蹈,而那眼珠正不断放大闪跳着火花,“哎呦,妈啊,”田螺嗦机械的在尺深的地里弹跳,而永远一个吧准确无奇的袭击在那消瘦如猴的身上。

  十分钟很短,高三很繁忙,偶尔的偷闲记忆犹新, 一行八人踩着最后两分钟笑容欢畅的揣着看到教学楼的踌躇回到了304班级,教室里零星已经粘稠,空气中停格着弥漫了许久属于高考倒计时带来的苦乐痛。

  第二章  那回忆依着温暖熟酣

  一个摸样有些秃顶的诡异男出现在三尺讲台诡异不变永远是那一副势利埋没于胸的慈祥, “同学们,时间经过十二年的怀胎,终于,就快要诞生喜乐哀愁这四个性别独特的娃了,你们每天是否和‘老婆’ ‘恩’”停顿中。。。阴鹫一般的眼神扫过全场,无一人抬头,“就看彼时当爹的感觉了,最后,”声音放大,“好好们的‘未知宝贝也许将有女大十八变的奇迹出现哦,”哦字拖得很长,全体状似默默然,然而,角落里一个叫‘肥肠’的胖子心里却暗骂,格老子的什么玩意玩穿越啊,“时间是我老婆,我是成绩它爹的。我守着他们生个十八变。。靠。。这那跟哪啊”撸顺了想不通的肥肠转起笔后又似乎略懂,磨盘大的屁股随着他的吊儿郎当椅子开始此起彼伏的呻吟。

  “好,把书翻到杜甫草堂,”诡异转身玻璃黑板上粉笔灰奚落,身后一阵紧张的翻书声,“话无言,起来背第一段,秦思随后”诡异男说完,开始在三十多人的班级转悠起来,不断弹动的手指上总有一团甩不开的黑色鼻屎。

  一个穿着高领毛衣的长发男子站了起来,坐在他身后倒数第二排的一个长相文静的女孩望着他的眼神有些紧张,脸色有些潮红,手指甲戳的掌心葱白。

  一段穿上现代衣裳的古文经过话无言较小灵美的嘴后,仿佛空气中都弹奏着叮叮流淌的仙曲,班里面好声安静一种享受东西疯长滋生,毕时,掌声心理默许,然,接续后面却好一阵无声同学开始聚目射向秦思,只见她眼神痴迷,同座‘吴猛达’那个性格粗犷的女人赶紧迅猛的摔给她一个爆栗子,“春女,回魂了,冬天了,咱不思春了哈?”秦思定格温柔一下变得惊慌起来,六十多只眼睛全聚首了,抓住了她心中惹人羞涩秘密

  以前文静、淡雅的萦绕不见了,秦思像一个熟透的蜜桃窃生生的站了起来,性好老班靠在门外,苦思他老婆今天为何对他这般恩,若不,一段班级恩史有可能会减少错误时间纠缠,提前遭殃。

  老班还是没有动,他的眼神带着笑意,皮肤一点也没拉扯,秦思背的温婉、娇顿、坐在他前面的话无言摇着头,心理有‘膜拜’的感觉,“背的比自己早”一丝怎会的语气弹动着嘴角,落在欣赏不动的空气迅速结冰龟裂融化。

  ‘吴孟达’看向话无言眼神中有几列闪电炸响,顶上的两股粗眉显露的有些霸气,无言感觉背后有一股怒火嗖的一声扎在他身上,他感受着这股灼热正在由一点向全身蔓延,细微而灼痛,还好他这人多静少热,身体里寒气渐积颇多,定那放炎热痛快的放肆了一把。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