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都市言情 > 爱不能丢

爱不能丢

推荐人:竹影清风 来源: 网友推荐 时间: 2015-05-08 12:01 阅读:
  老变婆会吃小孩,尤其大人不在的时候。而偏偏她们的父母重男轻女,这天,父母要去赶街子。父母在赶街子前交代两姐妹说:“如果我们赶街子不回来晚上你们就在家门口对着大山喊‘金山老外公,银山老外婆,我爹我妈不在家,请婆婆来看家。’外婆就会来照顾你们。”

  第二天,爸爸妈妈赶街子去了,姐妹一直等到天要黑了,都不见爸爸妈妈回来只有对着大山喊,姐姐还提醒妹妹说:“妈妈说过外婆下巴上有一颗黑痣,手上还有一只银镯子。”于是姐妹俩就对着大山喊起来:“金山老外公,银山老外婆,我爹我妈不在家,请婆婆来看家。”

  不巧,话被老变婆听了去,姐妹俩刚一喊完,老变婆就赶忙出来,说:“外婆在这里。”老变婆心里想:天都快要黑了,看不到我下巴上有没有痣,银镯子可以一个出来,我今晚一定要把这两姐妹吃了。

  可是姐姐细心,左看右看看不到外婆下巴上的黑痣,就说:“我外婆下巴上有一颗痣。”老变婆赶忙转过身,刚好地上有一堆牛屎,老变婆背着俩姐妹抓一把牛屎往下巴上一抹,就说:“看,我的痣在这里。”姐姐才信了,妹妹也要验证是不是她们的外婆,就说:“我外婆手上有一只银镯子。”

  老变婆变戏法一样,抖一下身子,伸出手来,手上果然有一只银镯子,姐妹相信是她们的外婆了。

  老变婆很高兴,姐妹俩招呼“外婆”进了屋,叫“外婆”坐,“外婆”却说:“我不坐凳子,我要坐坛子。”老变婆有一根尾巴,只有坐在坛子上,尾巴放到坛子里才不会露出尾巴来让俩姐妹发现只有姐妹发现不了她是老变婆,她才有把握吃了姐妹俩。

  可是姐妹俩一点都没有怀疑,就拿过一个坛子来让“外婆”坐,老变婆见姐妹俩傻得很,“外婆”坐坛子不坐凳子居然不怀疑,就得意起来,一得意她的尾巴就在坛子里哗啦哗啦响起来。

  姐姐听见了,很奇怪地问:“婆婆,什么东西在坛子里响啊?”

  老变婆撒谎说:“婆婆屁股生疮了,脓趟到坛子里去了,这就是婆婆不坐凳子的原因,坐凳子碰着屁股上的疮。”姐妹深信不疑。

  天黑了下来,老变婆实在想吃人肉,就对俩姐妹说:“快洗脚跟外婆睡觉吧?”又接着:“谁洗得干净我跟谁睡,还要找虱子,谁虱子少我跟谁睡。”

  姐姐聪明一点,洗脚的时候故意弄了一些煤在里面,越洗看着越黑。妹妹却把脚洗得很白很白。老变婆看到妹妹的脚很高兴。

  姐姐越来越怀疑了,但不敢直接跟妹妹说,就在找虱子的时候悄悄抓了一大把苏麻(可食可作药的一种小颗粒植物)丢炉火里,炉火里就嚓嚓嚓一阵响。

  姐姐希望妹妹明白自己丢的是苏麻籽而不是虱子,从而认识到在家的不是外婆而是老变婆。

  老变婆一听苏麻籽在炉火里面嚓嚓响,就对妹妹说:“还是妹妹听话,懂事,洗脚洗得白,虱子又少。外婆就跟妹妹睡。”

  于是睡觉的时候妹妹就跟老变婆睡同一个枕头,刚睡的时候听到妹妹在老变婆怀里咯咯笑个不停,姐姐妈妈说过,老变婆吃人的时候先摸人的胳肢窝,笑着死的人肉才是甜的,不然就是酸的。姐姐心里想着,断定了今晚来的是老变婆,睡在另一头一直一直睡不着,睡到半时候

  嚓嚓嚓!嚓嚓嚓……

  姐姐听到老变婆在嚼什么,心都提到了嗓子上,就问老变婆:“外婆,你在吃什么?”老变婆说:“我在吃***给我的在云南买的炒豌豆。”姐姐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里根本就看不到老变婆说的那炒豌豆,就说:“外婆,我也要吃。”

  老变婆就从被子里递过来给姐姐姐姐接住,黏糊糊的,硬硬的,仔细一摸,是手指,妹妹的手指。

  床那头还听到嚓嚓嚓的声音,老变婆在吃妹妹的手指,姐姐慌了,又说:“外婆,我还要吃。”老变婆就又递过来,这次是脚趾头。

  姐姐直冒冷汗,妹妹已经被老变婆吃得差不多了,漆黑的里还是能听到嚓嚓嚓的声音

  姐姐急中生智,就对老变婆说:“外婆,我要撒尿。”老变婆怕姐姐跑了,就说:“撒在床脚。”姐姐要出去,就说:“床脚有床神。”老变婆想她大晚上的跑不了,就放宽一点:“撒在火炉旁。”姐姐打定了注意要逃,就接着:“火炉旁有火神。”老变婆在宽限一些:“撒在门槛脚。”姐姐还是没有把握能逃出去,就又说:“门槛脚有门神。”

  谁也不再说话,沉默就像一样深,一样可怕

  姐姐想出来一个办法,让老变婆放心:“外婆,你如果怕我走丢了走不回来,就找一根绳子,一头拴在我脚上,一头拴在大公鸡脚上,我只要一挣,大公鸡就咯咯叫。”

  老变婆想这办法好,她跑不了,等她将屎尿都拉了还俭省自己吃她的时候洗她的肠子。

  就找了绳子,一头拴姐姐脚,一头拴大公鸡脚。

  姐姐门口,哪要撒什么尿,恨不得马上就逃跑,脚下使劲一挣,脚上的绳子就脱了,大公鸡咯咯咯叫了起来。

  姐姐门口看到四周都黑洞洞的,什么都看不见,更不知道要往哪儿跑?已经听到老变婆从屋里出来……

  姐姐情急之下,一下就跳上自家门前那棵梨树,那棵树自己熟悉了,平时经常爬树摘梨子吃。

  老变婆出来,什么也看不到,看不到门口的梨子树更看不到梨子树上的姐姐

  老变婆只好灰溜溜地回到屋里,等天亮了洗洗妹妹的肠子,吃不到姐姐了就要把妹妹吃得一点不剩。

  天亮了,姐姐在树上一直不敢下来,还好梨树很茂盛,姐姐借机爬到树顶上去,有树叶有梨子挡住了,从下面很难看到她。

  姐姐不敢下来,她怕老变婆发现自己还在,要等老变婆走了才下来。

  老变婆找了水,在梨树下来洗妹妹的肠子,老变婆一想姐姐跑了就洗得很干净,要把妹妹的肠子洗干净全部吃了。

  姐姐在梨树上看到妹妹这样被吃了,只剩下肠子了,就这样没有妹妹了。想着就悲从心来,情不自禁掉下眼泪来,眼泪掉在老变婆的手背上,老变婆很是奇怪:好不好的怎么会下呢?用舌头一舔手背,是咸的!知道有人在树上。

  终于,看到了树上的姐姐

  老变婆说:“你在树上干什么?快下来。”姐姐知道老变婆不会爬树,但老变婆一直不走,自己可能一直呆在树上。

  就说:“外婆,我摘梨子吃。”还讨好地说:“外婆,我摘给你吃。”老变婆也想吃,就答应了,姐姐却说:“你回家烧一把大钳子来,烧得红红的,梨子太大摘不下来,要用钳子烙。还有丢下来把梨子砸坏了,你烧了钳子来,我烙了梨子直接用钳子放在你嘴里。”

  老变婆一听,就去屋里烧钳子,不一会果然烧了一把大钳子过来。

  姐姐接过钳子说:“外婆你把眼睛闭上,这样吃梨子才觉得甜。”老变婆还真依了,姐姐趁老变婆闭了眼睛,说:“外婆张开嘴巴,我摘了梨子直接放你嘴巴里。”老变婆活该死,就张开嘴,姐姐将手中烧得又红又烫的大钳子往老变婆嘴里猛一插,大钳子从嘴巴一直插到了老变婆的屁股,插到了地上的土里去。

  老变婆马上就冒了烟,死了,可是那阵烟变成一大团乱麻将梨树缠住了,姐姐怎么也下不来。

  时间一天天过去

  终于有一天,有一个卖席子的大哥从树下走过,大妹在树上说:“卖席子大哥卖席子大哥,拿你席子垫我下来,我嫁给你。”

  卖席子大哥不理不睬,走了。

  再过了一天,又有一个卖木板的大哥从树下走过

  “卖木板大哥卖木板大哥,拿你木板垫我下来我嫁给你。”卖木板大哥不理不睬,走了。

  又过了一天,一个卖麻团的大哥从树下走过姐姐赶忙:“卖麻团大哥卖麻团大哥,拿你麻团铺我下来,我嫁给你。”

  卖麻团大哥就铺了麻团,把姐姐从梨树上接了下来,说:“我有妻有儿,我不要你嫁给我,你拿了一个麻团,边滚边喊‘麻团麻团滚坡坡,我爹我妈一窝窝’。你就可以找到你爹***你哥你嫂了。”

  姐姐按照卖麻团大哥的说法,滚了七天七麻团,到第八天早上,终于找到了爸妈哥嫂。

  爸爸正在挖粪,姐姐过去:“爸爸你在挖粪?”爸爸恶狠狠说:“哪个是你爸爸,你给我滚,不滚我就给你几大钉耙。”

  姐姐看到煮饭的妈妈,就过去:“妈妈,你在煮饭?”妈妈板了脸:“哪个是***妈?你给我滚,不滚我给你几板勺。”

  姐姐只好到正在犁地的哥哥身边来:“哥哥,你在犁地?”哥哥看都不看:“谁是你哥哥?你给我滚,不滚我就给你几牛鞭。”

  姐姐无助地到嫂嫂那里:“嫂嫂,你在纳鞋底?”嫂嫂也没有脸色:“哪个是你嫂嫂,你给我滚,不滚我给你几蛮针。”

  姐姐一气之下,就跑到了河边想跳河自尽,正准备跳的时候听到云端里有个白发老翁说:“,别傻了,当别人不要你的时候,你更要自己,好好活着。”姐姐就躺在河边的大石头上,睡着了,一群猴子看到,以为死了人,都很悲伤,就拿个金碗来祭奠这位死去的

  一个骨碌爬起来,猴子都被吓跑了,姐姐就拿了金碗来见爹妈哥嫂。

  爸爸见了金碗:“儿,儿,这个好得很,有了金碗就有富贵,我允许回家。”姐姐说:“不不,我怕你给我几大钉耙!”于是到了妈妈面前:“妈妈,你看这什么?”妈妈两眼放光:“儿,儿,这个好得很,有了金碗就有富贵,我允许回家。”

  “不不,我怕你给我几板勺!”

  姐姐哥哥面前,哥哥见到金碗:“妹,妹,这个好得很,有了金碗就有富贵,我允许回家。”

  “不不。我怕你给我几牛鞭!”

  姐姐又到了嫂嫂身边:“嫂嫂,你看这什么?”嫂嫂高兴得跳脚:“妹,妹,这个好得很,有了金碗就有了富贵,我允许回家。”

  “不不。我怕你给我几蛮针!”

  嫂嫂不甘心地问:“你在哪儿得的金碗?”姐姐如实说了,嫂嫂就要去跳河,但一去就没在回来

  姐姐知道嫂嫂真跳了河,没有人跟她说要好好活。于是就到河边,将金碗丢到河里,说:“嫂嫂,你一走好。”

  回来,大家倒没有难过哥哥说:“媳妇没了还可以再找。”说完还怪姐姐将金碗丢到河里去。

  爸爸妈妈也怪姐姐蠢。

  姐姐挺委屈,她说:“什么都可以丢,只有不能丢,亲人不能丢。”

  作者:北堂一笑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