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翻身记

推荐人:日光倾城 来源: 网友推荐 时间: 2015-05-19 14:10 阅读:
  我叫孙百惠,和大官庄的林结婚已经两个多月了,因此,和街坊四邻的乡亲们也渐渐熟悉起来。有一天,我去邻居家串门,有位外号叫“快嘴”的二大在和我聊天时,突然问我:“你见过你的奶奶吗?”,把我问了一愣。我不解得问:“二大,你都把我问糊涂了。自从我和虎订婚到现在从来没有人给我提起过,我哪里来的奶奶呀!”

  “是吗?”二大瞅着我问。

  我看着她那怀疑的眼神心里感到十分委屈,认真解释说:“二大,咋不是?我要是糊弄你,我是……”

  二大没有等我把话说完,抢过话茬说:“孩子,二大只是随便问一下,值当的那么认真吗?可能是我记错了,算我没说行了吧!”

  可是,他那眼神里分明告诉我,此地无银三百两而已。究竟是怎么回事?有些困惑的我百思不得其解。一直等到晚上九点多钟,虎从县城打工回到家后,我就想问个明白。他却迫不及待地把我抱在怀里,和我亲吻起来。我经不住他的诱惑,催着他上了床,急忙和他一起钻进被窝里。你不必大惊小怪,笑话人。对于一对新结婚的年轻夫妇来说,当然少不了那种事,人之常情,生理要求,无可厚非。

  我怕影响他的情绪,暂时把疑问放在心里。等俺俩忙乎完以后,我笑着问:“宝贝儿。”这是俺俩在没有其他人的情况下,我对他的称。“我听别人说,咱奶奶现在仍然健在着,是真的吗?”

  对我的提问他有些茫然,好久没有回答。我不解的又问:“怎么不说话?难道有难言之隐不成?话又说回来了,谁家没有老人?谁又能长生不老?老人健在是儿女的福分,也是儿女孝心的标志,是全家人荣耀,有什么不好说的呢?”

  “理是这个理,但是,……”他又停下来。

  我追问道:“既然是这个理,还但是什么?难道……”

  他插话说:“但是,有的人不这样想,把老人当包袱,当累赘,不敬爹,不孝父母,只想自己过好日子忘了做人的根本。”

  我解释说:“虽然有那种人,但是,基本上是极少数,大多数还是好的或比较好的。尊老幼,孝敬父母,历来是中华民族的美德。”

  “你说的不错,但是,做起来难呀!就像现在当官的,嘴上说的呱呱叫,行动就是不对号,说做两张皮,表里不统一。不满不说,咱妈妈就是这样一个人。”

  我埋怨说:“你扯那么远干啥?还是回答我的问题吧!”

  “好吧!既然你非要问,我也不瞒你了。咱奶奶不仅活着,而且还很健康。”

  听了他的话,我有些丈二的和尚——摸不到头脑。疑惑地问:“那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咱奶奶你们从来没有提到过。她是个大活人,还能藏着掖着吗?”

  “唉——,一言难尽呀!”他心情沉重地说。

  我更困惑了,不解的问:“奶奶健在是好事,有什么不好说的?明天你请个假,陪着我去看奶奶。我都过门两个多月了,如果见了奶奶不认识,还不叫人家笑掉大牙。同时,也显得我这个孙媳妇忒不懂事了。你就赶紧给我说说奶奶的事吧!都把我闷死了。”

  在我的追问下,他只好如实交代了。“说来话长。十几年以前记得我刚懂事以后,因为农活忙,咱爸爸妈妈没有时间管我,是奶奶一手把我抱大的,晚上也和奶奶住。那时家人还比较和睦,可是,等我上学以后,奶奶成了闲人,手脚也越来越不利索,婆媳关系开始紧张起来,不断地埋怨奶奶不中用。奶奶是个明白人,主动地提出自己过。妈妈来了个顺水推舟,把奶奶撵到了陪房的小屋里,从此奶奶一个人孤苦伶仃的生活。”

  我瞅着他眼泪汪汪的样子,我也眼红了,心里不是个滋味。但是,我有点儿纳闷,总觉着婆婆不是那种没有良心的人。说句实在话,自从我进了这个家门,婆婆对我可好了,把我当宝贝,脏话累活不叫我干,就连我和虎的脏裤头、臭袜子也不叫我洗;我一说下地干活,她总是说,那点儿活还不够你爸爸俺俩干的来,你去干啥?要是累坏了身子咋办?我说在家我也经常干活,没有那么金贵时,他总是劝我说现在不是从前了,还是攒好劲给我生个大胖孙子吧!弄的我怪不好意思的;尤其是做了好吃的,自己舍得吃,光给我往碗里添。可以说是疼备至,关有加。对于这样一个老婆婆说她不关心别人,虐待婆婆,我还真的难以接受。我想到这里情不自禁地说:“不可能吧!”

  “咋不可能?对此,爸爸和她说了好几次,我也和妈妈争吵过,可是,她就是听不进去,并且还变本加厉,就连我给奶奶东西吃,她见了也不干,不是吵,就是骂。有时急了,我也顶她几句,她就连哭带闹得耍赖,我也拿她没办法。”

  我实在忍不住,继续问道:“难道后来连东屋也不叫住了吗?”

  “你猜对了。自从和你订婚以后,妈妈就规定不让别人告诉你还有个奶奶的事,她担心 这件事影响到咱俩的婚事,因此一直瞒着你。眼看咱俩结婚日子快要到了,妈妈担心瞒不住,一不做,二不休,在房后的夹道里给奶奶搭了个临时小窝棚,就这样奶奶给赶了出去。”

  我好奇地问:“那奶奶吃饭咋办?”

  “咱妈妈每天给她送饭吃,如果忘了奶奶就惨了,只能饿一顿。”

  我生气的说:“你爸爸是干啥吃的?他就不会管一管?送一送?”

  “你难道看不出来吗?爸爸是个老实人,含着冰凌化不出水来,家里的一切是妈妈说了算,用一句时髦的话说,咱家也是阴盛阳衰,和中国的体育差不多。有时我回来背着她,偷偷地给奶奶买点儿送东西吃。”

  我彻底明白了。“嗷,原来如此。是我把奶奶给害了。俗话说,解铃还须系铃人。看来还得我想办法把奶奶回来。”

  他担心地说:“你就少点儿事吧!免得再闹出乱子来,传扬出去丢人现眼,让我在众人面前更抬不起头来了。”

  我安慰他说:“你放心吧!我一不和她生气,二不和她吵架,以理服人,争取让她自己奶奶再接回来住。”

  他不由自主的“噗嗤”一声,喷了我一脸吐沫星子,把我气得够呛,埋怨说:“能不大的人了,一点儿规矩都不懂。”

  他急忙赔礼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随即伸手拿过一条毛巾,轻轻地给我擦了擦。

  我装着生气样子说:“不行、不行。”

  他作难地说:“那咋办?那咋办?”

  我笑着说:“傻样,你不会用嘴舔舔呐!”

  俗话说,心有灵犀一点通。他终于明白了,急忙在我的笑脸上亲吻起来,当他亲吻到我的嘴时,我实在忍不住,急忙抱住了他的头,两个舌头在接吻的嘴里相互戏耍起来。我慢慢地把他一拉,他就明白了,顺势趴在我即苗条又滑溜的身躯上。

  你可能又要笑话我,对我的行为横挑鼻子竖挑眼。但是,我毫不客气地再次告诉你,对于一对年轻的新婚夫妇来说是人之常情,无可厚非。因为夫妻调情那是撒娇,非夫妻调情那叫发贱;夫妻同居那是正当,非夫妻同居那叫越轨;卖身求荣,那是无耻,卖身求富,那是犯罪。

  对不起,扯远了,咱再回到正题上。我俩忙乎完以后,他有点儿累,转过身去睡觉了,可是我怎么也睡不着,因为如果这种没有礼义廉耻的家风一代一代传下去的话,这个家非败了不可。如何尽快的把奶奶从水深火热的人间地狱里解放出来,扭转这种不良家风,是我当前的首要任务,我不能认真的想着良策。

  一个民族如果没有灵魂,失去做人的底线,那么,这个民族还有希望吗?一个国家如果没有灵魂,失去做人的底线,那么,这个国家还能和谐发展,国富民强吗?一个家庭如果没有灵魂,失去做人的底线,那么,这个家庭还能家和万事兴吗?一个正常人如果没有灵魂,失去做人的底线,那么,这个人离衣冠禽兽还能远吗?我越想越觉着责任重大,责无旁贷,常言道,功夫不负有心人。当我终于想出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后,很快进入了甜蜜乡。

  当我从醒来已经大亮了,我赶紧穿好衣服同时,也把他喊起来:“宝贝,快醒醒吧!太阳都晒到屁股了。”说完我急急忙忙地走出来。

  “你干什么去?”他突然问我。

  我头也没有回,一边答道:“没什么事。天不早了,你也快去上班吧!”一边大步向房后的夹道走去。当我来到奶奶住的小窝棚时,惊呆了。小窝棚高不足一米半,宽不足一米,满打满算也不到两平方。我挑开帘子往里一瞧,一个老太太卧卷着身子躺在一个草窝里,一床被子紧紧地裹在身体上,头朝里,捂在被子里,加上里面黑乎乎的,根本看不清奶奶的庐山真面目。我的眼泪像决了堤的河水,哗的一下子流出来,登时,让我对虐待奶奶婆婆产生了极大地怨恨,心里说:“早知婆婆如此,我就不应该……”我心里疼痛,不愿再想下去。

  我轻轻地喊了一声奶奶”,虽然声音有点儿沙哑,但是充满了热同情奶奶没有反应,我又提高声音叫了一句“奶奶”。她好像听到了,撩开被子坐起来,露出干瘦如柴的脸。她瞪着眼看着我问:“,你是谁?”

  我再也忍不住了,急忙蹲下身子,抱住奶奶哭着说:“奶奶,是孙媳对不住你呀!是我造的孽呀!千错万错都怨我粗心,没有早一天把你接回去。”

  我的举措使奶奶感到意外茫然,吃惊地说:“这可使不得,这可使不得,奶奶太脏了,别沾污了你的身体,还是站起来说话吧!”

  奶奶的话好像钢针一样扎在我的心窝里,我喃喃地说:“好奶奶,你还是叫我多抱一会吧!好让我们赎赎罪过。”

  奶奶坦然地说:“孩子奶奶是个受苦的命,不怪你。***妈也是为了这个家,我能理解。她能天天给我送口饭吃,我也知足了。这是我的造化,命该如此,不愿别人。”

  “是吗?”我疑惑地问。

  奶奶瞅着我的脸说:“好孩子,我不糊弄你。叫奶奶好好看看。”她瞅着我的脸笑眯眯的说,“好,明眉大眼真漂亮奶奶知足了。可是,奶奶对不起你呀!”说着眼泪掉下来。

  “奶奶,你啥话甭说了,我心里明白。”

  奶奶又喃喃地说:“孩子奶奶没有一件东西送给你,也没有一分钱,我这个奶奶不够格呀!有愧呀!”

  奶奶的话像钢针一样痛了我的心。我抱紧奶奶哽咽地喊着“奶奶奶奶。”

  奶奶宽宏大量,善解人意态度让我释怀的同时,也感到有些不安。小窝棚里黑乎乎的难以看清奶奶眼神,摸不透奶奶说的是真心话还是违心话,难道是奶奶担心我是妈妈派来的“特务”,怕招来是非的试探摸底?我也百思不得其解。我大胆的问:“奶奶如果我接你回家,你敢跟我回去吗?”

  “不敢,不敢。”随即又改口说,“我一个人在这里住惯了,回去干啥?俗话说,神老了不灵,人老了不行。还是少讨人嫌好。”

  我劝着说:“奶奶,你不用怕,大不了我和虎给他们分家另住,你跟我们过,我伺候你,再也不能叫你受苦了。”

  奶奶终于感动了,干涩的眼里流出了几滴眼泪,喃喃地说:“好孩子谢谢你和虎的孝心不过,我不想给你们添麻烦,还是免了吧!”

  “奶奶,你想错了。谁家没老人,谁又能不老,尊老幼是中华民族的美德,如果我们手里断送了,还有何颜面再见老乡亲和阴曹地府的爷爷奶奶们?从这个意义上讲,我接的不是一位奶奶,而是中华民族的光荣传统和做人的根本。你就成全我们吧!”

  奶奶担心地说:“那能行吗?”

  “咋不行?奶奶你就放心吧!我今天就能叫你儿媳妇,我的婆婆高高兴兴的把你接回家不过……”

  奶奶急忙问:“不过啥?”

  我笑嘻嘻地说:“奶奶,你得听我的安排。”我在奶奶的耳朵旁如此这般的说了一遍。

  奶奶担心地说:“那能行吗?吓死我也不敢呐!”

  我鼓励说:“奶奶,你不用怕,只要照我说的办,准没有问题。你就请好吧!”一切安排妥当后,我恋恋不舍地离开奶奶住的小窝棚,当我回到宽敞明亮的北屋里时,老婆婆和老公公早把饭菜晾在了桌子上。老婆关心地说:“快坐下吃饭吧!”

  我笑嘻嘻地说:“爸爸妈妈,都坐下一块吃吧!”

  老婆婆说:“你们先吃吧!我忙乎完再吃也不晚。”她总是如此说。

  我隔着门窗玻璃看到妈妈端着一个饭碗走出去。我无心吃饭,细心地听着外面的动静。不大一会儿就传来了妈妈训斥奶奶声音。我急忙快步跑过去老婆婆看到我进来,先是一楞,随即给我介绍说:“她是你奶奶,我好心好意的给她送饭来,她不说谢谢也就罢了,可是,她不知好歹,把一个好端端的碗给摔了,你说气人不气人?该骂不该骂?”

  我捡起摔成两半的碗,惋惜地说:“是啊!奶奶,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把吃饭的碗给摔坏了,它可是咱们家的传家宝哇!”

  奶奶听了我的话,傻眼了,一种上当受骗的后悔之感油然而生,不由自主的叹了一口气,“唉——”。而老婆婆笑的脸上恰似一朵花。

  我接着埋怨说:“奶奶,你咋能不糊涂呢?你也不想一想,你把吃饭的碗给摔坏了,我以后怎么给俺妈妈送饭呀!看来只能拿碗岔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一语惊醒中人。我的话像钢针一样痛了妈妈的要害,她脸色苍白,身子也开始有些站不稳了。我当然明白,急忙把她搀扶着送回家。正在吃饭的老公公看到我搀扶着婆婆后也慌了,急咧咧的问:“这是乍回事?这是乍回事?刚才还好好地,怎么转眼之间就成了这个样子?”

  我实话实说:“俺奶奶把饭碗给摔坏了,妈妈一时想不开,给气糊涂了。”

  老公埋怨说:“那值当的吗?一个破碗能值几个钱?再换一个不就得了。要是气出个好歹来,恐怕就不是一两个碗的问题了。”

  老婆婆急了,说:“你胡咧咧个啥?”

  老公公还真听话,立刻闭上了嘴。我把婆婆扶进里间屋,让她躺在了床上。我试探着问:“妈妈,用不用看看医生?”

  “甭价了,稳一会儿就好了。”

  我直到现在还摸不透婆婆态度,不得不又试探着问:“妈妈,按爸爸的意思,再给奶奶换个碗行吗?”

  “不用了。”

  我心里“咯噔”一下子,心里说:“这回完了,弄巧成拙,把奶奶给害了,连饭也不叫吃了。”我才想给她理论理论,又听到她冲着公公说:“你在哪里愣着干啥?还不赶快把西边的里间屋拾掇拾掇?”

  老公公不解其意,嘟嘟哝哝地埋怨说:“也不过年过节的,拾掇那个干啥?净瞎操心。等你好了,有空儿了再说吧!”

  “你想气死我呀!”

  老公公是个老实人,赶紧说:“我去还不行嘛!我去还不行嘛!”说完走出去,小声嘟囔说,“真是莫名其妙,神经病。”

  我自然明白了,心里甭提多高兴了,偷偷的为奶奶祝福说:“奶奶呀!从今以后你可以翻身过幸福生活了。祝你好运。”我知道老婆婆根本没有病,只是一时受到刺激而已。我见她逐渐好起来说:“妈妈如果没有事的话?我去帮帮俺爸爸。”

  “你先去吧!我随后就到。”

  当我走出来,看到老公公蹲在门台上正在生闷气时,走近他小声说:“爸爸,你大概还不清楚,叫你拾掇屋子是叫俺奶奶住的。”

  “不可能,不可能,根本不可能。打死我也不信。”他肯定的说。

  事情来的这么突然,他不相信也有情可原,就连我也觉着不可思议。看来我婆婆不仅听懂了我那句话的弦外之音,还明白将来可能自己造成的严重后果——被儿媳妇撵到她奶奶现在住的窝棚里,成为奶奶的接班人。她不能认真的掂量掂量此话的轻重。我才想给他解释解释,就听到婆婆的说话声。

  “你在哪里蹲着干啥?还不抓紧去拾掇。”

  我看着发呆老公公提醒说:“爸爸,赶紧去吧!不然妈妈生气了。”

  他无奈站起来,极不情愿地跟在妈妈的后面来到西里间屋,没精打采的帮助拾掇着。我也不敢怠慢,不大一会儿就收拾得差不多了。我忽然想起一件事,说:“妈妈,我回去一下,给奶奶准备一身换洗的衣裳。”

  “你快去吧!如果没有合适的?先将就着穿,以后买新的。”她叮嘱说。

  我笑着说:“妈妈,你放心吧!”当我刚迈出屋门就听到老公公不解的问:“孩子,我刚才听百惠说,把她奶奶回来住,是真的吗?”

  “你就别问了,等会儿你就知道了,赶快干你的活吧!”

  我回头一瞧,老公公阴沉的脸上露出难得一见的笑容。高兴的说:“行。”

  等到我拿着衣裳回来时,已经拾掇的焕然一新了,连褥子被子也是干干净净的,就像新的一样。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就这样奶奶回到了本应属于她的家,从此过上了人的生活

  这是我的真实故事,我想来想去,就叫《奶奶翻身记》吧!

  作者:王春海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