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屋里的女人

推荐人: 来源: 765作文网 时间: 2015-03-03 19:18 阅读:
木屋里的女人
镇上突然来了一户人家。谁也不知道他们来自哪里,从事何种职业。他们租住在一幢破败的小木屋里,木屋已很久无人居住。他们打扫木屋的那一天,整个小镇都散发出一股阴湿、腐烂的霉味。

  这户人家是在暮时分来到镇上的。当时,镇上大部分人家正围在火炉旁吃晚饭,他们首先听到三轮摩托车嘎的刹车声,而后是搬运东西磕磕碰碰的声音,热热闹闹地响了一阵,然后是短促的一声“呜——”,摩托车急速离去声音。前前后后不到十分钟时间,小镇又恢复了先前的静谧。

  第二天,这个消息迅速传遍了小镇。在雾气还笼罩着小镇的时候,有人过小木屋,好奇地往木格子窗里窥视:里面黑洞洞的,什么也看不见。偶尔,里面传来几声沙哑的咳嗽,打破了屋子里死一般的寂静

  在雾气快要散尽时,小木屋“吱扭”一声,打开了一道缝,一个三十出头的女人从灰朴朴的木屋里走出来。女人穿一套红色齐膝冬裙,冬裙紧紧裹住她翘着的迷人小臀部,女人走起来臀部扭动的幅度很大,远远看去:娉娉婷婷,摇曳生姿。

  女人一扭一摆着她翘起的滚圆臀部,很风情地走在镇上。才一会儿工夫,女人就与镇上的外来民工老六熟络了。女人站在街边,大大方方地和老六一说一笑,仿佛,她和他原本就是老相识

  筱禾是在打开店铺门时一眼瞧见了女人女人的这身装扮实在是太耀眼了:一件红色小棉袄十分妥贴地裹着她凹凸有致的身材,下面穿一条齐膝的短裙,她的腿真细长,穿上一条黑色的丝袜,颇性感,极诱人。在这种季节,全镇谁敢这身装扮?!

  筱禾坐在摆满化妆品的柜台后面,围着一盆炭火,她忍不住拿眼睛往那边瞧:女人似乎并不怕冷,站在瑟瑟寒风中,和老六有说不完的话。老六呢,人好像比平日矮了一截,他双手操在袖管里,背微微前倾着,一副谄媚的奴才嘴脸。

  筱禾认识老六。这个男人的风流成性,镇上没有人不知道。算来,老六来镇上已有三个年头,他独自一人经营一个蛋糕、面包店,生意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除掉按月给乡下的老婆孩子送去必须生活费,余下的钱刚刚够他吃喝玩乐。老六除了喜欢女人好像没有别的嗜好。他来镇上三年,睡过的女人不下十一、二人。偶尔,他也和镇上的民工们喝点酒,打点小牌,输赢只在一百块钱以内。尽管他在牌桌上一如既往地吝啬,但在女人身上,他却舍得花钱。许是因为这个故,曾经一个女人恋上了他,主动搬到他那间逼窄的蛋糕店里住了三个多月,无怨无悔地替他做饭衣服,帮衬他照料店铺。冬天过去春天来临,老六的新鲜劲也像这季节一样来得快,去得也快。很快,他就厌倦了这个自觉上门为他服务的女人,在外面绊上了一个。说来,老六还真是那种很会讨女人喜欢男人

  现在,老六和木屋里的女人谈得是多么地投机,竟然忘记去开蛋糕店铺的门。仿佛一拍即合似的,他们说说笑笑,不缓不急地往镇子的那头走去。

  筱禾站起身,把头探出店铺,瞅见女人和老六一前一后进了小木屋

  一个时辰后,老六如沐春风地从木屋里走出来。这一幕并没有逃过镇上人们亮的眼睛。这一个时辰引来人们无数的猜测和遐想,一时成为镇上很多人津津乐道的一个谈资。

  后来,去小木屋的人多了起来。他们大多数是租住在镇上的外来打工者,他们的年龄大多在三、四十岁左右,他们的妻儿与他们长期分居着。女人出现,给他们带来了无穷的快乐。他们隔三差五地往木屋里跑,乐此不疲。有时候,他们在镇上的小饭馆里喝酒、说粗话、谈论他们共同的女人——木屋里的女人一次,老六喝醉了,和他们动起了真格。因为他们中的一个那个女人是“骚货”,是“无情无义的婊子”。老六和他们拍桌子打板凳,争得面红耳赤,最后,老六还动了手,双方都打得头破血流。

  老六酒醒后,他们都嘲笑他:“呃,老六,你是不是存心想娶她?”

  老六就恶狠狠地朝他们挥起拳头。他们这才全都闭住了嘴。

  有时候,他们会凑到一堆,神神秘秘地议论木屋子里那个沙哑的声音那个声音,真叫人在床上败兴。还有人在半三更听到过那个声音,象头牛在咆哮,里面还隐隐夹杂着女人哭泣声。但不管怎样,女人在床上令他们满意。她,是他们快乐源泉

  不得不承认:镇上的男人们越来越贪恋木屋里的女人只要女人在镇上一露面,就会引来男人们垂涎的目光女人那翘着的迷人小臀部,一扭一摆间,生出的是几多的风情和勾魂。

  女人似乎很少出门。她到镇上,多半是为了购买一支眉笔,一盒睫毛油,或者是一枚口红、一盒粉饼。筱禾每次看到她走进店铺,总是理不理地坐在火盆边,任女人勾着头,趴在柜台上,隔着柜台玻璃一样一样地瞧着。女人这次想要一盒眼影膏。

  筱禾站在柜台前,居高临下地瞧着女人女人双眼浮肿,似乎哭过,她的脸清秀而苍白,嘴角含着淡淡的笑靥。这笑靥令筱禾心里莫名地窜出一股子火来。

  女人不释手地端详着这盒淡紫色的眼影膏,询问了一下价格,她眉头微微蹙着:“能少一点吗?”

  筱禾白了女人一眼,语气生硬地告诉对方,她的化妆品店从来就不讨价还价,店里的东西件件都是货真价实。

  女人有些失望地“哦”了一声,脸微微泛红,她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手中的这盒眼影膏。

  女人犹豫着把它放在柜台上。“我想要盒便宜的。”女人把头深深地埋下去,脸差点贴住柜台玻璃眼睛一直盯着那一排眼影膏。

  筱禾懒懒地取出一盒最便宜的眼影膏,丢在柜台上。

  女人一直垂着眼帘,不看筱禾。

  筱禾家的最为势利,刚才它还慵懒地偎在火盆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此刻,见到这样一个衣着光艳,装扮富态的女人,它蹭地从火盆旁蹿出,围住女人不停地摇摆尾巴,表示亲热。筱禾看见,把脸一沉,怒斥一声:滚。女人兀自一惊,扭头去瞅哀叫一声,跳开来的女人付钱时,她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一直女人走出店铺,她脸上仍是讪讪的、黯然无光的样子。筱禾得意地瞧着女人那副模样,简直像打了场胜仗,兴奋无比。

赞助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